以卫沧海

APH:法厨米厨|金钱组Dover极东|圈名沅芷
柯南死忠
福尔摩斯:原著粉|沉迷于老J
梅林:亚梅|二瑟就是阳光
JW:甜到牙疼|如果我不在就是去给少爷偷头盔了
阿婆:正在补小说
评论是第一创造力x3
GS1:叶月初恋|二进制真爱|喜欢守村
自设:儿子老干部王昀是心头好

【米耀】十四天以后(十八)

这周末不放假,急着赶征文——总之抽空闲忙赶出来这篇。不是说好了不更吗?好了好了,是我自己打脸了行吧。这篇原本有个一千来字在文档里呆着,我本人又急切地想让这场发生在波诺伏瓦家的尴尬闹剧结束,所以偷偷写完了这点。

王耀的心情大概就是:我喜欢他》因为世俗和个人观念告诉自己不喜欢他》可是喜欢他》妈呀回国就没机会这么近距离接触了》决定在美利坚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喜欢阿尔弗雷德就告诉他自己喜欢他》打算回国之后强行与阿尔弗雷德断联系》只有六天了》只剩下六天了。


那么开始。


2

王耀熟练地打开洗衣机,把里面卷在一起的湿衣服拿出来抖擞舒展,亚瑟已经给他准备好一个洗衣篮,就放在洗衣机旁边。王耀左手拿着篮子,右手把展好的衣服放进去,略微理顺了一把,就一股脑的全塞进烘干机里。

他在做这一系列动作时大脑放空,几乎是凭着肌肉的惯性完成烘干衣服的任务。昨晚睡得本来就少,今天还起了个大早,他头脑昏昏,突然接收阿尔弗雷德没由来的告白(虽然没有当面正式的告白)——王耀烦躁的甩了甩头。

“叮——”烘干机已经工作结束,发出清脆的一声机械音。王耀又把衣服一件件捡出来,放回到篮子里。刚烘干的衣服是不烫手的炙热,洗涤剂的芳香还没完全散去,他把头埋进篮子里,深吸了一口气,觉得全身上下都暖洋洋的,好像从里到外都在一片阳光照射的矢车菊花园里晒足了。“啊——”他突然低声惊呼,烫到手了,是牛仔裤上的金属搭扣。

地下室的门口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王耀抬头一看,原来是马修。“早上好!”马修说,“你也是来拿衣服的?”“嗯,是的。”王耀说,“早上好!”

马修走到离他不远的另一个洗衣机旁边,打开洗衣机门,也从架子上抄了个篮子。他把手伸进去,简单粗暴的扯出衣服纠缠成的条形物,专心致志的在篮子里拆解。先是两双袜子,然后是外套和T恤,最后是条形物的主题一条牛仔裤,紧接着是几条内裤,等等,什么东西!?王耀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凑上前去,又觉得自己围观别人收拾内裤很不礼貌,但是那是内裤啊!那是洗衣机啊!

“马修……马修?”王耀开口,“为什么袜子、衣服和……那个(他用手指了指马修的内裤)要一起洗啊?”马修比王耀更诧异,他看到王耀的篮子里只有几件衣服,“我们都是这样用洗衣机的啊,反正是高温水洗,也无所谓吧。”

怎么能无所谓!王耀在心里咆哮,这是个人卫生啊!

“是你们国家的习惯吗?”马修问,“亚瑟都把鞋子一起扔进去。”王耀听到了对他来说本世纪最大的冷知识,想要争辩传教个人卫生分类洗衣的好处,想了想还是咽回去了,只是说:“在我们国家,贴身穿的衣服是手洗的。”马修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好像也在思量什么,“嗯……嗯?手洗?我可是第一次听说。”

“那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王耀站上台阶,扭头告诉马修。

“耀,你等一下。”马修叫住了他,“你喜欢阿尔弗雷德吗?”

王耀的内心可以用黑人问号脸形象的描述,他张着嘴半天没说出话来。马修看他这个反应说:“如果你不喜欢他,或者接受不了,你可以搬到我的房间来住,我们换房间。我在一楼,里弟弟的房间会远一些。”“不,谢谢。”王耀想也没想就拒绝了,“谢谢你的好意,马修。无论我喜不喜欢他,我——我——”他不知道用什么词语来形容他的感觉。

“我走了,再见。”王耀一溜烟的跑回了房间,经过阿尔弗雷德门前时也没有放轻脚步,鞋子在木地板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响声。他猛地扑到床上,思考起马修的话。

马修的话让王耀猛然反应过来:自己是在一个同性恋家庭里寄宿。于是他僵硬的翻过身,大概是冷气太冷了,他心想。王耀并不反对同性恋,但这仍旧是违背他自己常理的恋爱性向。刚到美利坚的时候,无论阿尔弗雷德怎么说弗朗和亚瑟也好,他都不在意,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都是在人。

王耀想着想着,从床上爬起来,穿着自己的鞋子蹲坐在床边,背倚床沿。现在只是在他们家里就觉得不舒服。王耀对自己的想法表示厌恶,人家给自己提供食宿热情相待,自己这么抵触就很不礼貌了。可是当他发现自己还要与两个同性恋,不对,加上阿尔弗雷德成了三个。跟他们一起、一起朝夕相处四天,他还是有些不舒服。

现在重要的并不是如何熬过这剩下的四天,也不是他应该以一个怎样的面容去面对弗朗西斯和亚瑟,至于他应该怎么与阿尔弗雷德相处——虽然也很重要,但亦不是当下要考虑的问题。

“最重要的,”王耀吐出一口浊气,给自己鼓鼓劲,“是我怎么面对——自己喜欢阿尔弗雷德这个事实,不能逃避,没法儿逃避。”

王耀忍不住又打了个寒颤,冷气果然太冷了。

他晃晃悠悠的起身,去开房门,关掉空调。

“耀……我有事找你。”阿尔弗雷德站在门外,衣角有些褶皱,手指神经质的揉搓个不停。这可不像是王耀认识的那个阿尔弗雷德,或者说,王耀认识的阿尔弗雷德从来不是完整真实的他。那么,我喜欢的阿尔弗雷德,是谁呢?王耀不由自主地抬起手,搭在了对面人的肩上。

王耀盯着阿尔弗雷德的眼睛看,好像要把他看透。阿尔弗雷德被眼前的情况弄得摸不清头脑,清了清嗓子,做出一副大无畏的样子把王耀推进了房间,顺手带上了房门。

“耀,我说,耀。”阿尔弗雷德回王耀以相同执着的目光,“我喜欢你,非常非常,喜欢你。虽然我发不准你姓氏的音调,虽然我不了解中国的文化,但是我喜欢的是你,与其他的一切无关。”见王耀还在游神状态,阿尔弗雷德又接着补充:“我知道,你可能对于……唔。”王耀扶着他的肩头,以一个亲吻打断了阿尔弗雷德准备好的台词。

这个吻很轻柔,王耀很快离开他,站定。“阿尔弗雷德,我也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阿尔弗雷德。趁暑假尚未结束,让我们放纵的享受一下爱情吧,就在美利坚的阳光下。”也只能在这里,在这段只剩下六天的假期里。王耀把后半句话憋回肚子,他不忍心给兴奋地阿尔弗雷德泼凉水。

只有六天也好,只有一天也罢,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王耀如释重负的默念。只要回国了,一切就可以都结束了,只有六天,只剩下六天喜欢阿尔弗雷德的机会。


评论(2)
热度(9)
© 以卫沧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