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卫沧海

二月回来。

【米耀】十四天以后(十六)

我找到了存货,算是告别之前的最后一发?

【高亮】有原创人物的助攻!原创人物!就是之前弗朗西斯打电话的那个责编温蒂小姐,高学历的帅气女性。有微量仏英。

那么开始。

3

“做这种三明治非常简单,”阿尔弗雷德打开比他还高的冰箱门,“唯一可以变变的就是果酱的种类,蓝莓、草莓、橙子、苹果,你喜欢哪一种?”阿尔弗雷德两手各拿一瓶果酱,胳膊肘里还左右各自夹着一瓶,他抬高腿,用膝盖关上冰箱门。

“蓝莓的就行,你可小心点。”王耀过去接下他胳膊肘下的两瓶果酱。“没错,耀,我也喜欢吃蓝莓酱。草莓的太甜,橙子的太腻,苹果的味道太淡,还是蓝莓的甜淡适中。”阿尔弗雷德像是找到了知音一样兴奋。

“还需要什么?”王耀把果酱放到料理台上,打开了冰箱门,“你刚才关门干什么?面包不是还在里面吗?”阿尔弗雷德说:“顺手就关上了,不对,是顺腿就关上了。耀,麻烦你拿出里面的切片面包和花生酱来。”说完他自己转头去找其他材料,不一会儿就从厨房外抱着几根香蕉进来。

阿尔弗雷德在一边剥香蕉,王耀拿着水果刀“咚咚咚”地切片;阿尔弗雷德在一边给王耀递面包片,王耀干脆利索的切掉面包边;阿尔弗雷德拧开蓝莓酱的瓶盖,王耀“刷刷刷”给分好的一半面包抹上果酱;阿尔弗雷德把另一把餐刀放在王耀手里,王耀熟练地把花生酱抹得平整;阿尔弗雷德把装着香蕉片的盘子放上料理台,王耀强迫症附体一样将香蕉片码在面包上,再把另一片盖上。

大功告成。

“先尝尝其他的三明治吧,凉了就不好吃了。”阿尔弗雷德打开包装纸,随手拿了一个递给王耀,“是什么口味的?”

“烤牛肉的。”王耀大嚼特嚼,“好吃。”精简点评。“对吧,Tom家的三明治超级好吃!我每次都去那里买!我告诉你哦,他们家的猪肉三明治也很好吃!洋葱和薇薇融化的芝士拌在一起搭配猪肉碎,简直是好吃到爆炸!你尝尝这个!”阿尔弗雷德兴致勃勃的介绍,王耀吃着嘴里的,眼睛不自觉的往包装袋里的其他三明治漂移。

“切开吧,这样咱们都能吃到各种口味的。”王耀说。阿尔弗雷德拿了刀子,把三明治一一切开。王耀结果他手中的刀子,在自己咬开的牛肉三明治上比划了一下,把有自己咬痕的那一边留给自己。

香肠三明治也很不错,土豆沙拉的三明治更是大受好评,王耀都不知道三明治也能有这么多口味和搭配。他们消灭了几乎所有三明治,直到他俩肚子滚圆,盘子里还剩下三个花生酱果酱三明治。

“要不要拿给弗朗一些?”王耀提议,阿尔弗雷德附议。阿尔弗雷德找出一个漂亮的玻璃盘子,上面还有玫瑰图案,他把三明治在上面摞了两片,端着盘子往弗朗屋里走。“这套餐具还是亚瑟送给他的,听说那是他唯一一次承认自己厨艺不好,希望弗朗西斯给他做一辈子饭。不过他现在死不承认,每天早上和弗朗西斯展开争夺厨房大战——你看到过,不是吗?”阿尔弗雷德指着盘子上的玫瑰花说。

王耀觉得吃了一口狗粮,无心品尝三明治——反正他也吃不下了。

两人走到门口,门铃突然响了,阿尔弗雷德把盘子丢给王耀,跑去开门。“是马修回来看吧!”他边跑边喊,开门迎面撞上一位打扮优雅的高个子女生,从她的面容可以看出她是亚裔,年龄比王耀大不了多少。亚洲人对于外部人士而言长相相似,但亚洲人内部却能轻而易举的辨别出来人的国籍。王耀盯着那位女士的脸看了几秒,突然换了中文:“你好。”

女生很客气的用标准中文应答:“你好,你就是来阿尔家参加夏令营的耀吧。”阿尔弗雷德一头雾水,他认识这位,却不知道为什么耀能直接辨别出她是中国人,“嘿,别无视我,我听不懂中文!”阿尔弗雷德发出抗议,“还有,耀是怎么直接看出温蒂是中国人的?”

“就看脸啊,”王耀耸肩,“中日韩长相差很多的,更不用提中亚和东南亚人。”被称作温蒂的女生带着满脸笑容附和:“对啊,阿尔最近天天对着耀的脸看,怎么也该对天朝人的脸型熟悉些了吧?”温蒂接着转向王耀:“你好,我是弗朗的责编,今天跑来收稿子。”王耀看她年龄不大,要是留学生的话大学还没毕业吧。

温蒂看出王耀的疑惑:“兼职,兼职啦,我可没有那么老,我才十四岁啊。”

王耀:“……”

阿尔弗雷德:“耀,你不要理温蒂,她一向是那个样子。她今年五十了,在MIT扫卫生间,因为收入微薄,才跑来骚扰弗朗西斯做责编。”

温蒂:“阿尔这么说太伤人了,怎么能够对一个十四岁的女生这么说话?”

王耀默默放下装着三明治的盘子,准备去冷静一下,这都什么人啊。

“好了,不开玩笑了。是弗朗给我打电话说‘稿子已经完成了你过来拿吧哥哥我已经开车去稿子的精力了而且车子被亚瑟开走了再见’,我才过来的。那么我去书房了。”温蒂很开心的冲他俩摆摆手,看起来她对于拿到稿子这件事特别高兴。

阿尔弗雷德这才略为正式的朝王耀介绍温蒂。温蒂是来美留学生,在MIT读研究生,具体什么专业他没问过,“温蒂一直说自己是打扫卫生间的!”阿尔弗雷德笑起来。

温蒂轻手轻脚的从书房出来,手里抱着一个文件夹。“弗朗睡着了,三明治是给他准备的吧?别去打扰他了,给我吧。”她迅速出手,抢走了一片三明治,又问道,“你叫王耀是吧?长得真可爱。”她突然伸手,似乎是要摸摸王耀的脸。

“温蒂,你在干什么!”阿尔弗雷德一下子把王耀扒拉过来。他一只手臂弯曲,卡在王耀脖子上,剩下一只手臂护住王耀腰间,两只手一起用力。王耀被这一突发情况搞得不知所措,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撞进阿尔弗雷德的怀里。王耀只觉得喉咙被阿尔弗雷德的手臂狠狠地顶了一下,想要咳嗽手臂却愈发紧缩。

“松开我……阿尔。”王耀断断续续发出几个音节,“我……快被你掐死了!”阿尔弗雷德赶快松开环住他脖子的手臂,“没事吧,耀。”阿尔弗雷德另一只手还没离开王耀的腰间,“不好意思,刚才有点激动。”

“为什么激动啊?”温蒂舔舔手上的果酱,饶有兴趣。

“因为我喜欢耀啊。”阿尔弗雷德对答如流。





评论
热度(11)
© 以卫沧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