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卫沧海

APH:法厨米厨|金钱组Dover极东|圈名沅芷
柯南死忠
福尔摩斯:原著粉|沉迷于老J
梅林:亚梅|二瑟就是阳光
JW:甜到牙疼|如果我不在就是去给少爷偷头盔了
阿婆:正在补小说
评论是第一创造力x3
GS1:叶月初恋|二进制真爱|喜欢守村
自设:儿子老干部王昀是心头好

【米耀】十四天以后(十五)新年快乐!!!

那么开始,这里沅芷。

没错,这是为了春节准备的存货。算是小小的爆了字数?


2                                                                                

他俩拿着冰激凌,在店面一侧的阴凉地里驻足,紧贴着店面的墙壁一侧装了长凳,两人挨着坐下来。冰沙很凉,店员在装冰沙的塑料杯子外面裹了一层卫生纸。冰凉的冰沙杯与夏季炙热的空气接触,很快就在表面渗出了一层水珠,打湿了卫生纸。

“马蒂和我,出来从来不点一样的东西。”阿尔弗雷德突然说,“为了互相尝试不同的口味啊。”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舀了王耀一勺子草莓味冰沙。

“在我们那里,冰激凌都是按照口味选的,哪有这么多条条目目。”王耀说,“冰激凌在我印象中就是香草、草莓、巧克力味的,选好了店员就给你一个做好的。”他毫不客气地把勺子伸向阿尔弗雷德的巧克力味冰沙。

“那不是很无聊吗?”阿尔弗雷德舀了一大勺冰激凌送到王耀嘴边,“你舀得也太少了吧,能唱出巧克力酱是什么味吗?”王耀怔了一秒,张大嘴吃下了送到嘴边的冰沙,“咔嚓咔嚓”嚼得带劲,“我不喜欢吃芒果,早知道点别的口味了。”王耀懊恼地说。

吃完了冰沙,二人打道回府。路上,两人兴致勃勃的策划起回去干点什么,结果是回家什么也干不了。就算他俩在家开个小party,把阿尔弗雷德所有的朋友都叫来,别忘了,家里还有个正处于最不优雅期、奋笔疾书赶稿的弗朗西斯。

“要不,我带你去城镇中心转转?”阿尔弗雷德提议,这时已经能远远的看见他们家的房子了。两人骑车骑得都很快,现在到家也不过九点前后。他俩小心翼翼的推开家门,却发现昨天一天不见的艾米丽端坐在电视机前,电视调到静音,播放目前火热的电视剧,她大概是为电视不能开声音一脸不爽。

“嘿,天赐福利!”阿尔弗雷德险些大喊出声,“艾米丽,把汽车接我们用下。”艾米丽马上回绝:“亲爱的阿尔弗,我不会忘记上次车子的前保险杠是怎么坏掉的,那副惨样子,可不是你借车子的时候说的,‘我要用车轮胎压碎各种饼干,拍一个超酷的视频传到油管上’能达到的破坏力吧!”

“艾米丽,我和耀出门去镇子上,骑自行车去也太远了吧?再说,现在是夏天最最最炎热的时候,汽车出那么远的门会中暑吧,你忍心让可爱的表弟和远道而来的尊贵中国客人耀忍受这样的痛苦吗?!”阿尔弗雷德声泪俱下,演技满分。

艾米丽被他烦的不得了,哭笑不得的把车钥匙丢给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和王耀不约而同的欢呼起来,热热闹闹离开了屋子,全然不顾歇斯底里的弗朗西斯。艾米丽好像更加不在乎弗朗西斯的愤怒,冲两人的背影大喊道:“这次要是再把我的车弄坏了,我可饶不了你!”

艾米丽的车子停在房子后面,正冲着一楼的书房。王耀听见屋里传出弗朗西斯的电话铃声,弗朗西斯很不客气地冲这电话那头大喊:“温蒂,我说过多少遍了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我已经在写了!”王耀耸了耸肩膀,这个不是他认识的弗朗西斯,电话那头的温蒂小姐可真是个人才。

阿尔弗雷德一脚油门下去,再转头的时候,他们家房子已经缩成小小的一块了。这比骑自行车快了不知道多少倍,看来借出车来是个明智的决定。阿尔弗雷德开了收音机。电台里的广告,语速都很快,王耀听的一知半解,只听明白一个循环播放的洗脑广告。“call us 3948-33949”,广告里那个男人的声音不断通过电波传出来。

镇中心一会儿就到了,阿尔弗雷德先带着王耀去了他平时去的游泳馆。他俩都没带游泳装备,只是进去转转。游泳池里泡着不少人,暑假闲得无聊的少年少女,都浸在冰凉的水池里打发时间。出泳池之后还有个温水池暖身,阿尔弗雷德让王耀把手伸进去,里面的水温很舒服。

“耀,你把手放在这里。”阿尔弗雷德握住王耀的手腕,把他的手拉到一个类似出水口的装之前,按了水池边的一个红色按钮。有水流从出水口处冒出,即使是在水池里面也能感受到,弄得他的手痒痒的,王耀“咯咯”笑起来。“这是什么?”他问。“这是水按摩装置,超级好玩!要不要再来一次!”阿尔弗雷德兴致勃勃,已经把自己的手伸进水里了。

出了游泳馆时,阿尔弗雷德走的比王耀快一步,就顺手替王耀开了车门,还伸手挡在车门上沿表现出一副绅士的样子。王耀很配合的扭头摆腰,娇滴滴地捏着嗓子发出嗲声:“谢谢,波诺伏瓦先生。”“哦,亲爱的王先生,”阿尔弗雷德提高嗓音,以唱歌剧般的声线说,“请不要这么客气,我希望我们能够更亲密一点,比如您尽可以称呼我为阿尔。”

王耀:“阿尔,我亲爱的阿尔,你就是我的光,没有你我不能生存。”

阿尔弗雷德:“耀,我亲爱的耀,你就是我的空气,没有你我无法呼吸。”

一阵爽朗的笑声,两人已经在车里笑的直不起腰,阿尔弗雷德一边大笑一边颤颤巍巍的用发抖的手系上安全带,王耀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一边咳嗽一边系安全带,刚才那嗲过了头的声音弄得他嗓子不舒服。

“那么,我们下一站去三明治店!”阿尔弗雷德兴奋地尖叫了一声,一脚油门踩到底。“阿尔慢一点开!别忘了你答应过艾米丽慢点开车的!”王耀连忙提醒,生怕车子出了什么剐蹭。

汽车停在一家三明治店前,阿尔弗雷德手舞足蹈地说:“三明治是全世界的财富!你所有能想到的食物,所有的食物,都可以夹在三明治里面!而且你可以在任何地方吃三明治——当然,最好不要在车上吃,艾米丽闻到一丁点酱汁的味道一定会杀了我的!”

“所有的食物?包括老干妈?”王耀故意问。

“这家店还有牛肚卖哦!”阿尔弗雷德指了指门店,“加肉,加洋葱,加芝士,请你随便选择!耀,你想吃什么,都有我买单,不用客气!”“好了,我们快下去吧!”王耀耳根子繁杂,被阿尔弗雷德吵得暴躁,但嘴角翘起。

“您好,点点儿什么?”店员小哥很热情的问。

“请给我一份牛肉三明治。”王耀仔细看过菜单之后回答。

“好的,牛肉是烤过的还是煮过的?还想加点什么别的?面包要长条的还是圆的?”店员往窗口前倾了倾身子,王耀紧跟着往后一缩。

“哈哈,Tom,”阿尔弗雷德突然插在王耀前面,“是我好兄弟,这是我们家的客人。我带他来常常你们的特色三明治。”

店员小哥Tom整理一下自己的帽子,很自豪的说:“找我们家的三明治准没错,人人都爱三明治,我祖母就是这么说的。”

阿尔弗雷德滔滔不绝开始点单:“嗯……先给我来一个烤牛肉的三明治,加酸酱瓜和甜洋葱。再来个猪肉的三明治,多加芝士和洋葱。然后是意大利香肠和番茄的三明治,最后必须是那个——”

“花生酱果酱三明治?”小哥很自觉的接过话茬。“不,不是那个……”阿尔弗雷德难得的表现出了迟疑,“来一个土豆和卷心菜色拉的三明治吧。”小哥Tom的表情很奇特,他脱口而出:“嘿,阿尔弗,今天不来个花生酱果酱三明治吗?”“不了,偶尔也要换换口味嘛。”阿尔弗雷德满不在乎的挥挥手,“我走了!”

一上车,阿尔弗雷德就兴致勃勃的给王耀介绍起三明治,在路程走了大半的时候,他突然提起了刚才的花生酱果酱三明治。“耀,我上学的时候,亚瑟不会做饭,但弗朗工作忙,早上起不来给我们做饭。亚瑟每天端上桌烧糊的面包,后来弗朗叫他做花生酱果酱三明治,简单又好吃。

“我上学之后,发现所有孩子都带这个当做午餐,那时候弗朗已经到了闲的时候,他就在三明治里面夹各种各样的水果干果和芝士。所以这种传统的学校三明治对我来说,我相信对大多数美国孩子来说,都是家庭的象征。所以我想能亲手为你做一个这样的三明治,欢迎加入我们的家庭,你游学的时间已经快要过半了,希望你可以永远记得我们家,与我们保持联系,耀。

“我知道三明治的制作很简单,正因为它的简单,才让它变得诱人和温馨。”王耀抿了抿抿嘴唇,“我很期待。”


祝顺。


评论
热度(9)
© 以卫沧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