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卫沧海

暂时再见。

【米耀】十四天以后(十四)

那么开始。

1

今天学校放假,主要活动由各自的住家来安排。亚瑟从未在工作日缺席一天,他仍旧是吃过早饭就出门了,弗朗西斯原本打算载着他们去四处转转,但不巧负责他工作的编辑打来连环催命call,大有一副“弗朗西斯今天不交稿我就把你家地点爆出去”的打算。马修的大学社团有活动,他搭了亚瑟的顺风车,同样早早出门。至于艾米丽,她说自己有工作,总是随心所欲的出现在阿尔弗雷德家里,反正她有大门钥匙,几点回家都可以。亚瑟在前几天还会批评艾米丽,但艾米丽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满不在乎。

现在王耀坐在沙发上,与坐在他对面地板上的阿尔弗雷德大眼瞪小眼。

弗朗西斯冲两人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一头扎进了书房,并顺手带进去一叠点心和一个保温杯,看上去是要打一场持久战,不完成稿子不出书房。“知道了温蒂小姐,我正在写,求你别再打电话了!”书房门隔音效果很好,但弗朗西斯的一句咆哮还是穿透门板和墙壁。

“咳咳,要不……我们骑车出去兜风?”阿尔弗雷德提议,“今天天气也不错。”“阿尔,你的车呢?”王耀随口问道,阿尔应该是十六岁就能考驾照了吧。王耀话音刚落,阿尔的脸色瞬间惨淡下来:“路德维希,我一个朋友借走了我的车……给我撞了。”

“这么不稳重的人你怎么能把车子借给他啊,都给你撞了。”王耀说。“不是,路德维希是个严谨且典型的德国佬,”阿尔弗雷德耸肩,“是他的意大利朋友在车里吃意面,路德担心弄脏车里面,就伸手去制止他。”王耀:“……”

阿尔弗雷德猛地一下蹦起来,突然大声喊:“啊啊,前阵子攒了一堆冰激凌优惠券,我们去吃吧!”王耀吓了一跳,并听见楼下隐约传来的弗朗西斯的怒吼(“阿尔安静一点!”)。“那么,我去拿优惠券。耀你就准备一下,我们骑车十分钟就能到!”说完他就跑出了王耀的房间,一阵风似的冲过走廊,杀进了自己的房间。王耀拿上自己的背包,又翻出压箱底的、出门前王春燕给他塞在里面的棒球帽扣在头上。

王耀对着镜子照了照,嗯,也是个青春美少年嘛,自我感觉良好。王耀又拿出墨镜,思考要不要戴着出门,他又冲着镜子照了照效果,讪讪地摘下来。王耀个子算是中等偏高,头发也略微有些长,眼睛大鼻梁挺拔,带上一副颇具黑帮气质墨镜就十分违和了。这倒不是说他娘气,因为常年运动,他的皮肤呈现健康的颜色,手指细长但有些茧子,眉眼之间除了英气还有写亚洲人的文质彬彬。

“耀,准备好了吗!”阿尔弗雷德炫耀似的晃晃手里那一把花花绿绿的优惠券。“你是黄牛吗,拿着那么多券?”王耀看他一脸兴奋,联系上他手中的票券,真是让人想起某些景点门前倒票的小伙子。“阿尔弗雷德这幅好皮相,一定能成为黄牛中的美黄牛。”王耀盯着阿尔弗雷德的脸喃喃道。

“我听不懂中文啦,总之,我们快下去骑车吧。”阿尔晃晃手里的钥匙。

屋子旁侧的车库里停着四辆自行车,阿尔弗雷德扶起唯一一辆倒在地上的红色自行车,对王耀说:“你自己找一辆吧,那辆黑色的公路车是亚瑟的,同款的蓝车是弗朗的,那辆剩下的就是马蒂的。”

王耀对自行车不是很了解,但也勉强认出亚瑟和弗朗西斯的自行车价格不菲,反而是阿尔弗雷德与马修的自行车处于平民大众款式,车身磕磕碰碰也掉了不少漆。王耀默默地扶起倚靠在墙边的自行车。

车库里有些阴暗,一出车库门他便很快回到阳光下,在金灿灿的阳光下扶正了车把手。“耀,我们走!”阿尔弗雷德已经跨上了自行车,王耀忙不迭的跟上,两人一前一后的出发了。阿尔弗雷德先是带着王耀绕他们家的房子转了一圈,高声喊弗朗西斯:“嘿,弗朗,我和耀出——去——了——”

“弗朗他真的能听见吗?”王耀与阿尔弗雷德并肩骑行,他很担心的问了一句。“没关系,”阿尔弗雷德单手握车把,另一只手推了下眼镜,“又不是头一回了。”阿尔弗雷德的车座调的很高,他骑车的时候得把腰弯到九十度。王耀认识不少这么做的人,嗨,显得自己骑车技术专业嘛,电视里的竞技赛车手都是这么骑车的。

一路上路况很好,路两旁还有高大的绿荫。现在正是夏季,蓝天绿树、金色阳光、红色单车,王耀瞬间想起了无数部美国青春校园电影,那些在王春燕要求下陪她看的电影场景全都蹦出来。而当他想要开口感叹点什么时,阿尔弗雷德那头迎风招展的金发一下出现在他左脸边,堵住他的喉咙,既让他有点想笑,又有些让些意气风发的恣意从他心里迸出。

阿尔弗雷德的车头上挂着小型播放器,看起来是连接了手机蓝牙。他腾出一只手来灵巧的拨弄了几下,播放器开始放歌。男女歌手天籁般的嗓音从小喇叭里传出,阿尔弗雷德不时跟着哼几句,偶尔遇到经典或者流行的曲目,王耀也会结果阿尔弗雷德的下半句歌词。

“嘿嘿嘿,耀,别骑了!我们到了!”阿尔弗雷德突然喊住王耀,就在这几秒钟内,王耀已经骑出去好远的距离。

目的地是一家冰激凌店。美利坚的商店与国内大不相同,国内的商店往往是高大楼房,上下四五层,底下还藏着两层建筑,楼内密密麻麻的分部划区,从服装鞋帽到刀具电器,从零食瓜子到水果蔬菜,一应俱全。过年的时候,王耀的妈妈能在一家商店购置齐全所有年货。而美利坚的商店分门别类,食品商店只卖蔬果零食,服装店只挂外套夹克衬衫,连冰激凌店都是隐藏在荒郊野岭外的独立店面。

是的,荒郊野岭。王耀骑了十分钟左右的车子,现在往四周一看,只是绵延的公路,并不见住宅区和商铺。

冰激凌店红顶白墙,上头挂着一个大大的冰激凌图案,看上去十分诱人。排在王耀他们前面的是一家四口,他们买好冰激凌后走到自家车边,说说笑笑很快吃完了冰激凌,一家人欢欢乐乐又上车离开——王耀看的目瞪口呆:和着跑大老远就为了吃口冰激凌?

“耀,你吃什么口味的?”阿尔弗雷德拍拍王耀的肩膀。

“你先选,我看看都有什么。”王耀抬头仔细研究高高挂起的冰激凌口味表,立刻傻眼。王耀以为冰激凌的口味无非就是香草、草莓、巧克力,大不了再加上个抹茶味的。此时阿尔弗雷德对店员说:“嗯,我选好了,大杯的芒果味冰沙,加杏仁碎和巧克力酱。”阿尔弗雷德点的是冰沙,其余还有十种以上的选择,包括但不限于甜筒、圣代以及王耀所能想到的种类,再次按下不表王耀是怎样看着超过十五种的口味、超过十种的附加干果碎以及超过六种的酱料迷茫,单单是大中小三种杯型就让他有点头疼。

“呃……和他一样。”王耀硬着头皮憋出这么一句,在看到阿尔弗雷德和店员的眼神后,他又改口道,“请把我的酱料换成草莓味。”


祝好心情。

评论
热度(9)
© 以卫沧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