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卫沧海

二月回来。

【极东撒糖向】调节市场秩序的措施

这是写给自己的生贺,虽然晚了很多天。
祝看文的所有人心情愉快。
祝远在旅游的梨汁一路顺风,害怕打扰到你没告诉你啦。希望你能在旅途劳累的时候看一看,要是能让你笑一笑就最好啦。查了时差,没从qq上发消息,lof的提示音因该会小一点吧? @Leezy

cp极东,微微菊耀的极东无差。题文无关x3,这里沅芷。8700个字,祝自己期末考试870+,图个吉利(虽然考完了)。如题,是个甜甜甜的小故事。

那么开始,祝你有个好心情。

1

飞机越过山峦,从小小的舷窗往外看,能看到漂亮的山脊和山谷之间的湖泊。湖泊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看不清蓝色的湖水,只有明亮的光点格外夺目。机翼也在阳光下炫目耀眼,金属在空气澄澈的高空反射出冷冽的光。这光落入本田菊的眼里,晃得他难受。阳光在某个角度直直的照向本田,让他莫名的想要打喷嚏。

幸好我不是飞行员,本田为莫名的理由暗自欣慰,我只是个小小的特工。

他从窗口缩回身子,重重的靠在飞机舱里舒适的座椅上,又抬起左手,关了小窗板。他头顶的台灯没开,光线马上就暗下去,这氛围搭配上他身边睡得正香的王耀,让人困倦。王耀戴着眼罩,塞着耳塞,舒舒服服的往座椅后背一靠,一路飞行他已经不知道睡了几觉。大概王耀的睡眠很浅,本田一旦弄出什么动静来,王耀就摘下眼罩来,瞪着一双乌黑的眸子看向本田菊,他的眼睛发亮,即使在这样暗淡的环境中也像两个小灯笼一样。

想到这里,本田忍不住看了一眼身边的王耀,王耀睡得依旧踏实,并没有苏醒的意思。本田有些无聊,他前面座位靠背上的的电脑控制板坏了,没法看电影。国际航班就应该把检修落实好,这么漫长的旅行,难道要靠背诵圆周率打发吗!他狠狠地想,把鞋子在地上摩擦,看着地毯柔软的毛面在翻动中变换着深浅。

“你很无聊吗?”王耀突然来了一句。“你是什么时候醒的?”本田问他。王耀已经摘了眼罩,盯着他的口型说:“你说什么,我听不见。”接着,王耀从耳朵里掏出两个耳塞,小心的放到盒子里,又补充了一句:“你刚才说什么来着,本田?”本田有些无语,既然带着耳塞的时候自己说话他都听不见,那带着耳塞睡觉的时候怎么一丁点动静就把他吵醒了?他并不像和王耀理论,王耀铁定会扯什么“你是有动作把我吵醒了”或者“你在想事情,影响到我做梦了”之类的诡辩理论,这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吗?

“马上就要到了,你抓紧时间收拾一下。”王耀抬起胳膊看了眼表,“证件啊、护照啊、零食啊你都赶快收拾收拾,别忘了拿上你的眼镜。”本田下意识的看了看表,还有二十分钟飞机即将到达俄罗斯的某个小镇——在下十分抱歉,本田说,这涉及到世界特工组织的机密信息,恕在下不能透漏小镇的名称,您只要记住,我们的目的地是一个在地图上仅有一个小点的不起眼城镇,飞机到达后还要周转搭乘各种交通工具。

小桌板上放了几包零食,是王耀买的,两人都没动。本田把它们一件一件塞回背包。空姐柔美的声音很快从广播中传出:“尊敬的各位旅客,飞机马上就要到达旅途终点,请您打开遮光板,收起小桌板,调直座椅靠背,收拾好您的行李,祝您旅途愉快。”

本田打开了小窗板,外面的阳光依旧刺眼。“祝您旅途愉快”啊,借空姐吉言,希望这次任务平安结束。

 

王耀早就租好了车,出了机场两人便一头扎了进去。王耀上了驾驶座,本田只好上了副驾驶的位置。本田做过王耀的车,一路心惊胆战、胆战心惊,王耀开辆即将报废的铁皮车也能开出业余赛车手的水平,何况是面前这辆租来的越野?这不得开上天?该不会因为车子上凸的车顶而产生升力吧?

王耀这次开车却出乎意料的稳重,完全看不出一点马路杀手的影子。本田松了口气,把偷偷抓在安全带上的手松开了。坐正了身子,但他还是一副小心谨慎的样子,生怕王耀什么时候脑子一抽一脚油门轰下去。“你在担心什么,”王耀说,“在这种偏僻的小镇,一路飙车不是很显眼吗?”你也知道你在飙车啊,本田说:“你知道就好,虽然咱们这次要去接触的小组织还远在几千米外,但也不能保证他们不在这个较大的城镇里安排眼线。”

“接触?你说错了。”王耀突然转向本田,吓得本田不轻:“你看好前面!”王耀又把头转回去,口中不闲:“不是接触,是单挑。”“单挑?”本田重复到。“哈哈,小小组织再小,你加上十个‘小’字,人数也要比我们多出五倍吧。”王耀说,狠不耐烦地按下喇叭。“我们,要直面他们?说好的不是只去转移文件吗?”

王耀没再说话,又转头去看本田。他那双漆黑发亮的眸子黑白分明,看得本田心里发毛。他不知道那眼神里有什么,正如他不知道这次任务到底要面对什么。

一个急刹车。“嘿,你这次怎么不提醒我前面有辆小牛车!”王耀忍不住冲本田开玩笑,他对自己的驾驶技术还是很有自信的。本田听出王耀的语气吊儿郎当,险些脱口而出:“因为你的眼睛好看啊。”

 

旅馆也是提前租好的,到了当地已经半夜,本田碰了碰已经结块的小型牙膏犹豫了一下没刷牙。他想问问王耀有没有带牙膏,却听见房间里传来的轻微的鼾声,原来他又睡着了。本田忍不住腹讹,王耀怀孕了吗,怎么这么能睡。本田自己也又困又倦,循着两张单人床之间狭窄的缝隙,倒在自己的位置上。

床铺很凉,还透着潮湿,本田嘟囔了什么,在阴冷的被褥间湮没不见。枕头似乎也很潮湿,本田忍不住想象是否是上一位住户睡觉有流口水的习惯,这么一来,他反倒被自己恶心得睡不着觉了。原本自己不必来受这苦难,阿尔弗雷德那家伙被捅了一刀,躺在明亮干燥的病房里吃水果,这么看来,他有些羡慕阿尔弗雷德了。自己本来不是王耀的搭档,为什么要坐长途飞机到这里来呢?

不知道,不知道,当初就不应该选择这个见鬼的行业。这是本田清醒时的最后一句话,他感到更深的黑暗扑面而来,睡意如山倒。

2

本田醒的时候王耀的床铺已经空了,他心里猛地一沉掀了被子就起来,摸了摸床单,已经凉下来了。他的皮肤瞬间暴露在冰冷的空气里,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同时他又出了一身冷汗:王耀该不是出事了吧。他努力睁开被眼屎糊在一起的眼角,高声大喊:“王耀——王——”“嘀。”房门锁开启的声音,本田咽了口唾沫,去枕头底下摸枪。

是王耀回来了,手里拎着个塑料袋子,袋子还微微冒着热气。“我去买了早饭。”王耀炫耀似的挥了挥手,“本田,我叫了你三次,你睡得像……”王耀握起虚拳,挡在鼻子前,哼哧哼哧的发出鼻息,表演起一只小猪。本田没空和他吵,只觉得身上的汗水突然冷下来,心从嗓子眼里落回去,“啊啊啊——阿嚏”,他这个喷嚏弄得自己一个趔趄,他揉了揉鼻子,给了王耀一记白眼,原来是,不对,幸好是虚惊一场。

“你不知道这顿早饭有多难买,我去周围转了二十分钟,连个买肉包子的都没有。”王耀似乎觉得,早上没有肉包子卖的城镇是很不正常的。“那你买了什么,素包子?”本田已经消了气,黑色的齐耳短发柔顺的垂在脸侧。“不,春卷。”王耀回答他,并顺手抄起一个春卷塞进本田嘴里,“我洗过手了,在大厅里。”他看到本田菊不信任的目光,补充道。

本田此时正蹲在行李箱前,翻着什么。“你在找啥子呀?”王耀拗着方言问他,本田听不明白,他便换回了英语,“你在找什么?”“囊波波。”本田含糊不清道。“什么玩意儿?”本田几口咽下春卷说:“暖宝宝。”“怂。”王耀换了中文简单的评价道,这个字眼本田能听懂。本田从鼻子里哼出一个短暂的音节,表示不服。

“这春卷好难吃。”王耀拍了拍手,把油腻腻的空塑料袋丢进垃圾箱,“顺便说一句,我没洗手。”本田目光复杂,把一张暖宝宝贴在了腰上,随口问道:“今天有什么计划?”“转转,旅游。”王耀转过身去,本田看不清他的脸色,“我刚才看到些不错的建筑,你有带单反吗?”“没有。”“遗憾至极。”

 

他们第一天的时候,在镇子四周瞎转。“本田,掏出你的手机来。”王耀突然命令道,“你看那边的民居好看吗?有没有一种古朴的美感?我似乎已经嗅到了时代的芳香,这种岁月感是什么也无法替代的……”“咳咳咳。”本田猛烈地咳嗽起来,“你到底发什么疯!”他还是掏出手机给王耀拍照,手机的触摸屏戴着手套感应不到,他只好摘了手套,哆哆嗦嗦的打开相机功能。

王耀不住的跺着脚,口中呵出白气,围巾裹得严严实实,戴了口罩和帽子,整张脸就露出两颗乌黑明亮的眼珠子。本田想起童年时邻居家的大黑狗,似乎也有这么一双眼睛,喜欢在树下追着他跑。王耀穿着火红的羽绒服,也不怕被敌人发现,在雪地里很好看。这可比他后边乌黑的民居漂亮。本田心想,举起手机,只怕了一张照片。

“为什么只拍了一张?”王耀问他。“温度太低,手机自动关机。”本田说。

到了第二天,他们去下馆子。“你确定不再来一口菜?我觉得很好吃啊。”王耀大快朵颐。本田坐在他对面,小心的不让自己的袖子碰到油腻腻的桌布。“我就不了。”本田看了看站在收银台后面的小饭馆老板,一个满脸凶恶的高大男人,谨慎的换了法语说话,“这饭菜不是很合我胃口。”

“这可是当地最好的饭店,知足常乐啊,本田。”王耀说,“你不再来碗红菜汤?我觉得很不错啊,当地美食,仅此家特供。”本田在红菜汤的香气中自暴自弃的把两肘放在桌子上,舀了碗汤。

这汤还是很不错的。本田满意的咽下从长长食道流过的浓香暖意。

第三天到了,小酒馆成了他俩的营地,但两人都不喝。“尝尝酒,伏特加不来一杯?这可是本地不错的一家小酒馆。”王耀坐在台前,冲本田扬了扬酒杯。“不,谢谢。”本田吸了吸鼻子,他的鼻音很重。王耀也没喝酒,盯着亮晶晶的酒液发呆,背挺得很直,只是包被在厚厚的黑色大衣里怎么看都像是个球。

灯很昏暗,关不严实的门缝里溜进来寒风。

“王耀,我们到底是来干什么的。”本田咳嗽了几声。

“问得好,我们走。”王耀说,无头无脑的一句话,“带枪了吗?”“带了,一直带着。”本田点点头。“看见那个坐那儿喝酒的人了吗,围着格子围巾的那位小哥。”王耀不动声色的指了指,“我们跟上他。”

3

“那就是组织的小头目,我们跟好他。”王耀压低声音。本田一头雾水,口罩也落在了酒馆里。他俩穿过长长的小巷,避开路灯的照射,转过下一个墙角。王耀走在前面,本田亦步亦趋的跟上。本田觉得自己的心“砰砰”地跳,这声音似乎是太大了,他都担心会不会被前方不远处的敌人发现。

穿着厚实外套猫腰着实不好受,本田一会儿工夫就出了汗。他屏气凝神,生怕自己出一点动静。又要往前走了,他看到王耀迅速的小步拐弯,也跟上去。黑色的齐耳短发已经被汗水打湿,黏糊糊的站在面颊上,汗水从颈部淌下,让毛衣一下子弄得皮肤痒痒,说不定红了呢,他心想。手枪的把手已经被他攥得发热,金属好像要烫坏他的手掌,尽管那只是他的体温。任何微小的变化都让本田分神。

王耀止步,回头冲本田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却压低了嗓音说起话来:“活动活动,要大干一场了。”本田直起腰,鼻子突然不舒爽——“阿嚏!”细小的喷嚏声。本田发誓,他在一瞬间看到了王耀僵住的背脊,却没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接着本田觉得天旋地转,脸在地上滚了一滚,腰上一痛。原来是王耀狠狠地一脚踹在他腰间,让他往后滚了三滚。这脚踹的可真是狠,本田扶着墙根才勉强站起来。再往前一看,王耀已经举起双手走出去了。本田脑子里“轰轰”的发响,集中不起精力,还没有想明白发生了什么,但身体动作快于思想,他当机立断扒了一层层的外套,只穿着薄薄的衬衫。

他甚至都没有打个寒颤,马上掏出手枪,一边放缓动作,一边“蹭蹭”上了墙根里的小储藏室屋顶,趴在房顶上一动不动。今天月色阴沉,云雾缭绕,光线不佳。

王耀双手举过头顶,缓慢地走向人群中央,大约有数十人。王耀一开口就是法语:“嘿,诸位,冷静一点。我是,我是王黯,我没有恶意,没有一丁点的恶意,没有一点恶意。”本田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你是谁?”小头目警惕地举起枪,用带着奇怪强调的英文询问。“哈哈,我是王黯,王黯。”王耀笑着打哈哈,仍旧说着法语,并把每个字眼都咬得清楚缓慢,他接着换了比小头目更加奇怪的英语口音磕磕绊绊地问道,“亲爱的,你会说法—法—法语吗?”没有人应答。王耀继续自说自话:“您就是当—当—地的领导吧,瞧瞧这气场——是这么说的吧?看您这车子,轮胎一眼就能看出是好牌子,再看看这一流的路灯灯泡,更是漂亮的无与伦比!听见了吧本田。”最后一句他突然换了法语,说得又极快,本田正高度集中注意力,勉强听明白了,心领神会。

“呯呯呯呯呯呯。”“啪。”玻璃渣突然飞溅,灯光霎时间暗淡,火光四射。所有人下意识的抬手护住脸颊。本田从屋顶上飞身而下,没忘记抄上自己的大衣,王耀在下一秒出现在他的视线内,两人没命的奔跑。本田似乎听见他身后传来枪声,热辣辣的子弹好像擦着他的脸颊飞过,但他顾不上许多,只知道跑。王耀一把抓过他的手,把他拉进另一条小巷,然后七转八扭进了稍显繁华的商业区,枪声已经渐渐弱下去。

两人冲进旅馆停车场——除了第一天晚上,王耀早就把所有行李搬到车上,他们的全部行李也不多,仅仅是一只不大的旅行背包。王耀开车,这次本田没有异议。他们一路狂飙,本田还没从紧张中缓过神来,可这不要紧,毕竟王耀也还紧绷着脸,嘴唇打颤。这一路会超速多少?本田脑海中突然闪过这么一个问题,他接着掏出手机,问王耀:“我订机票了?”王耀张了张嘴,一下子没说出话来。他缓了缓说:“你这个小兔崽子白眼狼,老子白给你吃肉包子了,关键时刻打喷嚏,暖宝宝呢?”

“你什么时候请我吃过肉包子了?”本田也先是半晌没出声,最后憋出这么一句话来。王耀表情缓和了些,哭笑不得说:“订机票?明早第一班。对了,看看这是什么?”。王耀从怀里拿出一包文件说:“本田,你可学着点。”

4

到了飞机降落的那个大城镇,本田已经在手机上预定了旅馆。这次是豪华两星级旅馆,有热水和漏水的空调。本田和王耀都和衣入睡,本田钻进被窝,还是冻得头疼。王耀突然翻身起来,去打电话。他全部都用中文和对方交流,本田只能听懂“的”“了”之类毫无意义的词汇。他虽然听得懂“怂”这种比较高级的有实际意义的单字,但显然这次对话没有用到这个词。

王耀很快就挂了电话,把自己埋在被子里,很快安静下来,似是睡着了。本田辗转反侧,似乎是才反应过来这一晚上发生了什么。现在已经是后半夜了,天大概马上就要露白了。本田觉得内疚起来,为什么自己突然打了个喷嚏呢?为什么自己不能再小心一点呢?他又翻了一下身,想起刚才开枪时颤抖的手,倘若自己没打中,又会发生什么?

“你睡不着?冷吗?”王耀问他。黑暗中冷不丁的一句话噎住了本田,他能说什么?因为自责?虽然是他的问题不假,但这么直接说出来也太丢面子了吧!“我自责啊。”本田未经大脑思考脱口而出。

“要不要来我这边被窝,暖和一点。”王耀完全无视他刚才说什么,掀起被子的一角。本田头疼的更厉害了,听到空调“滴滴答答”还在漏水,二话没说就钻进了王耀的被窝。他没有刻意的与王耀保持距离,毕竟两人都穿着外套,也不避讳身体接触。他不经意间碰了王耀腰间的部位,听见对方轻轻地“嘶——”了一声。“怎么了?”本田问。“被枪打了,穿着防弹衣,不碍事,顶多是青了一块。”王耀回答。

本田不知道怎么接话,所以他保持了沉默。被子里有两个人的体温,以至于很快他就在温暖中睡着了。

 

又是王耀先醒的,本田不知道王耀怎么能醒的那么早,这才三点。“本田醒醒,我们去赶飞机。”王耀说。本田用了一秒钟反应过来那段巷子里的狂奔和半夜的飙车,自已正与王耀脸对脸躺在床上。王耀又瞪着他那双乌黑的眸子看他。

本田很快翻身起来,和王耀从逃生出口下了楼,又坐到车上。王耀再次表现出他马路杀手的本质,硬生生把一辆越野开出坦克的架势。三点的街道本来就没人,知道到了机场附近人才多起来。但天色依旧是蒙蒙亮的,很不爽快,让本田有一种莫名的压抑。“快,我们上飞机。”王耀推了本田一把,两人过了检查不严的安检口。

上了飞机,本田看王耀一直在张望什么。本田问他他也不回答,只是本田明显感觉的王耀松下一口气。飞机准点起飞,机舱里基本坐满了,所有人都是一脸困意,眉目间透着疲倦。王耀早就睡着了,本田抱着文件,反复告诫自己不要睡觉,虽然他上下眼皮正在如胶似漆的热恋。

 

本田突然看到王耀在机场大厅冲他招手,王耀手里拿着两张机票,身边放着一个大号旅行箱。而王耀本人鼻子上架了一副墨镜,头上戴着遮阳帽。本田并不知道他们的目的地是哪里,但王耀穿着一件红色的夏威夷T恤,下身穿了明黄的大裤衩,脚上蹬着一双凉拖。该不是去夏威夷?本田心想。王耀那双黑色的眼眸依旧明亮得吓人,只是眉目之间少了一丝英气,多了几分平凡和安详,大包小提,左手还捏着旅游攻略。

这不像他平时所认识的王耀,出于某种他自身也不清楚的理由,这个王耀是没有选择特工职业的王耀,满身的绵软市井,还有一双好看的手,他不用在敌人间周旋,不必握枪苦练准头,只是小小的员工,为小小的问题小小的担忧。

本田忍不住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打扮。自己手里拿着一本川端康成的文库本《雪国》,这是自己国中是老师要求看的书吧,虽然他并没有读完,但他能够背诵出人人都耳熟能详、张口就来的第一句,他也的确这么念叨出来了:“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念出声来,便继续低头看自己的打扮,竟然是传统的苏格兰服饰——包括裙子——他突然身下一凉,被自己吓醒了。

 

他清醒过来之后,觉得怀中空荡荡的,一低头才看见文件不见了。“挺机灵的啊,小子,”王耀说,“我一抽走你抱着的文件你就醒了。”本田现在的心情就像是被判了死刑,又在临刑前一秒获知无罪。其实不是文件被抽走让我惊醒,本田闭目养神,回想起刚才梦境中的细节,是自己被真空苏格兰裙子吓醒的。梦境的其余细节他一概忘却,只能隐约忆起穿着红色夏威夷T恤的王耀和一句意义不明的“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了”。

“你是什么时候醒的?”本田问他。“我早就醒了,是你做梦的时候在思考,发出的脑电波干扰了我睡觉。”王耀一本正经地说,确切的说是王耀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着。

5

“谁也不许动!”机舱后方突然传来一阵骚动,“你们都给我死!”本田刚把气喘匀,脑后就突然炸起一声惊雷。他匆忙的回头去看,一个男人站在走廊上,手里挥着一把尖刀。他不断朝着乘客伸长手臂,似乎下一秒就要把刀子丢过去了。“他是怎么把刀子带上飞机的!”一位少女尖叫。

“那是组织里的老二,”王耀压低声音冲本田努努嘴,看上去并不担心,“不用害怕,我们……等等!”他话说到最后,表情急转直下。组织的二号头目还是一副不断叫嚣着的模样,正晃晃悠悠朝驾驶舱走去,显然是打算闹个机毁人亡。飞机舱中部的厕所门开了,走出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不巧与二号头目打了个照面。二号头目眼疾手快,一把挟持了那名男子。男子面色惶恐,一副想要挣扎又不敢挣扎的样子。

“给我让开!不然我就在这里杀了他!”二号头目继续朝着驾驶室走去。“本田,你快去驾驶室,把门守好。”王耀解了自己的安全带,又伸手去解本田的安全带,“这会子不用我踹你过去吧?”本田想起腰上的一脚,马上十分利索地从座位上起身,顺带摸了摸腰间的枪,还在,睡了一觉,枪倒是没被王耀拿走。本田自己一直觉得带着枪很危险,特别是对王耀一再耳提面命的“要在枪里留一颗子弹”,万一枪走火了呢?第一个中弹的不就是自己吗?要是像自己现在这样,感冒发烧突感风寒,手中力气不足,让敌人一把夺了枪去——

本田推开了驾驶座的门,熟练地拿出证件:“不要担心,不要担心,请专心开飞机。”驾驶室外面能听见打斗声,万幸没有枪声,在万米高空中这只巨大的铁鸟被损坏了一丁点精密的仪器,都是极危险的。

“本田,我们已经制服了敌人,”王耀突然推开门。“我们?”本田疑惑的重复,“还有谁?”“就是那个被劫持的倒霉蛋,你似乎还没见过他——我来介绍一下,”王耀侧过身子,为本田让出能看见机舱里情况的视野,“看到那个人了吗?就是那个劫持了二号头目的倒霉蛋,俄罗斯分部部长,伊万·布拉金斯基。这样一看,对上伊万这个搏击高手,反倒是二号头目成了倒霉蛋。”王耀耸了耸肩,做出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

“二号头目……没事吧?我们总要留个活口回去审问啊。”本田说。“你自己去劝伊万,现在那家伙正气在头上,我可不敢去。”王耀又侧了侧身子,给本田让出一条通路。“不了,谢谢你的好意。”本田摆摆手,从腰间掏出手铐,“我去给布拉金斯基长官送个手铐。”

6

原来王耀那个电话是打给伊万的,这么看来,王耀与伊万原来倒是有旧交了。伊万是谁?他可不单单是什么俄罗斯分部部长,前两年刚从总部调走的时候,一大波小姑娘哭着喊着不情愿,他的战斗力与功绩在整个总部里也是数一数二的——除了王耀的原搭档,不要命的阿尔弗雷德。本田调到总部的时候伊万已经去了俄罗斯,他从未见过伊万,只是零星的酒席间听了越讲越玄乎的传说,对这人有着十足的崇拜之情。

王耀告诉他,俄罗斯的烂摊子全部交给伊万处理了,他俩只剩下从莫斯科回总部这一项任务。王耀说这话的时候手里还拿着文件,大大咧咧,似乎不怕弄丢,看的本田心惊肉跳。“王耀,你就不能把文件收起来吗?”他忍不住提议。“放在箱子里?”王耀鄙夷地看了他一眼,“放在箱子里弄丢了也不知道。赶明儿叫人家在箱子上开个洞,你拖着箱子‘轰隆轰隆’走过大半个莫斯科,找都没处找。”歪理,歪理,本田默念。

本田只好依着他,毕竟自己嘴炮技能点不足。

“本田啊,莫斯科可是比咱们刚回来的那个穷酸小镇好玩多了,不如我们在玩儿上两天?”两人回了旅馆,王耀提议道。这旅馆可是货真价实的五星级旅馆,本田打算先好好的洗个澡,但肯定顾不上在看起来就很软的大床上睡一觉了,他们要赶快回去,完成任务,绝不再这里多呆一秒钟。本田暗自下了决心。“王耀,文件啊,这才是我们的任务核心。你再玩两天,碰上什么新事端,哭都没地方哭。”

“切,不懂了吧。EMS送货上门,你把文件往快递盒子里一塞,再在盒子上缠上两圈胶带——谁能看出来?”王耀耸肩,“这个绝对安全,比咱们坐飞机都快。前台大厅就能办理快递业务,你等着我——”

本田大惊失色,朝王耀扑过去,想也没想就去亲他。

“嗷——”“啊——”原来是两人磕了门牙。一个蹲在墙边,一个扶着电视机,都无一例外的捂着门牙。王耀挺想笑,本田很尴尬。但最后他俩一起笑起来,面对面。本田笑到最后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笑,等到他停下来,王耀已经用他双乌黑铮亮的眼睛盯着他很久了。

“请你认真的再为我演示一遍,什么叫正确的接吻方式好吗?”王耀说。

本田欣然应允,当他嘴唇碰上王耀嘴唇的时候,他还是含糊不清的说:“答应我,别用快递。”

花絮(正文x

1.建立和完善市场规则.即建立和完善市场准入规则、市场竞争规则和市场交易规则.

2.建立健全社会信用体系,尤其是要加快建立信用监督和失信惩戒制度.

3.加强社会信用建设,健全社会信用制度

*觉得自己有很多表述不清的地方,要是有什么不明白的请在评论回复我,我会一一解答的【其实是为了骗回复x

评论(6)
热度(36)
  1. 以卫沧海以卫沧海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努力成为理科生的日常
    喜欢这篇,甜到爆炸却又不失平淡。本田之所以梦到平凡的老王,也是因为自己生活中的波澜太过于惊涛。表白太...
© 以卫沧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