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卫沧海

暂时再见。

【米耀】十四天以后(十二)

算是新年贺文吧,迟到很久的新年贺文。

这里沅芷。

那么开始。


3

下一个活动是在镇子里徒步旅行,说白了就是遛弯儿。

刚出学校没几步就飘起了小雨,并且雨势有越来越大的意思。王耀和其他人一样手忙脚乱的从包里找出雨伞。没有雨伞的人很快各自找到了伙伴,队伍自然而然的成了两两一行的长队列。阿尔弗雷德当然没带雨伞,他大大咧咧地走在雨里,似乎没有找把伞的打算。王耀带了雨伞,当他看阿尔弗雷德逐渐被雨水打湿的蓬松金发时,还是忍不住叫住了他。“阿尔,过来,我带了伞。”

“雨下的不大,我们还打伞吗?”阿尔弗雷德把手伸到伞外面,接了一点雨水。雨滴落在他手里,留下一个个圆形的水痕,但很快就在手心的温度下蒸发。

“阿尔,你有过这种感觉吗,每次带了伞都特别盼望下雨,”王耀说,“哪怕只是一点点雨也想要打伞,总觉得不打伞像是亏了什么一样。我现在就是这种心理——况且现在雨下的挺大,你可小心别着凉。”

“没有,我从小到大从没带过雨伞,都是马修在带伞。要不要跟我一起体验一下被美利坚的雨水冲刷的快感?别躲在伞底下了。”阿尔弗雷德说。真是具有阿尔个人特色的经历。王耀心想。

“那可不行,倘若我感冒了,感染了你们老美的什么新型流感病毒——我可过不了海关啊。”王耀打趣道。

“小时候我也盼着下雨,”阿尔弗雷德好像突然陷入了回忆,“下大雨,超级大的那种,雨滴砸脸上会疼的那种大暴雨。我就跑到我们家院子里玩,马修和爸爸们站在屋檐底下喊我。但是雨那么大,我什么都听不见,我想冲他们喊话,结果雨水‘哗哗’地灌进嘴里了。”

“噗嗤。”王耀忍不住笑了,“原来你从小就是这么活泼啊。”

“你呢?”阿尔弗雷德问,“从小就这么老成了?多无聊啊。”

 

路上的行人不多,三三两两都穿着雨衣或打着伞,急匆匆的赶路。遛弯儿大队沿着城镇的主干道行进,道路两旁是各种政府机构和商店。“那里是消防站,前面那幢楼——看到了吗?那座两层的楼——是市政大楼。”阿尔弗雷德热情地介绍着。

一拐弯又进入了一条狭窄一些的小路,路两边挤得密密麻麻全是商铺,橱窗里装饰的很漂亮精致,王耀在路过某家商店的展柜时瞥见了一套装饰品。那是一根大头针,针尾的装饰是五官的各个部分,你可以把针扎进竹皮或秸秆编制的篮子,让篮子有一张可爱的笑脸,或者错位的五官。

 

阿尔弗雷德比王耀高一点,王耀在打伞的时候就得把胳膊略微抬高一点。他自己打伞的时候尽可以把伞杆搭在肩上,现在这样就有些令他小臂发酸了。他并不缺锻炼,都怪阿尔太高。王耀在心里默念,手不自觉的降了高度,伞面“噗”的轻声打在阿尔弗雷德头顶。

“嗯?打伞累了吗?”阿尔弗雷德笑着问王耀,伸手就要接过伞来。王耀没看出他要接伞的意思,仍旧牢牢抓着伞把,说:“It’s OK.”阿尔弗雷德的手覆在王耀手上,王耀吓了一跳,连忙说些什么我不累没关系我来打伞之类的话,并试图抽手。

阿尔弗雷德也没和他客气,马上就松了手。

伞外面下着雨,虽然是酷暑,在这场雨的洗刷下总让人觉得有点寒意。王耀深以为然,他觉得全身最温暖的地方就是刚才被阿尔弗雷德握过的地方,还有一丝余温,简直要把他烧着了。

两人都没说话。

 

雨下大了,领队的助教只得把大家领进一家超市避雨。初中的孩子们已经在这五天的行程中,消耗了大部分的零食,所以一大半孩子都想要去买点薯片饼干打打牙祭。助教看了看天色,大手一挥,放他们进去了。

王耀收了伞,把伞放在门口的架子上,和阿尔弗雷德一起进了超市。里面与中国的超市并没有什么区别,无非是几排货架,靠着墙边的奶制品冷柜和带着工作室现烤现卖的面包区。阿尔弗雷德没有跑进去挑什么零食,他很反常的站在门口等王耀。王耀还以为以他的性格早就扑向零食的海洋了呢!

阿尔弗雷德靠着大门等他,这样的动作显得阿尔弗雷德的身材格外修长。他的牛仔裤裤腿脚沾了泥水,双手抄在口袋里。刚才淋湿的金发现在也已经干燥,不再贴在脸颊,重新蓬松起来了。他又把眼镜摘了去擦,恐怕是刚才溅上雨水了。摘了眼镜的阿尔弗雷德甚至有些可爱,可双眼像是没了阻碍一样散射出精明锐利的光。

阿尔弗雷德突然抬头看向王耀,“还没好吗?你在看我吗?我身上占了什么泥巴吗?”王耀如梦初醒,脸上发烫,半推半就的拉着阿尔弗雷德进了超市。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一前一后的在货架与货架间闲转。王耀不喜欢吃零食,阿尔弗雷德也没有想买什么的打算。王耀时不时的拿起一包什么询问阿尔弗雷德这是什么,那些零食包装上稀奇古怪的名字让他看不懂这到底是什么。

到了奶制品冷柜,王耀很想买一包新鲜奶酪,看了一眼价格默默的放下了。阿尔弗雷德说请他吃冰激凌,王耀看了外面仍旧淅淅沥沥的小雨婉言拒绝。

“同学们,雨停了,我们该走了!”助教在外面喊了。

阿尔弗雷德顺手抄了一包口香糖付了钱。出了超市,与其他大包小提的孩子相比他俩显得有些特殊。阿尔弗雷德拆开了口香糖,是薄荷味道的,自己拿了一片,又递给王耀。

薄荷味的口香糖很醒脑,王耀狠狠嚼着,一边把雨伞收起来。

已经中午了,太阳很快把雨水蒸干,只留下空气中淡淡的泥土芬芳。王耀很喜欢这个味道,他觉得心情愉快,突然想要抱着阿尔弗雷德转圈。

魔怔了,真是魔怔了。美利坚是个给人洗脑的地方啊!王耀心想,又偷看了一眼阿尔弗雷德。


评论(3)
热度(12)
© 以卫沧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