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卫沧海

APH:法厨米厨|金钱组Dover极东|圈名沅芷
柯南死忠
福尔摩斯:原著粉|沉迷于老J
梅林:亚梅|二瑟就是阳光
JW:甜到牙疼|如果我不在就是去给少爷偷头盔了
阿婆:正在补小说
评论是第一创造力x3
GS1:叶月初恋|二进制真爱|喜欢守村
自设:儿子老干部王昀是心头好

【仏露】蓝莓酱(三)

2016年马上过去,坑能填一个算一个。
下一章完结。
那么开始。
预警:本次仏露戏份极少。

  3
  日子平平淡淡的过了几天,学校的生活过得也正正常常,但今天冬妮娅就要搬家了,顺带着结婚。
  我当然收到了邀请,结婚当天天气很好,背阳处的积雪还没化净,只是有点脏。冬妮娅穿着漂亮的白色婚纱捧着一大束花,这花还是我、伊万和娜塔莎一起去买的。
  冬妮娅笑地很开心,婚礼前几天我们就已经帮着搬家公司给冬妮娅搬东西。冬妮娅翻出来了一些她认为已经丢失的玩意儿,高兴的不得了。
  冬妮娅送了我一盒子彩蛋,是复活节攒下来的,用的乌克兰的蜡染方法,非常漂亮。
  
  冬妮娅的丈夫挺有钱,用餐地点是本地一家排名靠前的高端酒店。
  酒店在长条桌子上铺开白色的桌布,我能从桌布边缘漂亮的白纱花边下看到桌子腿优美的曲线。桌子上摆满了精致美味的食物,大盆的浓汤喷香、面包金黄柔软、沙拉新鲜爽脆。
  我食欲大开,感冒痊愈之后一直都在喝粥,这么一顿大餐可是好久没进过五脏庙了。
  婚礼还没正式开始,我看看周围谈笑的众人,不好意思把伸向盘子的手缩了回来。
  “嘿,你饿了?”我吞咽了一口唾沫,一个好听的声音突然传来,是法语。我当时没听明白,这是后来索瓦斯给我解释的。当时我只是疑惑地转头,看着来人,并不能分辨对方的来意。
  “我是弗朗索瓦斯,”站在我身后的是一个漂亮的女生,现在她换用了俄语,但带着一股法国南部的味道,“你应该听说过我吧?我是弗朗西斯的妹妹,马上就是你的室友了。”
  哦,这就是冬妮娅说的,那个“马上要与弗朗西斯一起搬过来”“与我年纪相仿,也是大学生”的那个弗朗索瓦斯吧。
  弗朗索瓦斯长得很漂亮,各种意义上的漂亮。她金棕色的长发盘在脑后,淡紫色的眼睛跟弗朗西斯一样。她今天穿了浅蓝色的礼服,衬得她原本就白皙的皮肤更加剔透。
  我与她慢慢开始聊天,惊奇地发现索瓦斯竟然同我一所大学。当然我们不一个专业,两个专业的学区也不挨在一起。我们聊得很投机,真是难以想象她的哥哥是那个变态。
  很快婚礼就开始了,这是一个典型的西式婚礼,伊利亚牵着冬妮娅的手走进教堂。冬妮娅笑得灿烂,我由衷的为她高兴。
  虽然我只与她相识了一个多月,可是我想她的开朗与热心会让每一个见到她的人喜欢上她。
  她和伊利亚走过红毯,和在红毯那头等她的新郎牵手。我走上前,和娜塔莉莎一起向冬妮娅祝福,冬妮娅很开心的接受了我们的祝福,她高大年轻英俊的丈夫也对我们致以问候。
  在这之后就开始用餐了,我早就用目光锁定了想吃的菜肴,当即矜持地下箸如飞,啊,不对,应该是下刀叉如飞。
  索瓦斯的家庭应该算是富裕吧,我这样想着,因为她在我下刀叉如飞的同时时不时的告诉我这家酒店的特色是哪一道菜,什么味道的酱汁这里做的最好吃。
  进这家酒店消费总是让人肉疼的,索瓦斯这么清楚,应该来过不少次吧。
  索瓦斯没在吃东西,她只是看着我吃,反倒是弄得我怪不好意思。“你不吃点东西吗?”我在她的目光下放下了餐具。
  “不用了,最近胖了很多。”索瓦斯摆了摆手。我竭力保持手臂稳定,还是失败了,餐刀在白瓷盘上划过,发出刺耳的声音。
  我看了看索瓦斯的白皙臂膀,以及自己隐约有了蝴蝶袖节奏的胳膊:能打人吗?
  冬妮娅笑着冲我俩走来,我整了整裙子的褶皱。
  除了婚礼开始的部分,伊万和弗朗西斯全程双双消失。

评论
© 以卫沧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