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卫沧海

APH:法厨米厨|金钱组Dover极东|圈名沅芷
柯南死忠
福尔摩斯:原著粉|沉迷于老J
梅林:亚梅|二瑟就是阳光
JW:甜到牙疼|如果我不在就是去给少爷偷头盔了
阿婆:正在补小说
评论是第一创造力x3
GS1:叶月初恋|二进制真爱|喜欢守村
自设:儿子老干部王昀是心头好

感冒的时候碰上天降雾霾

后半段画风突变。


感冒的时候觉得自己快要死了,感冒好了觉得感冒也没什么。王耀正处于感冒阶段,好巧不巧,突降雾霾。他原本已经咳得很脆弱的嗓子被空气中的污染源像熏腊肉一样处理过,即使带着防雾霾口罩也没用,他捂住嘴巴,再次咳嗽起来。

冬天干燥冷冽的空气和雾霾不仅带来了感冒,还给他的鼻粘膜造成了伤害。他不停地流鼻涕,面巾纸柔软到能被一口凌冽冷气吹破,甚至像弗朗西斯的头发一样软,王耀的鼻头还是擦红了。

喉咙里像是有痰堵着一样难受,使劲咳了几声,嗓子像被撕裂一样有些刺痛。该死的天气,王耀卧床不起,瞥了一眼窗外,在雾霾的影响下能见度极低。他把所有的过失都归咎到天气上了。

啊啊,这下子就算有人想来看我,飞机也不能降落了吧。

王耀躺不住,不一会儿他就觉得浑身不舒服。扁桃体似乎是肿起来了,咽唾沫都是一次痛苦的磨砺。他突然起了兴致,拿着手机打开闪光灯对准自己喉咙,张开大嘴拍照。他想看看扁桃体到底有没有发炎。

第一次他被闪光灯晃了眼,手一抖拍的画面模糊;第二次他手抬得太高,拍到了自己的鼻子特写;第三次对准喉咙,却被两排白生生的大牙抢镜;第四次他屏气凝神,被舌头挡去大半,但也能隐约看到一点红肿。

像是验证了自己的猜想似得,王耀心满意足的放下了手机。

 

 

Q:所以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王耀先生?

A:我只是在模仿你刚才做的事情而已。【王先生一脸冷漠】

Q:请慰问一下生病的我!

A:……我看你生龙活虎很开心嘛……

Q:有什么想对大家说的吗?

A:王某在这里给诸位拜个早年了。

 

 

*其实整篇文章里最想写出来的话是最后一句,莫名觉得很有趣。


评论
热度(3)
© 以卫沧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