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卫沧海

APH:法厨米厨|金钱组Dover极东|圈名沅芷
柯南死忠
福尔摩斯:原著粉|沉迷于老J
梅林:亚梅|二瑟就是阳光
JW:甜到牙疼|如果我不在就是去给少爷偷头盔了
阿婆:正在补小说
评论是第一创造力x3
GS1:叶月初恋|二进制真爱|喜欢守村
自设:儿子老干部王昀是心头好

楼下的便利店【米耀】

我发誓,是脑洞先动的手。

那么开始。微少仏英。拼尽全力凑出了正好2500个字。



楼下的便利店

 

虽然王耀自己会做饭,做饭水平也很高,但在忙碌了一天之后,热爱美食如王耀的人也不想亲自下厨,更别提阿尔弗雷德了,倘若把做饭的大权交给他——王耀不是没这么干过,先让他自己做几顿饭,然后忆苦思甜,从此再也不挑剔王耀做的好饭好菜——结果是顿顿下馆子。虽然每次都是阿尔弗雷德掏钱,王耀还是看的肉疼,明明不到十块钱的青菜就能解决的事情,非要开车去到那么远的饭馆,花那么多的钱点满桌的菜。

这种时候楼下那家便利店的作用就显现出来了。从各色便当到热腾腾的豆腐,从咕噜咕噜冒泡的关东煮到椰奶夹心KING SIZE的巧克力棒,一切能够填满你肚子的速食食品一应俱全。当然那里也有最新的报刊杂质,还有些过时的CD光碟和并不入流的烂俗小说。店里面布置的很不错,倘若你对这里足够熟,那么绕过一道疑似到底的货架,后面又是些更高档、精致的小玩意儿。像什么据说来自英国的红茶啦,来自法国的香料啦,来自日本的扭蛋机啦,东西都不算贵,但质量挺不错。加之店主是一位日本人,店员是一位粗眉毛的英国人和一位法国人,“这些东西是进口的”这种话看起来就更可信了。

 

便利店里面常年开着空调,夏天有凉气儿,冬天吹暖风,王耀喜欢在这店里多待一会儿,理由不仅仅是为了省家里的电,更重要的是他跟店里的人挺聊得来。顺带一提,王耀和阿尔弗雷德同住的公寓恰好在这家便利店的头顶。作为沿街楼,从楼上看的风景很不错,王耀偶尔会请那个日本店主上楼来喝点茶,不过这种情况少之又少。那个日本店主自己不愿意上来,他更愿意安居一隅,缩在柜台后面。那个英国的店员倒是很愿意来,但他是店员,工作更忙一些,总是脱不开身的。仔细数数,法国店员的次数最多。他来的时候会从厨房里“乒乒乓乓”变出来一顿法国大餐,因而他的到来深受王耀和阿尔弗雷德欢迎。

邀请不到别人,王耀只好一个人坐在窗台上喝茶水,阿尔弗雷德不愿意喝茶,一边抱怨茶水苦涩,一边拿着特大号的美式咖啡猛灌。难道你的咖啡就不苦吗?王耀耸耸肩膀。当然了,阿尔弗雷德偷偷往咖啡里加三大勺糖的事情,是背着王耀干的,要是不小心被王耀看见了这举动,一定又会不停的戳他的小肚子。王耀泡的茶都是些中等品质的茶叶,他并不是没有好茶,只是不想一个人喝。泡茶的水壶要用大号的,再用大号带保温杯或者马克杯接上满满一杯,喝不了的剩下几口朝着阳台上的几盆花草随意一泼,不用很关心那些植物,这些有一搭没一搭的凉茶水和外面的日晒就能把它们照料的很好。阿尔弗雷德曾想尝试把喝剩下的咖啡也一并倒进去,被王耀义正辞严地制止了。

阿尔弗雷德邀请日本店主也是相同的情况,不过王耀不常让他单独去便利店。那个日本店主喜欢打游戏,店里的新款游戏他大都玩过。阿尔弗雷德下去买零食,总是能赶上那个日本人的游戏进度到达最关键的时刻,然后阿尔弗雷德的眼睛就牢牢地拴在了屏幕上站在一边干着急,每当人物快要掉下陷阱时,他就发出惊呼。这个日本店主的游戏水平很高,大抵都能化险为夷的,阿尔弗雷德再次发出惊呼,这一次他是为了赞叹店主高超的技术。无论看过多少次店主打游戏,他都是这么个态度。为此王耀没少受英国店员的调侃。

 

英国店员的嘴巴算不上很毒,但对熟悉的人说话总是不留情面的。这里很有必要加一个括号,内容就写“括弧熟悉的人专指法国店员括弧”。阿尔弗雷德踢着拖鞋下楼买薯片,恰好听见两人吵架哦。那正是个炎热夏季的午后,要不是薯片的有货太过于强烈,以及王耀刚好不在家的有力作案条件,阿尔弗雷德才不会顶着大太阳下楼。他穿过便利店空调外机前方,被热气吹过脸颊,倦意和高温一起向他袭来,阿尔弗雷德小跑了几步,直到进了便利店的空调屋里才舒了一口气热腾腾的浊气。“来了啊。”店主冲阿尔弗雷德点点头,继续做他刚才做的事。很少见的,店主这一回没在玩游戏。

“你这死胡子,”是英国店员的声音,“想要干嘛?单挑吗?!”“不,亚瑟,我不是让你住口,我是让你松开我的头发和胡子!”原来英国店员叫亚瑟。“你这该死的头发,看我不给你通通剪掉!等我一回到可爱的英吉利大陆,有你好受的!”“是是,我亲爱的小亚瑟我说过了别再揪我的头发了!”

阿尔弗雷德转身走了,这涉及他俩的隐私,再听下去就出格了。况且现在摆在他面前的问题不是那个英国店员叫亚瑟,或者是他们在吵什么,而是面前货架上两种口味的薯片他应该选择哪一种:黄油和烤肉味的都很好吃,黄油味的口感浓郁,烤肉味的咸香厚实,烤肉味道。陷入沉思的阿尔弗雷德错失了买薯片的最好时机,被处理完事务,路过便利店回家的王耀看到,把他从便利店里拉回了家。

“怎么又去买零食了?你的体重最近增加了不少啊。”王耀从口袋里摸钥匙,手里还提着一兜青菜,阿尔弗雷德很识时务的接过王耀手中的大袋子,好让他腾出手来开门。“你帮我把这些菜放到厨房里吧,一样样都拿出来,再分门别类的放进冰箱。”王耀嘱咐了阿尔弗雷德一句。西兰花、生菜、洋葱、牛排……一盒巧克力饼干,是阿尔弗雷德最喜欢吃的那种。

 

冬天下雪的时候他们家的阳台更有看头,尤其是到了晚上,楼下便利店的大招牌亮起霓虹灯,把积雪映得五颜六色。因为楼下的霓虹灯不是特别亮,所以这种颜色的掺杂并不显得杂乱,反而温和的在一层雪水膜下融为一体。阿尔弗雷德知道王耀喜欢橘子,有时候从便利店买一袋子,回到家里一个一个的给王耀扒皮。他平时毛毛躁躁的,干这个活却很仔细,他还能把橘子皮剥成一朵花。王耀更喜欢把橘子皮剥成螺旋状,就像削苹果皮一样。可是王耀吃橘子的速度跟不上阿尔弗雷德扒皮的速度,这使他一直没有机会自己剥皮。他们把扒下来的橘子皮全都搭在中央供暖器上,熏得整个屋子一股芳香的橘子味,若有若无的萦绕在鼻尖。

 

王耀站在玄关门口穿鞋,阿尔弗雷德给他围上围巾。年关将至,两人都忙得不可开交。“今天我们下去买盒饭!”主管家里做饭大权的王耀发话,两人哆哆嗦嗦的穿过走廊和楼梯间,同时冲进便利店里。阿尔弗雷德的眼镜起了一层水雾。他们挑选着盒饭的种类,冲坐在店里的三个人打了招呼,又比着赛冲回家里。

便当菜色丰富,王耀看上了阿尔弗雷德那份饭里的一块猪排,悄悄地伸出了筷子,与此同时,阿尔弗雷德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往大杯咖啡里加了四勺糖——他最近的减肥卓有成效,于是决定多奖励自己一勺糖。

吃饭之前他们交换了一个浅浅的吻。


1*私设:老王管盒饭叫盒饭,店主管它叫便当。

2*应该能看出来吧……店员啊店长啊都是谁……

评论(2)
热度(81)
© 以卫沧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