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卫沧海

暂时再见。

【HP设定】秘密花园(2)

主:英仏+金钱,这里是非要凑够字数写长篇挑战自我无极限的沅芷。伪耀诞。今天的我如此高产!难以置信!

上一章久到自己忘掉剧情

那么开始。


2

“弗朗吉,你快一点,上课要迟到了!”阿尔弗雷德急匆匆的跑下楼梯,一边回头催促弗朗西斯,“今天早上的第一节课是亚瑟的魔咒课,去迟到了可就完蛋了!”柯克兰教授的魔咒课他们一周有三节,今天早上的第一节课将会是他们的第一节魔咒课。

格兰芬多昨天下午没课,他俩跑去操场看魁地奇队训练,等到天全黑下来两人才回到格兰芬多塔楼,作业一点也没动。后来紧赶慢赶,总算是把第二天上午要交的变魔法史作业写完了。结果今天早上两人都睡过了头。

阿尔弗雷德猛地拉开走廊里的一张挂毯,回头喊弗朗西斯:“走这边,我知道这里有一条近路!”隧道里伸手不见五指,好在只有一条通路,也不用看清是否走错了方向。当他俩灰头土脸的从另一张油画后面爬出来时,正巧同学们开始进教室。

柯克兰教授换了一件长袍,不是开学典礼那件翠绿色的,而是是一件墨绿色的。他里面穿着白色的衬衫,一尘不染。于是当满身灰尘弗朗西斯和阿尔弗雷德进来时,他皱了皱眉头,灰尘在黑色的长袍上比白色的衣服上更明显。

“亚瑟是斯莱特林的院长,咱们今天的课就是和斯莱特林一起上。”阿尔弗雷德悄悄指了指亚瑟银色条纹深绿色底色的领带。两人排在进教室队伍的末端,进教室之后只好选择了第一排,教授眼皮子底下的位置。只有那里空了两个人,旁边是他们的室友王耀。

“嘿,王耀,你今天早上怎么不叫醒我们俩!你害的我们差点迟到!”阿尔弗雷德不满的朝他们的室友王耀抱怨。“我怎么没叫你们?”王耀反驳道,他俩睡得太死,他叫了几遍也没醒。阿尔弗雷德用很不信任的目光看了王耀一眼,王耀想要再说点什么,柯克兰教授已经开始讲课了。

“今天是你们的第一节魔咒课,我们就从简单的悬浮咒开始学起。希望在我上课的时候大家不要交头接耳,随便讲话。”柯克兰教授先做了简单的介绍,就准备上课了,“我要特别说明的是,魔咒课是非常严谨的学科,你们来自世界各地,口音各有不同,但发音的标准性很容易影响到魔咒的效果。”

柯克兰教授轻轻咳了一声,又继续说:“给你们举一个很典型的例子。很多年前,在变形课上,有个学生因为口音的问题把一只纸箱子变成了匈牙利火龙。后果我就不说明了,你们需要记住,发音是非常重要的。”

他挥动魔杖,给每人发了一根羽毛,大声念了句咒语,羽毛就飘飘忽忽飞起来了,随着柯克兰教授挥动魔杖,羽毛也在空中不停地晃动。有些麻瓜家庭的孩子没见过这种情况,发出了惊叹。

“大家都看明白了吗?那么你们各自尝试吧。”柯克兰教授放下魔杖说,“还有什么问题吗?”弗朗西斯犹豫了一下没有举手,他其实没有听清柯克兰教授念得内容。他害怕举手之后严厉的柯克兰会给格兰芬多扣分,咒语的内容,一会儿问阿尔不就好了?他和阿尔说话柯克兰教授应该不会管吧?阿尔不是他的亲戚嘛。

大家开始练习的同时,柯克兰走下讲台,巡视各个同学的情况。娜塔莎很快就开始了第一次尝试,她念下咒语——羽毛没有一点反应。其实她不必感到窘迫,毕竟没有一个同学成功了。但她还是涨红了脸,这姑娘为了得到伊万的夸奖什么事都喜欢强势的争个第一。

“阿尔洛夫斯卡娅,你的俄罗斯口音太重了。”柯克兰说。

“布斯巴顿就不对口音作要求。”娜塔莎嘟囔道。

“阿尔洛夫斯卡娅,我说过不要在我的课上随便说话。斯莱特林扣五分。”柯克兰严厉地说,原本还有些嘈杂的教室里瞬间安静下来。弗朗西斯傻了眼,他还想要问阿尔弗雷德咒语呢,他根本没听清柯克兰说了什么。

“波诺伏瓦,你怎么还不开始练习?”柯克兰看到迟迟没有动作的弗朗西斯,出声问道。

“教授,我,我……”弗朗西斯一下子回答不上来,“我没听清咒语……”他把声音压到最低,希望没有第三个人听见。可周围的听到的几个同学都捂住嘴“嗤嗤”的憋笑。

“羽加迪姆 勒维奥萨。”柯克兰盯着弗朗西斯看了一会儿,出人意料的没有批评他并且告诉了他正确的咒语。坐在弗朗西斯旁边的阿尔弗雷德也抬起头,冲柯克兰咧嘴一笑。但柯克兰没有看他,而是被坐在阿尔弗雷德另一侧的王耀吸引了目光。

大家顺着柯克兰的目光看向王耀,他并没有成功,还在进行着尝试。

“哇!好厉害!”教室另一端传出掺杂着羡慕的感叹声。原来是伊万·布拉金斯基成功了。羽毛歪歪扭扭摆动着在空中悬浮,伊万轻轻抖动手腕,羽毛也在空中飘舞起来。紧接着王耀也成功了,他施过咒语的羽毛更稳定一点,也毫不示弱地指挥着羽毛在空中飘动。

“非常好,斯莱特林加十分,格兰芬多加五分。”柯克兰教授脸上露出了笑容,“同学们继续联系吧。”几分钟后,大多数同学都已经熟练地掌握了这个咒语。

                                                

“真可惜,耀,”阿尔弗雷德背上书包拉住王耀的胳膊,“你要是再早个五秒,加上十分的就是我们格兰芬多了。真是便宜伊万那小子了,他不过是比你快还那么一点!”

王耀在空气中摆摆手,做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走在王耀身边的本田菊也跟着笑了笑,他和王耀又几年没见过了,王耀还是和以前一样不爱争先。伊万和王耀在课上练成某个魔咒(即使本田并不了解练成一个魔咒大概需要的平均时间)的速度几乎是前后脚,哪有那么多巧合呢?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王耀不想显眼的争个第一。

“咦,波诺伏瓦呢?”本田菊不露声色地转移了话题。

“亚瑟叫他留下了,不知道为什么。”阿尔弗雷德说,“难道亚瑟认识弗朗西斯?我也不是很清楚,上次见亚瑟还是以我和他吵架结束。”说着,他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你就是弗朗西斯·波诺伏瓦吧。”亚瑟看着眼前坐立不安的少年说。

“是的,教授。”弗朗西斯有些拘谨地回答,他心里还想着与两个恶友约好在餐厅见面的事情。今天早上只有一门魔咒课,第二门草药课的威廉姆斯教授临时有事,同亚瑟调了课。

亚瑟拿过自己的《标准咒语》课本,课本皮面磨损得很厉害,但依旧整洁干净,弗朗西斯看见封面上用花体字写着“亚瑟·柯克兰霍格沃茨一年级斯莱特林”。亚瑟的课本里就只夹了一封信,一个漂亮的淡紫色信封。

弗朗西斯盯着那个信封看,觉得越看越眼熟——信封上带着的鸢尾暗纹、信封封口处用的火漆图案、若有若无的香气以及信封边缘送信的猫头鹰留下的爪印……

“这是你姐姐给我写的信,她让我多照顾你一下。”亚瑟说着,从信封里拿出信纸读起来。他说:“甜心弗朗吉一个人在英国难免不适应,除了忍受英国潮湿的天气外还要吃……(可疑的停顿)英国的饭菜,每当姐姐我想起我在霍格沃茨度过的岁月,我就忍不住发抖。哦天哪,霍格沃茨真应该在(又一次短暂的停顿)法国开一所分校——实在不行就请一两个法国厨子吧!’(一个疑似脏话的口型)”

果然没猜错——那个信封已经告诉弗朗西斯那是姐姐送来的信了。弗朗西斯的姐姐自从去年在斯莱特林毕业,就在麻瓜世界当了作家,现在正在国外旅游……等一下!他姐姐是毕业于斯莱特林的……他记得阿尔弗雷德曾经跟他说过什么“亚瑟去年才毕业,是斯莱特林的学生。”他甚至都没去在意弗朗索瓦丝对她甜得发腻的称谓。

弗朗西斯倒吸了一口凉气,他还想起姐姐每学期结束后大扫除清理出来的情书——他从来不拆开看,除非是她读某些信件(实际上他有一大半的甜言蜜语都是从那些信里面学来的,弗朗索瓦丝会挑出一些惹人厌家伙的信在家里读,然后毫不掩饰用夸张的模仿表现她对他们的厌恶,但弗朗索瓦丝在学校里的确是受人崇拜与尊重的级长之一,不仅是因为容貌)。

那些信封曾经频繁的来自同一个人,张扬的花体字与亚瑟课本封面上的字体,甚至是内容都一模一样:亚瑟·柯克兰。在一个夏天的疯玩之后,他早就把这个并不重要的名字连同其他无关紧要的事情抛之脑后了,以至于他没能在第一时间从脑子里把写信的亚瑟和面前的教授联系在一起。

但他忍不住抬头注视着亚瑟,亚瑟正在低头看弗朗索瓦丝给他寄的信,全然没有发现弗朗西斯的目光正在仔细描摹他的五官(尤其是眉毛)。弗朗西斯与姐姐的关系一向很好,不像是阿尔弗雷德和他姐姐艾米丽一样三天两头的为一点小事吵架。他很好奇这个坚持给姐姐写情书的男生是什么样的人。

他对此有过很多的猜测,或是浪漫优雅(像自己一样),或者毫不起眼但才华横溢——总之绝不是面前这个人古板严谨的形象。

弗朗西斯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他不该紧张,这没什么好紧张的。可他的心怦怦直跳,他是不是抓住了老师的把柄?他是不是应该马上告诉姐姐这件有趣的事情?亚瑟给他一种莫名的压抑感,他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嘿,弗朗吉,这边!”基尔伯特冲弗朗西斯挥手,“你怎么这么慢!你再不来就只剩下难吃的玫瑰司康了!”看来“玫瑰司康不能吃”这个霍格沃茨基本生存技能第三条很快在新生中传开了。

“别着急嘛,弗朗吉肯定是有什么事,我听阿尔弗说是被柯克兰教授留下来了,是吗?”安东尼奥说,他刚费力的咽下嘴里食物。他在吃鹰嘴豆罐头啊,弗朗西斯瞅了一眼安东尼奥的盘子,他不是很喜欢吃这个。

“不提这事,你们难道没给我弄点儿吃的吗?餐桌上的菜都快要撤掉了啊!”弗朗西斯抱着放在东尼和基尔中间的空盘子,赶忙去餐桌盘子里强些残羹剩余,当然,他也没有碰那盘依旧满满当当的玫瑰司康。

弗朗西斯刚拿起一个小面包,所有的盘子已经消失的一干二净,他欲哭无泪的准备吃掉抢救出来的最后一个面包——“哈哈,弗朗吉你这里还有吃的啊,那我就不客气了!”阿尔弗雷德从他面前跑过去,顺手拿走了他盘子里唯一的一个面包。

 

与此同时,亚瑟站在厨房里,看着收回来的各个餐盘,玫瑰司康仍然没少一块。“我到底是那里出了错?”他拿着小本子问主厨的家养小精灵露露。

“柯克兰教授,”露露把干瘪的小手在身上抹了两下,“您每天都来问我这个问题,我的答案还是那个:您还是砍掉重练,等下辈子吧。”

 

阿尔弗雷德拿着从弗朗西斯那里拿来的面包去追他前面的王耀。“王耀——等等我!”等他追上的时候他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王耀——本田——菊呢?刚才他不是——还在这里的——吗?”

“你先把气喘匀了再说话。”王耀拍拍他的背,“本田去图书馆了,他有几个不太明白的问题想要查一查,刚了解魔法世界,问题总是一大堆一大堆的,他又不喜欢直接找人问明白,这两天他已经和图书馆管理员彼得混熟了。”

“真是勤奋啊。”阿尔弗雷德若有所思地说,“对了,今天魁地奇训练,我们要不要去看!今年啊,我偷偷告诉你,有个三校魁地奇比赛,似乎要从一年级新生里面选几个队员呢!”他满脸兴奋,显然是想要进入校魁地奇队。

王耀喜欢各项运动,对魁地奇这种全民热衷的运动非常感兴趣,尽管他看了很多文字介绍以及书里面会动图画的演示,但他还是更想去看一场真是的魁地奇比赛,虽然今天只有一些小的训练。两人很快达成了一致,朝着操场跑去。

来看训练的人很多,不过大家好像都不知道今年有三校联赛的事情。阿尔弗雷德说是亚瑟告诉他的,这件事具体还在商议,自从上届三所学校举办了三强杯,近几年再也没有举办过什么大型活动。从某种意义上讲是哈利波特的出现让学校再也不安宁,更江户川〇南一样。

看起来亚瑟和阿尔弗雷德的关系很不错嘛,王耀心想,亚瑟也没有阿尔弗雷德一路上给他描述的那么死板可怕,虽然阿尔弗雷德说他们上次见面是以吵架结束,但两人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隔阂。

王耀抬头看着天上飞来飞去的身影,眼里流露出一点羡慕。阿尔弗雷德则是从一个人稍少的缝隙钻进了操场内部,近距离观看魁地奇。

“不好意思,同学,你有没有看见一个一年级的男生,大概比你高一点,这个位置有一根头发上扬梳不下去的头发,戴着眼镜,这个地方有一颗痣。”一个好听的女声从王耀身后传来。王耀回过头去,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头上还带着一个花朵装饰的头花。王耀在分院仪式上见过她,好像是拉文克劳的学生。

“你是拉文克劳的?”王耀问,“我没见到你在找的人。”

“对,我是拉文克劳的新生伊丽莎白,走丢的那家伙罗德里赫不长记性,总能迷路,我约他来看魁地奇,一转头他又不见了。你要是看到他就说我在找他,谢了!”女生回答道,看起来她非常热情开朗。

阿尔弗雷德从操场里挤出来,看见伊丽莎白远去的背影凑过头来说:“咦,那好像是海德薇莉家的人,她在找罗德?那家伙果然又走丢了。啊啊,王耀你快跟我来,我找到斯莱特林魁地奇队队长了,他是我熟人,他请我们去看台上看训练!”

王耀欣然接受,跟着阿尔弗雷德往看台上冲,跑到一半才想起来问阿尔弗雷德:“阿尔,格兰芬多跟斯莱特林的关系不太融洽吧,咱们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过去没关系吗?”无论是他阅读的官方书籍(《霍格沃茨——一段校史》)还是人物传记(《救世之星:哈利波特的学生时代》)都或多或少的提到了这一点,不过把这一点体现的最明显的,还是那些以霍格沃茨为背景的小说(《我的霍格沃茨四王子》以及《哈利莱斯特与魔法棒》),在明媚忧伤的青春故事中,总少不了两院之间的争吵,而在某些小说中(王耀特别指出是《霍格沃兹:枪火军王》)甚至出现了狮院与蛇院的火并。

“没关系,在霍格沃茨建校初始,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不是最要好的朋友吗?咱们去找斯莱特林的学生,是发扬狮院创建人格兰芬多的光荣传统,是为了霍格沃茨的团结统一做出贡献,是全校师生的楷模啊!”阿尔弗雷德转过身来,语重心长对王耀瞎胡扯。

王耀被忽悠的一愣一愣,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撒腿就跑——争当全校师生楷模去了。

“阿尔弗?王耀?你们怎么来了。”一上斯莱特林看台,是一个戴着狮院领带的学生。原来是弗朗西斯,他旁边站着亚瑟。亚瑟正一脸严肃的与身边斯莱特林的一名男学生交谈,他们不时地指点下面的联系,好像是在讨论2号和3号的配合问题。

“嗯?是你们两个啊。”亚瑟发现了他们的存在,“霍兰德,你刚才说邀请两名格兰芬多的熟人过来观摩,就是他们吧。”

站在他身边的霍兰德点了点头,今年他在斯莱特林读七年级。他的头发用发胶拗了一个朝天的造型,这发型一般人驾驭不了,他梳起来反倒不难看。王耀在分院当晚看见有个叫丁马克的新生,他也梳了这样的发型,不知道是不是丁马克后面那个叫诺威的新生太安静,丁马克的吵闹配上他的发型显得有点二缺。

“霍兰德,是贝露琪的哥哥,就是咱们那个三年级的级长的哥哥。”阿尔弗雷德悄悄地对王耀说。

 

至于弗朗西斯为什么会在这里,原因很简单:为了生命的燃料——食物!

他吃完饭和两个恶友一起散步消食(其实是那两个吃饱了的人消食),逛到湖边准备互相撩水打打水仗,迎面碰上了拿着一片面包来喂鸭子的亚瑟。饿昏了头脑的弗朗西斯根本没看清拿着面包的是谁,三步并作两步走朝面包扑去,口中大喊:“同学能给我分一口面包吗?”

基尔伯特和安东尼奥想要出手拉住他,抓了个空。两人对视一眼:他什么时候身姿这么矫健过!果然食物是弗朗吉生命的燃料。

“弗朗西斯?没吃晚饭吗?”亚瑟熟悉的声音响起,弗朗西斯原本打着“用姐姐名义套套近乎、抢点面包”的算盘,没想到碰到了他短时间内最不想见到的教授。其实造成弗朗西斯饿成这样的元凶是亚瑟,要不是他留学生到饭点,弗朗西斯怎么会没饭吃。

“教授。”弗朗西斯马上回神,规规矩矩的问好。

“是我留你留的太晚了,”亚瑟沉吟了一小会,“我办公室里还有点吃的,是我自己做的小点心和晚餐。这样吧,我就按照你姐姐拜托我的,给你开小灶,去我那里加餐吧。”她有些不好意思,尤其是说到那些点心是自制的的时候。弗朗西斯看出了这种不好意思,开心的认为这是亚瑟做饭太好谦虚的表现。

弗朗西斯欢快的抛弃了两个恶友,跟着刚才还最不想见到的亚瑟去了他办公室。不过亚瑟他有一个魁地奇训练要指导,希望弗朗西斯能陪他一起过去一趟。“你可能知道我是去年才毕业的学生,原来在斯莱特林校队里担任找球手。”亚瑟一边朝操场走去,一边对弗朗西斯说。

亚瑟没想到弗朗西斯认识队长霍兰德。而弗朗西斯见到霍兰德,下意识的往后一缩,几乎要躲到亚瑟身后去了。弗朗西斯还没开始长个子,亚瑟足够把他挡得严严实实。弗朗西斯曾经被邻居家的罗维诺(顺便一提,他在赫奇帕奇读二年级,被誉为级草)威胁着去约贝露琪吃完饭,在门外放风的弗朗西斯拼命吹口哨告诉罗维诺霍兰德回家了,可罗维诺见了贝露琪支吾半天也没说出话来,全然没听见弗朗西斯的口哨声,只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拼命羞涩去了。

这件事以玩家【霍兰德】发出技能【妹控的愤怒】结束,并且在两个小朋友心目中留下了极深的阴影——虽然这完全没有阻断罗维诺三天两头约贝露琪的现状。

“这不是波诺伏瓦家的孩子吗?”霍兰德摸摸弗朗西斯的头,“你已经长这么大了。你姐姐去年毕业的时候还嘱咐我要多照顾他弟弟。”霍兰德说这些话的时候依旧是面无表情,弗朗西斯干笑了几声,不着痕迹的往后退了一步,他不喜欢别人摸他的头,这样总会把他打理得蓬松的头发压下去。

亚瑟与霍兰德讨论起队员们的站位和配合,阿尔弗雷德和王耀就是这时候上来的。他俩找了个绝佳的位置,既不会太远而看不清队员们的动作,又不会太近看不到全局的站位。王耀看不懂的地方阿尔弗雷德就叽叽喳喳的解释,非要说到口干舌燥才停嘴。

弗朗西斯的肚子“咕噜噜”的响了,亚瑟匆匆结束了讨论,带着他去了自己办公室。阿尔弗雷德问霍兰德:“弗朗吉去亚蒂办公室干嘛?”“好像是弗朗西斯他没吃晚饭,碰上亚瑟。亚瑟请他去办公室吃点自制点心。”霍兰德回答。

阿尔弗雷德倒吸了一口凉气,默哀三秒。

 

亚瑟神秘的打开他的餐盒,好像装了什么了不得的美味佳肴。弗朗西斯咽了口口水,期待地望了望饭盒里面——满满一盒玫瑰司康。


评论
热度(31)
© 以卫沧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