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卫沧海

APH:法厨米厨|金钱组Dover极东|圈名沅芷
柯南死忠
福尔摩斯:原著粉|沉迷于老J
梅林:亚梅|二瑟就是阳光
JW:甜到牙疼|如果我不在就是去给少爷偷头盔了
阿婆:正在补小说
评论是第一创造力x3
GS1:叶月初恋|二进制真爱|喜欢守村
自设:儿子老干部王昀是心头好

暂时告别大家。高中生活开始。尽最大努力去了。
APH再战一万年也不会腻,不退圈,时不时更……新……吧【恭喜立下掉粉flag】
不打tag了,给不嫌弃我文笔、愿意关注我的你们看【恭喜立下掉粉flagx2】

一点点更文,不成敬意。【根本少到不叫更文】
是@机票太贵 的点文半成品
那么开始。

1
  扑克大陆黑桃国的骑士王耀急匆匆的穿过宫殿里装饰精美的走廊,双手捧着刚刚从信使手里接下来的快报。快报上印着边境州郡的标示,不知道是黑桃国与哪一国的边境出了事。
  王耀走得急,衣服上的装饰飘带也跟着摆动。他与觐见室门口的侍卫略一打招呼,就直接进了国王的书房。
  在扑克大陆,四个国家的体制相似,各国总共有三位主权者,按照等级从上向下排列分别是国王、王后与骑士。根据黑桃国的资料记载,这种体制的初衷是让国王与他的妻子王后互相拥有权力,相互制约,在首席骑士的协助下共同治理国家,保证权力的平衡。
  但在历史岁月的选择下,现在的制度只保留了当年的头衔,国王、王后和骑士的性别已经不再做限制,比如黑桃国的王后就是一位男性。
  进了书房,王耀毫不意外地发现国王阿尔弗雷德·琼斯正趴在桌子上消极怠工,精致的办公桌上高高堆起了国王应该审阅的公文档案。而在阿尔弗雷德的一侧,坐着王后亚瑟·柯克兰,这就是黑桃国历史上的第一位正式的男性王后。
  亚瑟刚端起杯子来准备喝口红茶,见王耀进屋,便屈起食指在国王的桌子上敲了敲:“阿尔,快起来,耀来了。”他们三人关系不错,倒也不称呼头衔,直接以名字互称。
  阿尔弗雷德立刻像打了鸡血,从趴着消磨时间的状态转换为正经的办公模样,还整理了一下衣服上的褶皱。他一向是以这种兢兢业业又亲民和蔼的形象出现在黑桃国民众面前的,和他温柔并且善于处理政务的王后一起。而王耀在这种时候他只能站在属于他的位置——在马车前的角落里,默默保护着国王与王后,执行他辅佐君主的使命。
  他没办法与国王站在一起,骑士的身份交给他的不仅是保护国王王后两人,还有他永远无法实现的恋爱。
  他喜欢国王。
  黑桃国的骑士王耀喜欢黑桃国以体贴王后而被称赞的国王阿尔弗雷德.f·琼斯。
  “阿尔弗雷德、亚瑟,是边境的快报。”王耀展开手里的快报放在桌子上,避免与阿尔弗雷德的指尖触碰,“咱们与方片国的边境出了点小摩擦。”
  “方片国?”亚瑟杯中的红茶微微泛起涟漪,他抿了口茶说,“出什么事了?贸易商人罢工了?”
  方片国曾经出现过一次集体大罢工,那次事件的组织者是自称罢工魔法少女的中年男性,国王弗朗西斯·波诺伏瓦在此之后进行全国范围内的大型排查,但一无所获。亚瑟好像对此颇有微词,一直在黑桃国领导三人组的茶话会上提出这事儿绝对与弗朗西斯脱不了干系的想法。
  “不,是我们的边境的牧民不小心把牲畜放到方片国去了。去追的士兵不小心携带武器越界,对方的士兵认为我们是非法闯入方片国国境,击伤了我们士兵的大腿。接着是小规模的冲突,都没有开枪。两地的地方政府先进行了交涉,但没有达成一致。”王耀指着快报上的字句解释道。
  “这件事要是被国内知道了,处理不好风险很大。方片国那边是什么意见?”阿尔弗雷德向前倾着身子,“咯噔咯噔”地像玩椅子。
  “阿尔弗,你消停一会儿,作为国王应该更稳重一点。”亚瑟看他那副样子,忍不住说了他两句。
  王耀看了眼阿尔弗雷德和亚瑟,默默叹了口气,又说:“边境来的消息是对方边境政|府正在向国都通报这件事,过两天我们就能收到消息了。我这边也已经给方片国骑士送去了信函,这种小事还是不要闹大,两国能够私下里解决就这么算了。”
  阿尔弗雷德:“王耀,有你在我都可以不处理公务了!”
  亚瑟:“休想,今天阅不完这些文件就别出书房。”
  再次穿过长廊,王耀绕路去了信息机关处,提醒他们关于近期方片国信函的处理。路上有几个侍女窃窃私语,是在议论黑桃国恩爱的国王和王后。
  声音传进王耀耳朵里。
  2
  “方片国的意思是和平解决,希望通过和我们通过谈判和协商解决问题。”王耀给阿尔弗雷德和亚瑟读着方片国寄来的信函,“这与我们的意见相同。”
  “阿尔弗,那么外交使臣我们派谁去?”亚瑟接过王耀手里的信函问,“王耀你有什么意见?”
  王耀看见,亚瑟一向平静的眼眸里泛起了涟漪,而且他细长的手指在摸索着信函右下角的签名。似乎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亚瑟把信函朝着阿尔弗雷德的脑袋丢了过去。
  阿尔弗雷德没有气恼,笑着捡起掉在地上的信函。王耀觉得自己过于多余,就像放过香菜的馄饨又撒了胡椒。
  “不如就由我出访方片国。”王耀脱口而出,这或许是一个调整自己情绪的好机会,远离阿尔弗雷德一段时间,把一切不该有的念头都藏起来。
  “一来我熟悉这件事情的始末,二来派遣骑士出访也表现我们对两国关系的重视。”王耀接着补充。
  “耀说的有道理。”亚瑟
  “那你就去吧!”阿尔弗雷德突然大声说,好像耍什么脾气一样转过身去,背对王耀。
  王耀察觉出他的情绪,虽然不明就里,还是微微颔首,领命离开了。
  “你明明就喜欢耀,为什么还要派他执行这次出使?你不是恨不得让他天天出现在你眼前?”王耀离开一会儿后,亚瑟忍不住调侃已经开始后悔的国王。
  阿尔弗雷德有些恼怒,忍不住摆起国王的架子

【恭喜立下掉粉flagx3】

APH不毕业。

评论(2)
热度(5)
© 以卫沧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