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卫沧海

暂时再见。

【米耀】十四天以后(十一)

那么开始。

2
  一进学校大门,王耀就下意识的耸了一下肩膀——室内实在是太冷了。刚才弗朗西斯送他们过来时车上的空调就有够冷,下车之后在早上太阳的照耀下王耀才觉得暖和起来。美|国人到底有多怕热啊!王耀吐槽,空调真是遍布全美每一个角落。
  一个高个子黑人小伙头戴棒球帽,带着进入学校大楼的夏令营营员右拐进了一间屋子。屋子离大门口很近,就是一进门右拐的第一个房间。房间的一整面墙都是玻璃,玻璃外面就是室外了。
  王耀的第一反应是他们来到了餐厅,这反应很正常,因为屋里并列着摆放了长条桌子,这种桌子就是天朝学校食堂里的不锈钢长条桌,桌子的两侧还连着五颜六色的塑料椅子的那种。只不过这里的椅子是连成一条的长条板凳,全营三十人左右,再加上寄宿家庭的小伙伴们,彼此之间挤一挤还是能做开的。
  Coco和夏令营的带队老师站在一起,拿着点名册点名。点的名字都是中文名,但她在点名过后都会问清楚学生的英文名称,然后拿着笔“刷刷”写下来,毕竟学校里的老师除了她都是美|国人,那些老师可不会念中文名字,即使那是拼音字母。
  Coco:“王耀在哪里?你的英文名?”
  王耀:“在这里!我的英文名是……Luke……”
  王耀在说这个名字的时候突然有一种归属感,这是他的寄宿家庭送给他的礼物,一个英文名。他在这里不是孤独的异国少年,他发现自己对阿尔弗雷德的好感增长的比他想象的要快得多。
  阿尔弗雷德抿抿嘴唇,王耀刚才的回答他只能听懂“卢克”这一个词,他从其他人报名字的举动大概能猜出这是在统计英文名。这是他第一次给别人取名字,他的确费了很多心思,在早上接受王耀感谢后他也开心过去了。但听到王耀念出这个名字时,他的心头还是有一丝不可名状的喜悦。
  “好了,现在我们去学校里面转一转吧。”那个黑人小伙在统计完名字之后,起身冲大家招招手。
  学校从外面看不是很大,一旦进了学校才知道别有洞天。学校地上三层楼,地下还有两层。在一片绿茵遮挡的学校西面,还有漂亮整齐的跑道和棒球场。
  王耀他们首先要去地下参观,黑人小哥在队伍中部指挥。在走廊与楼梯之间、走廊与走廊之间都有防火门,防火门又厚又重,走在队伍最前面的小姑娘没推开。
  阿尔弗雷德小跑着上前,把门推开,等所有人都过去之后自己才松开门,跟上大部队。
  王耀看了阿尔弗雷德一眼,阿尔弗雷德咧嘴笑起来说:“我是不是很帅气!一般都会去推一下门,大家都是这样。尤其是亚瑟,他是个从不列颠来的老古董,每次都要走在前面给大家开门。”
  王耀:“除了弗朗西斯他都会帮忙开门吧。”
  阿尔弗雷德:“哈哈哈,你说的没错,每次都是是弗朗给亚瑟开门。”
  参观学校无非是看看奖杯(展览架上成排的棒球比赛奖杯),听听历史(学校建成于一个平淡无奇的年份),逛逛教室(学校里还有一个小剧院)。
  最后又回到了一开始那个像餐厅的房间,五个助教分别拿着一沓纸把大家分成了五个小组,各自围坐在长条桌子前。王耀当然是和阿尔弗雷德分在了一起。
  “大家好,我叫露西。下面我们来做个活动,大家先选一个人从这个笔筒里抽张字条,由这个人读出纸条上的内容,挑选其他人来提问或者完成纸条上的动作。”助教长得很漂亮,看样子和王耀他们年龄相仿。
  “那么谁先来?”露西晃晃手中的笔筒问。
  “我先来吧。”在一阵沉默过后,阿尔弗雷德伸手抽了一张纸条并且念出声来:“抱起你的同伴转十圈。”
  露西:“啊真不巧,你居然抽中了唯一一张要求做动作的纸条。”
  王耀:“……”为什么他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耀,你快起来,我把你抱起来。”果然,阿尔弗雷德冲王耀点点头,“我还是叫你耀顺口,卢克还是留给外人喊吧。”
  王耀愣愣地点头,突然身子一轻,双脚已经离地了。他还以为阿尔弗雷德会用公主抱,没想到是竖直着、像搬东西一样把他抱了起来。
  这样的王耀比阿尔弗雷德高了将近半个身子,他低头正好能看见阿尔弗雷德金色的短发和头顶的发旋,金色头发非常蓬松,手感一定也不错。王耀这么想着,神使鬼差地伸手摸了过去,他觉得阿尔弗雷德似乎转得慢了点。
  “十圈到了!”阿尔弗雷德终于把王耀放回了地面。王耀本想感受一下坚实地面的感觉,一脚落地却头晕眼花,看见好几个阿尔弗雷德在自己眼前转圈圈。
  他踉跄了一步,有点想吐。伸手去抓阿尔弗雷德,另一只手撑着桌子。阿尔弗雷德很有眼神的伸过一只手,扶好王耀。
  “耀,你没事吧!”阿尔弗雷德关心的拍拍王耀的肩膀。
  “我没事的,”王耀坐下,“刚才落地得时候有点着急了,没站稳。”
  阿尔弗雷德挨着王耀坐下来说:“抱歉啊,耀,也怪我转的太快。”处于某种只有阿尔弗雷德知道的原因,他一直没有松开与王耀握着的手。
  王耀原本没觉得怎么,后来越来越尴尬,说不出来的难受一一虽然他们的手在桌子下面,没有人能看见。
  他试着挣脱了一下,阿尔弗雷德马上就把手松开了。王耀小声地说这样很热。他莫名的心虚,屋里空调温度很低,穿了短袖的他胳膊冰凉。
  活动继续进行,王耀抽了一张纸条,“休闲娱乐时有什么活动”的问题。王耀转向阿尔弗雷德问:“阿尔,平时休息日你都有什么活动呢?”
  阿尔弗雷德的表情像平常一样,王耀看不出什么区别。说不定是自己想多了,他为不明不白的理由松了一口气。

评论
热度(13)
© 以卫沧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