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卫沧海

暂时再见。

【米耀】十四天以后(十)

那么开始。

第五天

1

“耀,起床了——”王耀睡觉认床,在外面睡觉总是睡得很浅,阿尔弗雷德在外面一喊他就醒了。他一个咕噜翻起来,盘腿坐在床上出神,睡眼惺忪看了周围好久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哪里。

“咚——”门被大力推开,阿尔弗雷德已经等不及的冲了进来。“耀,快点,我们去吃早饭了!什么,你还没穿好衣服——唔——”他还没冲到王耀床边,就被横空飞来的一件脏兮兮队服正中面门。

王耀把阿尔弗雷德赶出门去,下意识的看了眼手机,已经六点半了。他一边穿衣服一边慌张,自己的生物钟是怎么搞的!居然六点多了还没醒来!他张大嘴巴打了个哈欠,在手机上重新定好了闹钟。

今天在校内活动,不会出现走散走丢的情况,所以没有强制要求穿队服,王耀从行李箱里随便找了T恤和牛仔裤,在二楼的卫生间开始洗刷。在他满嘴牙膏泡沫时,突然听见楼下传来吵架声,幸好不是在催他——“弗朗西斯——”“亚瑟我告诉你不要进厨房——”

于是王耀开始在卫生间里玩手机,阿尔弗雷德告诉过他亚瑟与弗朗西斯关于进不进厨房的世纪争吵无时不刻不在进行,他要做的只有小心行事,千万别在这种时候出现在他们眼前。这场争吵开始的突然,结束的也快,王耀在微信上自己建立的家庭群里聊了一会儿,楼下两人就都偃旗息鼓了。

“早上好,耀。”马修推推眼镜,同下楼来吃早饭地王耀问好。

“早上好,马修。”王耀想了想又问,“你知道……阿尔弗雷德去哪儿了吗?”下楼就一直没见到他,不知道今早上带着起床气的举动有没有让他不快。

“哥哥吗?他去洗澡了。刚才哥哥穿着睡衣就去找你,不知道有没有打扰到你,我替他道歉了。”马修一脸歉意。王耀连忙摆摆手说没关系,心想马修真是个好脾气。

美国人习惯早上起来洗澡,王耀则按照习惯晚上洗澡。阿尔弗雷德昨天晚上就洗过澡是不是回来的时候太累了?忍不住晚上就洗澡了?王耀越发的自责起来,人家大早上跑来叫自己起床,这下子赶跑他实在是没礼貌,得找个机会道歉。

但我们不得不说,王耀这个谨慎的好少年喜欢想太多。

王耀洗过手,在饭桌前坐定。阿尔弗雷德这时候才姗姗来迟,头发湿漉漉的,平时蓬松的头发此时零乱的贴在头上,没擦干的水珠顺着发梢滚落,最后在发尾聚成一个圆溜溜的水滴,“吧唧”一下落在阿尔弗雷德的肩头。

“阿尔弗雷德,小心感冒啊,怎么不吹干头发?”王耀下意识的问道,说话时顺带掩盖了自己不由自主的咽唾沫动作,同时伸手拿起自己盘子里的三明治。看样子今天是弗朗西斯做的早饭,三明治里面的各种食材的加工都恰到好处。

“先不提这个,”阿尔弗雷德看看家庭成员都到齐了,拉开自己的椅子坐下,很郑重的说,“耀今天要上学了,学校里都会喊同学们英文名字,我昨天想了好久,终于想出一个适合耀的英文名字!”

阿尔弗雷德一脸“快来表扬我”的表情,双手抱胸,看起来很自信,想来是他对自己给王耀起的英文名很满意。

 “哦?是什么?”弗朗西斯饶有兴趣的问。

“卢克。”阿尔弗雷德加重了读音,甚至身体也跟着往前动作,似乎要趴在桌子上。“怎么样?这是最符合耀的名字。”

“卢克?是光的意思?”亚瑟抿了口红茶,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去才开口。

“没错,‘耀’的意思就是光亮,我特意从维基上查的汉语意思!”阿尔弗雷德说,“耀,你看怎么样?”

王耀真的挺感动,绞尽脑汁对这个名字和阿尔弗雷德的举动,给予了一个由很多三音节长词组成的句子的赞扬。

“其实不习惯也没关系,我们可以继续叫你‘耀’的,毕竟英文名字只是给学校统计人名提供个方便,其他的也没什么用处。”马修对此进行了补充,接着又转向弗朗西斯,“爸爸,今天耀和哥哥去上学,我约了梅格去看电影,借用一下你的车子。”

弗朗西斯从一边的小纸盒里掏出一把车钥匙,隔着饭桌扔给马修,又拿出另一把装进了口袋。“耀,阿尔,我们得出发了。亚瑟今天就不送你上班了,你和马修一起吧,我下班再去接你。”

王耀已经吃完饭,起身去收拾餐具,亚瑟把大家整理好的餐具一一接过,去厨房刷盘子了。“今天弗朗西斯做饭,所以该是亚瑟刷盘子。”阿尔弗雷德对王耀咬耳朵说。

去上学的路线与昨天一样,昨天回家时天色暗很多东西也没看清,今天王耀饶有兴趣的审视着不懂样式的小别墅。车开得很快,王耀看到一户人家高高插着一面彩虹旗,正要确认,车子已经开出去很远了。

“祝你们二位有美好的一天!”弗朗西斯摇下车窗对两人说。

离开校门还有一段时间,王耀和阿尔弗雷德在学校门口转悠。王耀想起道歉这一茬事,磨磨蹭蹭不知道怎么开口。

“耀,你怎么了,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阿尔弗雷德看出了王耀的不对劲儿。

“阿尔弗雷德,其实很抱歉,今天早上你去叫我起床,可我把衣服扔到你脸上了……真的是很抱歉,希望你不会……”王耀犹犹豫豫开口。

“哈哈,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我都快忘记了!不过耀你的准头可真好,不如跟我一起去练棒球吧!”阿尔弗雷德哈哈笑着说。

“棒球?美国打棒球的很多吗?我只听说日本人打棒球多,而且我也不清楚规则。”王耀说。

“没关系,我们家里人都很喜欢打棒球,我可以给你讲解。我小时候经常和马蒂打球,有一次还打到他脸上了!”阿尔弗雷德说,“耀,你不用这么拘谨的,我不知道你在中国有着怎样的生活,但我希望你在我们家、在美国,能有一段难忘的并且愉快的时光。”

校门开了,门口的老师招呼大家进去,人群渐渐朝一个方向涌去。

“还有啊,你不用叫我阿尔弗雷德,你可以向我的家人朋友一样喊我‘阿尔’或者‘阿尔弗’,我们还会在一起相处九天,我已经把你当做我的挚友啦!”阿尔弗雷德做了一个搞笑的表情,如是说。

“阿尔,开校门了,我们走吧。”王耀抿抿嘴唇,指向校门。两个人在晨光里笑的耀眼,或者说笑的十分“卢克”。


评论
热度(6)
© 以卫沧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