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卫沧海

APH:法厨米厨|金钱组Dover极东|圈名沅芷
柯南死忠
福尔摩斯:原著粉|沉迷于老J
梅林:亚梅|二瑟就是阳光
JW:甜到牙疼|如果我不在就是去给少爷偷头盔了
阿婆:正在补小说
评论是第一创造力x3
GS1:叶月初恋|二进制真爱|喜欢守村
自设:儿子老干部王昀是心头好

【米耀】十四天以后(九)

那么开始。


3

晚饭过后没什么事了,几个人窝在沙发上看电视。一打开电视屏幕上就是两三个身材火辣的模特儿正在走台。

模特儿腰上挂着数字牌,全都穿着三点式比基尼。肤色各有不同,但无论是白皙娇嫩还是小麦色的都让人觉得火辣。

艾米丽托着下巴看得津津有味,“耀,这节目叫Miss America,是个蠢节目,但大家都喜欢。”说着她拿起手机查看了一条短信,王耀还以为艾米丽要“拿起手机投您喜欢的选手一票”呢!

 “不包括我。”亚瑟先生马上声明了自己的立场,“我们还是调台吧。这的确是个蠢节目。”亚瑟从桌子上拿起选台器,准备调台。

弗朗西斯在亚瑟看不见的地方冲其他人撇了撇嘴,小声道:“今天可是决赛了。”

电视节目换成了美剧,虽然电视剧里人物的对话王耀能听懂不少,但因为没有英文字幕,他有几个单词听不出。

亚瑟和弗朗西斯津津有味的看着电视,艾米丽摆摆手说:“亚瑟、弗朗,我先回我房间了,刚才收到短信,明晚上我男朋友要来,我去找出帐篷来,明天我要搭在后院里。”

亚瑟皱起眉头,后院里是他种的玫瑰,艾米丽要在那里搭帐篷和男朋友卿卿我我他不反对,只怕艾米丽那个咋咋呼呼的性子会随便掐他几朵花。

“爸爸,爸爸,”阿尔弗雷德突然喊着,“你们快来这里!”

咦?王耀看看四周,唯独不见阿尔弗雷德的身影,刚才还在的,这一会儿功夫又跑到哪儿去了?王耀一边对弗朗西斯提出的天朝文化小问题作出回答,一边寻找阿尔弗雷德那头过分耀眼的金发。

“声音是从地下室传上来的,”亚瑟开口,“走吧,我们去看看阿尔弗又去干什么了。”王耀刚来的时候站在地下室门口往里看了看,底下黑咕隆咚的,开着空调透着一股阴森森的气息。

地下室的一半空间是休闲区域,有一盏散发黄色灯光的壁灯,一台大电视,茶几和几张沙发。除此之外,半个地下室都已经被改造成洗衣房。这里起码有三个大洗衣机和一台烘干机,王耀在心里默数,钉在墙上的木头架子上摆满了洗衣液和洗衣粉。

阿尔弗雷德正站在地板上,光着脚丫子冲他们招手,然后伸长手臂把王耀拉到自己身边,又献宝似的把他推到前方,大声嚷嚷道:“爸爸,耀答应给我们表演中国功夫!”

王耀头疼加胃疼,自己怎么把这一茬给忘了。他摆摆手,谦虚道:“哪里哪里,不过是一套太极拳而已。”还是二十四式简易版太极拳。王耀在心里默默加上一句。

弗朗西斯和亚瑟饶有兴趣的看着王耀,坐在沙发上期待的鼓励了几句,王耀干笑了几声拿出手机佯装先发短信保平安实则从百度上搜了搜二十四式简易太极拳的几个动作——他都快忘干净了好吗!

王耀深吸一口气,在熟悉了一边动作后,他开始了表演。幸亏艾米丽在楼上,不然自己的一世英名就毁了,这句话来自正在抬高两条胳膊,做着有些滑稽动作的王耀客户端。

因为地上有地毯,所以亚瑟让王耀脱掉了鞋子,夏天天热,王耀鞋里面没穿袜子,光着脚丫子踩在地摊上。可是表演中,王耀不小心一脚迈出了地毯,之后就一直踩在被空调冷气冰镇的透心凉的瓷砖地上。

王耀但是倒吸一口凉气,忍住没喊。表演完了,脚底板冻得快要失去知觉了。这真是太冷了!王耀看了眼同样光着脚,并且踩在瓷砖地上的亚瑟和搂住他的弗朗西斯,默默地穿上了鞋。

已经很晚了,王耀还是决定先洗个澡,他跟弗朗西斯打了个招呼就进了二楼的浴室。这个浴室离他的房间很近,也就五六步的样子。

“阿尔弗雷德!”王耀一打开浴室门就看见蹲坐在浴缸里的阿尔弗雷德,吓了一大跳,“你在这儿干什么?要不然你先洗?”反正你都已经进到浴缸里了。王耀心想,又说“你也不锁上门,这要是你脱了衣服来的再是艾米丽,不得吓着她。”

“耀,我在楼下洗过了。你快来,”阿尔弗雷德两眼放光,活像个小天使,“嘿,你刚才在地下室是不是踩在瓷砖上凉到脚了。我们家里人都不觉得冷,可我一个日本朋友上次来玩,说冻得脚疼。”

“不,完全不冷。”王耀不想表现的很娇气,作为中华民族的成年男子,他认为自己在国外所代表的就是自己的祖国,此外他的自尊心不允许他说出那种话。这看起来太过于死板,甚至于教条不懂变通,但他的性格不像看起来那么温和,而是……某种方面上的顽固。

“是吗,”阿尔弗雷德小天使嘟起了嘴,“耀,我还给你准备了泡脚的热水。”小天使干脆一屁股坐在了浴缸里,两手扒着浴缸边沿,两只湛蓝的双眼像是饱含泪水。

哦,天哪,你把小天使弄哭了!王耀的内心男神惊呼。王耀有些愧疚,阿尔弗雷德也是好心,自己不应该那么生硬的表明立场。

“说实话,地板还是有那么一点凉,而且……我习惯每天晚上先泡脚再睡觉。谢谢你,你考虑得非常周到。”王耀扯了个谎,其实有着泡脚习惯的是她妹妹王春燕。

小天使眼睛里立刻注入十万伏特,忽闪忽闪的亮晶晶。王耀怀疑自己是不是看到了小星星。“耀,我把热水放在那里了。”阿尔弗雷德指了指放在浴缸后面的一个盆。

阿尔弗雷德已经是大学生,自我管理能力和生活能力当然是具备的,他时不时表现出来的任性与他的年龄明显不符。算了,他开心就好。王耀不自觉迁就起阿尔弗雷德的内心,不过,似乎本人并没有发觉自己的这种忍耐。

即使发现了,他也不会怎么多想,顶多是阿尔弗雷德生长在一个同性恋家庭惹的祸。上升到某种高度可能会深刻考虑一下从小缺失母爱,家人中只有两个爸爸一个兄弟,没有女性的小阿尔弗雷德因为怎样怎样的原因养成了爱撒娇的习惯。

试问,他怎么能想到,自己会对一个刚刚认识两天的同性一见钟情了呢?


评论
热度(12)
© 以卫沧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