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卫沧海

二月回来。

【米耀】十四天以后(八)

诈尸一下。
那么开始。

  2
  阿尔弗雷德的家偏远到王耀以为自己被拐卖了。
从学校开车回到他们家,足足用了四十分钟,连刚才的雨都停了。期间穿越两片茂密不见边际的树林,一座下有急流的小吊桥,和一片竖满十字架和基督像的墓地。
阿尔弗雷德家挺大,总共有四层楼。地下一层,地上两层楼房和一层阁楼,前后各有院子,西侧有一个车库。前后院子之间有两条窄窄的空隙相通,空隙来自院子栅栏和房屋之间,勉强能容一人通过。
看着王耀对房子发出“哇哦——”的感叹,波诺伏瓦一家表示不能理解。
“耀,”亚瑟拍了拍王耀的肩膀,“我们还请了家里一个亲戚,她去中国呆过三个月。我怕你听不懂我们说什么,特意叫她过来帮忙。”
王耀冲亚瑟笑笑,“谢谢。”在中国呆了三个月就算会说中文啊。王耀在心里给这位素未谋面小姐的汉语水平下了定义。然后他被阿尔弗雷德重重拍在肩膀上,吓了一跳,给推进屋里去了。
“艾米丽表姐!”阿尔弗雷德冲屋里喊,“他来了!你坐在这里就好了。”后半句是指着沙发冲王耀说的。王耀的行李箱还在车上,刚才阿尔弗雷德推着自己进来也没拿上。遵纪守法好少年王耀怎么能好意思让弗朗西斯他们帮自己搬箱子呢,于是他起身往外走,“阿尔弗雷德,我去搬行李了。”
“不用不用,让老爸去搬就好了,你就坐在这里等着艾米丽下来!”阿尔弗雷德一个飞扑把王耀压回到沙发上,王耀胆战心惊的听着阿尔弗雷德扑过来时沙发的“吱呀”声,却没有听见阿尔弗雷德在自己耳边的呼吸声。
自己不会在来他们家的第一天就给他们弄坏一张沙发吧,天啊虽然不是我弄坏的但也有我的责任在啊。王耀这样想着,忘记了推开阿尔弗雷德。
“阿尔,你在干什么。爸爸们不在就这么没有礼貌。”马修正巧进来,他刚才在外面取信,手里还拿着一叠宣传单。阿尔弗雷德蹦起来朝马修跑去,抓过马修手里那些色彩斑斓的宣传单,一张一张翻过去。
“哇——马蒂!快看这个!”阿尔弗雷德拿着几张夹在宣传单里的冰激凌代金券挥舞,“我们周六去吃吧!”王耀则是饶有兴趣的看着这时楼梯上走下来的美女,这大概就是刚才阿尔弗雷德喊的艾米丽了。
“你就是那个中国的男生啊!”这个大美女也看见了王耀,激动地用中文打了招呼,“泥嚎!”王耀听着不甚正确的发音,很殷勤的冲对方打起招呼,“HELLO!”
是她是她就是她!街头骑着摩托车身穿紧身皮衣超短裙,脚蹬短皮靴,一头金发风情万种前凸后翘的大美女。而且艾米丽看起来与王耀差不多大,这简直是满足了王耀见到阿尔弗雷德之前对寄宿家庭小伙伴的全部幻想。
楼梯上走下来的人有着一头与阿尔弗雷德颜色相似的金色长发——但是不如阿尔弗雷德的颜色正,有着湛蓝的眼眸——但不如阿尔弗雷德的眼眸澄澈,有着娇艳的双颊——好吧,阿尔弗雷德有肉呼呼的双颊。
打住打住,怎么什么都拿来和阿尔弗雷德比啊,王耀及时停止了自己的发散性思维,庸俗的想说一两句俏皮话来吸引美女的注意。王耀还在苦思冥想着俏皮话,亚瑟和弗朗西斯已经进屋了。
 “艾米丽,怎么又穿成这样?”亚瑟皱起眉头,看来他对这种超短裙紧皮衣很不感冒,“赶快去换上你妈妈给你带来的那套衣服。”艾米丽很不情愿的耸耸肩,还是回到楼上去了。
“那么我就带你去看你的房间吧,”亚瑟对王耀说。王耀点点头,打了个哆嗦。王耀热出一身汗,结果屋里空调冷气开得很足,一下子进到空调屋里难免会冷。弗朗西斯已经提起王耀的行李箱了,王耀连忙起身,跟着亚瑟去找自己的房间。
王耀的房间在二楼,二楼楼梯一上去正对着的房间就是。在一楼和二楼楼梯有个转角平台,那里挂着一个小型空调,王耀经过它时头被吹的疼。空调正对着他房间,王耀暗搓搓决定,晚上一定要偷偷把这个空调关掉。
亚瑟和弗朗西斯给王耀放下行李箱就下楼了,留下王耀一个人收拾东西。房间不算大,只有一张双层床,一个床头台,一台电视机,一个衣橱和一面大镜子。王耀觉得屋里闷,空气停滞,想要开窗户。窗户只有一扇,百叶窗的斜面上厚厚的积了一层灰,王耀没仔细看就猛地拉开帘子,结果尘土纷纷扬扬撒起来,呛得王耀连连咳嗽。
这窗户是有多久没开过了?王耀心想,一边拿手不断在自己面前扇着。
落日的余晖染红了隔壁家的屋脊,王耀在这里正好能看到。夏天的傍晚没有正午那么炙热,远处带着湿气的风凉爽而温和的吹过来。真舒服啊,王耀此时已经用湿纸巾擦干净了窗台,双手撑在上面。
“耀——”阿尔弗雷德极具穿透力的声音,“下来吃饭啦!”
“好的,我马上就下去!”王耀急急忙忙换下穿了四天没洗的大红队服,三下五除二换上自己的衣服,“蹬蹬蹬”跑下楼梯。亚瑟、弗朗西斯、马修、艾米丽和阿尔弗雷德都已经坐在餐桌边等着了。
“耀,这个是比目鱼!超级好吃的哦!”阿尔弗雷德兴奋地指着王耀盘子里的一条红色的鱼柳说。
餐桌上每个人面前放一只盘子,盘子里是相同的菜色,分量也差不多。王耀拿着叉子和餐刀有些不习惯,很多人围坐在餐桌前时他习惯性地往桌子中央伸筷子,现在桌子中央没有大菜盘,他手里拿的甚至也不是筷子。王耀第一次有些想家,都说吃的是最能勾起人们对家庭回忆的东西,可不是嘛,现在王耀身在异国首次体会到这种感觉。
饭倒是非常好吃,“是弗朗西斯做的哦!”阿尔弗雷德趴在王耀耳边小声说道。王耀点了点头,都说吃饱了不想家,自己尽管放开了肚皮吃吧。
亚瑟在这时候起身,施施然走进厨房打开烤箱,端着什么东西走回了餐厅,“喏,这是我烤的布朗尼蛋糕,你们都尝尝吧,我平时可是不下厨的,这次王耀来了我特意做的呢。”王耀喜欢吃甜点,自然是满口答应,全然忘记了阿尔弗雷德无数遍耳提面命的“如何婉拒亚瑟递给你的吃的”这一贴心小提示。
于是,当王耀低头看到那盘黑色不明物质时,他突然觉得他宁愿想家也不想吃饱了。

评论
热度(16)
© 以卫沧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