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卫沧海

二月回来。

十四天以后(番外一 燕度海上)

这里沅芷,按照十四天里的设定,燕子是耀的妹妹。
那么开始。

九月
这个月份意味着很多事的开始。比如说新学年,比如说秋季的开始,比如说王春燕家准备开始熬好喝的龙骨栗子汤,比如说王春燕又要因为秋老虎最后的疯狂到处撒风油精。再比如说,本田樱开始从这个月份种下她人生中第一颗恋爱的种子。
能让本田樱在开学日高兴的事不多,或者说只有一件,那就是能穿格子衬衣加毛线背心了,学院装标配。这件事可大可小,可有可无,完全比不上不想开学的心思。况且她开学后就不能每天见到王春燕了,要知道,她们根本就不在一个班。王春燕在理科班,本田樱则在国际班。
本田樱是典型的大和抚子,在四年前因为父母工作的缘故从日|本搬到中|国的某个直|辖|市。她家对门就是王春燕家。王春燕是对门家的小女儿,上头有个哥哥。这倒是与本田家的情况极为相似,本田樱也有个哥哥,叫本田菊。
可惜菊在日|本上大学,不能与我们一起来中国。本田樱颇有些遗憾地对王春燕说,末了又补上一句,不知道为什么,你哥哥一听到我兄长的名字“菊” 就笑起来,莫非是在汉语里有什么特殊的含义?王春燕听了也哈哈大笑,还是没有告诉樱“菊花”的意思。本田樱蕙质兰心,是会说中文的,可惜不懂得这些奇奇怪怪的引申义,没少被王春燕诳。两个姑娘性格互补,家庭情况和水准又相当,本田樱和王春燕很快就成了朋友。
高一两人没有分到同一个班,到了高二文理分科两人更不在一起了,从同一楼层直接分开到两幢教学楼里了。因为樱选择的是高中的国际班,王春燕则是提着一麻袋打草纸冲进了理科班。
 
普通班累高三,国际班累高二。学校里有这么一句话。本田樱深以为然,高二的国际班就开始准备托福考试——学校里没有雅思方面的机构,要考只能往托福方向考——每天上AP课程。相比而言,本田樱看对门王春燕轻松得很,至少是她认为。
本田樱认识王春燕有四年了,过往的四年里两人几乎没有分开过很久,即使是高一不在一个班,下课也会凑到一起。这次不在一幢楼里,下课时间又短,本田樱一天都没见到王春燕。王春燕她们放学晚,本田樱在教室里磨磨蹭蹭了很久也没等到她们下课,倒是干值日的同学不耐烦了:“本田樱,你还走不走,我要锁门了。”
第二天本田樱一下课就冲出了教室,她知道王春燕的教室在哪里。但她走进走廊之后觉得自己走错了地方,又核实了一下方向发现没错。走廊里空无一人,所有的教室都关着门,连门上面的那一块玻璃都糊上了报纸,不让有人从外面看进来打扰屋里人学习。本田樱来到王春燕班级门前,踮起脚尖想要从走廊上的窗户里看看,无奈身高不够,只能听见屋里老师的讲课声。
走廊里很暗,唯一的窗户还是与各个班级相连的,自然光进不来,走廊里的灯又只有晚上才开。樱有一种初中时冬日上学来迟到了的感觉,那时候燕子也在身边的。她记得那次是燕子起晚了,自己执拗的坐在燕子家客厅里等,最后两人一起迟到了。
樱叹了口气,说什么轻松的鬼话,燕子肯定累坏了。
“王春燕,你来回答这个问题。”某一间教室里传出老师点名的声音。本田樱听到王春燕的名字,“蹭”的来了精神,趴到那间教室的外墙偷听。其实教室门是木制的,隔音效果更差一些,但樱担心自己不小心把门推开了,就谨慎的换了墙面趴。
“因为k的取值已经有限制了,所以……”是王春燕的声音。本田樱换了个姿势,想要再呆一会儿,却听见走廊另一头传来凌乱的脚步声,是几个班下一节课的老师来了。樱没由来的心慌,怕被发现,便从楼道另一侧的楼梯回了自己教室。
九月啊,就这样在少女朦胧的心思里过去了。
十月
“燕子,”本田樱踮起脚尖给王春燕理了理围巾,“我告诉过你出门好好带围巾,冷风吹进脖子里多难受,况且你这么怕冷。”王春燕要急着出门,今天学校的模联社团有活动,作为常任理事国之一中|国的代表,她说什么也不能迟到的。
王春燕则满不在乎的挥了挥手,“我没事的,你看围巾带的好不好其实并不重要,你看安雅,她一年四季都带着围巾,可是夏天既没悟出痱子,冬天也没冻坏脖子。”模联主席安雅·布拉金卡娅是俄|罗|斯人,国际部的学生,今年已经上高三了。上了高三还能继续在社团浪的也就是国际部的学生了。
本田樱被她的理论弄得哭笑不得,却又无处反驳。只好歪头想了想,回答:“布拉金卡娅上学还带铲子呢,燕子你呢?”国际部人不多,本田樱自然是认识安雅的,更何况安雅在全校都称得上是著名——这很大一部分都拜她带来上学的那把铁铲所赐。
“嗯……据说拿把铲子是用来和她弟弟伊万的水管抗衡的,”王春燕很认真的回答,“你看,我又没有弟弟,只有个哥哥,所以不需要带水管。”
算了算了,本田樱兀自摇摇头,学起她们班班长罗莎的样子,“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小姐,你再不走社团活动就要迟到了。给,这是钥匙,不要再忘拿了,下次我可不会给你开门啊。”
王春燕“哇呜——”的怪叫一声,踢上鞋子接过本田樱手里的钥匙,回过头来灿烂一笑,“樱真是太贴心了,好好考虑一下要不要嫁给我呢——”围巾随着她的大浮动运动摆动起来,有几缕阳光从楼道的窗户里射进来,全部打在王春燕身上,作为她金色青春的陪衬。
这样恶俗的场景,让本田樱心里起了波澜,再也无法坐下去继续写作业了。她试图握紧手中的笔,把精力集中到习题上,最后还是随意的把笔丢在沙发上罢了工。她甚至把作业本也从面前推开,一直推到桌子边缘,直到作业本“吧唧”掉在地上。
  樱觉出自己的脸发烫,一定是屋里太闷热了,她想。于是起身走到到窗台前打开窗户,正巧看到已经下楼的王春燕。今天真是闷热啊,樱自言自语道。
  十月啊,正是秋高气爽。

评论
热度(7)
© 以卫沧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