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卫沧海

暂时再见。

【普列】王冠与铠甲(一)

开学就不上线了,大家拜拜!六月后见!!
这里沅芷。
不是扑克设定!注意!
那么开始。

  瑞国的首都看起来十分繁华。这是个少见的以商贸为主,而农业为辅的国家。瑞国的地形以高山为主,不适合种植业发展,但地理位置重要,是商业往来的重要中转站。
  此时,瑞国首都日内瓦的街道两旁站满了人,轩轩嚷嚷,好不热闹。随便找一个人问问就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今天是新国王瓦修·茨温利继位的日子!
  四匹白马拉着大气的马车驶过街道,人人都踮起脚尖,想要一睹新国王的尊容。乖乖,这可是瑞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国王啊。
  马车驶过去了,人群撒着鲜花欢送。现在是七月,瑞国最好的阳光照耀着落漫花瓣的马路。
  瑞国,王宫。
  “兄长大人,今天参加庆典累着了吧,这是我新学做的点心。不嫌弃的话请尝一块吧。”说话的是门外走进来的一位妙龄少女,手里还端着一盘糕点。
  “诺拉,今天典礼你也很累了,以后你就是瑞国的公主,做糕点这种事情就不用自己动手了。”瓦修放下手中的笔冲少女说。
  进来的少女是瓦修的亲妹妹诺拉·茨温利。瑞国的传统与其他地方不同,国王的女儿是不能被称作公主的,只有国王退位之后,才能封为公主。
  从外表来看,瓦修的父亲去年十二月去世,大王子瓦修为了表示哀悼一直把继承典礼拖到次年七月。而实际情况则是瓦修的父亲是被人害死的,在大臣中有人想要推翻瑞国的统治,自己当权。耽搁的这几个月,瓦修就是被这些人的暗中势力阻挡了继位。
  弑君!谋反!这两个可都不是小罪名,任何一个都能让这些反贼死个千八百遍。关键在于,反臣们是要与邻国勾结。
  这下子瓦修犯了难,瑞国易守难攻,可要是里应外合的进攻,胜负几分就难说了。按照瑞国法令,弑君当杀,谋反当斩,其家眷逐出瑞国。现在根据可靠情报,家眷手里头也有瑞国的机密情报,要是放逐了他们,岂不是放虎归山。按法律家眷又是杀不得的。
  瓦修只得是留着反臣,等到他们露出狐狸尾巴被抓了现行,再说处罚的事。于是才刚刚继位,瓦修就开始不分白天与黑夜的加班加点。
  “兄长大人,”诺拉小声开口,“其实我今天来是有点事想告诉您。”诺拉看起来神色有些慌张。
  “你说,诺拉。”最宠着自己妹妹的瓦修见到诺拉这个样子,也有些担心起来。
  “是这样的,我参加完庆典回到我的卧室里,发现,发现……卧室里有一把带着血的匕首和。”诺拉说完之后,脸色有些惨白。
  瓦修听了气极说:“这么危险的事请你怎么不早点告诉吾辈。”他扶着诺拉的肩膀,上下打量着诺拉,想看看诺拉有没有受伤。
  “兄长大人,我没事的,”诺拉安静地摇摇头,“不知道兄长大人还记得吗,那件卧室原本是兄长大人的。后来我们换了房间,我担心这是冲着兄长大人来的威胁,所以,请您千万小心啊。”
  瓦修心烦意乱的点点头,安慰了诺拉几句。等到诺拉走出了书房,瓦修才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这件事瓦修一直瞒着诺拉,反贼的威胁对象似乎是诺拉。瓦修明里暗里为她挡下了几次袭击,而诺拉一直认为反贼是冲着瓦修来的。
  瓦修和诺拉的母亲早亡,父亲一直忙于国政,诺拉就是瓦修的至亲。瑞国君臣知道,瓦修作为兄长对诺拉的关爱可谓无微不至。
  大概是诺拉在瓦修心目中的位置让反贼三番五次的要取诺拉性命?瓦修对自己说不,他们付出的精力和财力完全超出了暗杀的一般情况。难道他们故意惊吓诺拉,让她惶惶不可终日?
  瓦修怎么想都不明白,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有人要杀诺拉,瓦修绝不会让他们得逞。
  “路德维希,”瓦修道,“过来,吾辈交代你几件事。”首席骑士路德维希·贝什米特应声上前,他高大的身材和金色大背头十分瞩目,蓝色眼睛里的光彩让人觉得可靠。
  “我的国王,请问您有什么吩咐。”路德维希低下头,作为跟从瓦修多年的首席骑士,他隐约感到了事情与诺拉公主有关。
  瓦修说:“吾辈要你去保护诺拉。”
  路德维希说:“属下认为我不应该在您刚继位时就离开您的身边,您知道有很多危险存在。”
  瓦修顿了顿,想要说什么。他知道路德维希的话不无道理,他刚刚继位,若是首席骑士不出现,难免有人议论。
  按照瑞国的传统,新国王的首席骑士应该在国王继位的一个月内守卫宫殿大门,以示国王的亲近骑士也没有特权,与平民同等。
  “我想,保护诺拉公主的任务,不如交给我的哥哥基尔伯特。”路德维希打破了沉默。
  “基尔伯特?”瓦修又皱起了眉头,“他……”靠得住吗?毕竟是路德维希的亲哥哥,当着他的面这么说是失礼了,于是瓦修把下半句硬生生吞了回去。
  基尔伯特?那个看起来就很不靠谱,每天被驯马师海德薇莉小姐追着打的,把乐师埃尔德斯坦先生气得演奏肖邦的,五音不全的……基尔伯特骑士?
  老天,瓦修咳了两声,摆出国王的架势说:“吾辈不熟悉基尔伯特,而且吾辈不想拿我的妹妹诺拉公主的安全开玩笑。”
  “国王殿下,我用我的人格和忠诚担保,基尔伯特是一个可靠的骑士。”路德维希继续说,“诺拉公主的安全交给哥哥,我非常放心。”
  瓦修知道路德维希的忠诚,闭上眼睛,挥了挥手,“要是诺拉出了什么事,负责的可是你们兄弟俩。”
  瑞国皇宫马厩。
  一个仆役快步走向银发的青年,在他耳边说了几句。银发青年理了理衣服,敛了脸上笑意,与棕褐色头发的驯马师伊丽莎白告别后,走进了王宫的书房。
  “保护诺拉公主?”银发青年面带诧异。

评论(1)
热度(6)
© 以卫沧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