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卫沧海

APH:法厨米厨|金钱组Dover极东|圈名沅芷
柯南死忠
福尔摩斯:原著粉|沉迷于老J
梅林:亚梅|二瑟就是阳光
JW:甜到牙疼|如果我不在就是去给少爷偷头盔了
阿婆:正在补小说
评论是第一创造力x3
GS1:叶月初恋|二进制真爱|喜欢守村
自设:儿子老干部王昀是心头好

【米耀】十四天以后(七)

  那么开始。


第四天


1


阿尔弗雷德今天很激动。原因很简单,今天下午同学们就去各自的寄宿家庭了,住一周的时间,同时参加当地中学的学校夏令营。


阿尔弗雷德一起床就开始没完没了的告诉王耀:怎样分辨生气的亚瑟和只是在闹别扭的亚瑟——“安全有效快捷,你只需要看弗朗西斯是在认错还是捉弄他就知道啦”;怎样避免让弗朗西斯给你讲睡前故事——“王子公主的Happy ending总是变成少儿不宜的结局,耀你还是不听为妙”;怎样婉拒想要和你玩捉迷藏的马修——“你会完败的请相信我,这是我的亲身经历换来的教训”。


诸如此类的忠告王耀一直听到上大巴,后来他耳朵起茧子,忍不住把自己在美国第一天晚上去“7·11”买的一整条椰子巧克力棒塞进阿尔弗雷德嘴里。顺便说一句,巧克力棒没撕包装纸。


上午没什么事,大半的时间都花费在赶路上。从华盛顿特区一路向北赶往新泽西州,这路程可不算近。上午还有一个地方要参观,就是王耀经常在电视上见到的国会山。


在王耀小的时候,他和王春燕一直认为白宫就是那座半球形屋顶的建筑,很多年以后他才知道,原来白宫是白色的,而半球形屋顶的建筑是所谓的国会山。国会山也就是通常说的国会大厦,作为美国国会办公机构的国会建筑。国会山出现在电视上的频率太高了,以至于王耀在华盛顿见到它时有一种亲切感——嗬,我见过那个呢!


可惜,国会山的屋顶正在维修,况且距离太远,让人提不起兴致。倒是阿尔弗雷德与附近带孩子的一家人聊起来。王耀偏着头看过去,是一家四,看穿着打扮有些像来旅游的。男人戴着眼镜,嘴角上好像有一颗痣,女人披着浅褐长发,手里拉着两个孩子。


导游在叫了。美国交通有规定,不能停车的地方一秒也不能停,大巴冒着生命危险停在了路边,于是导游像赶羊一样把大家赶上了车,嘴里不住的催促着。阿尔弗雷德匆匆对夫妻俩道别,和王耀一起上了车。阿尔弗雷德在大巴上告诉王耀,那家人是他父亲们的好友。王耀点点头,没再问什么。


路上的时间很无聊,中午饭又是去的“超级中国自助餐”吃的。难不成这是全美连锁店?王耀拿着白瓷盘子站在取餐区心想。他完全没有想要走进去取餐的念头:意大利面?难吃!薯条?冷得要命!糖醋鲤鱼?你他妈这管这叫糖醋鲤鱼!?王耀腿一软,觉得浑身使不上力气,他这两天全靠米饭和水煮西蓝花提供能量,连点儿荤腥都不沾。


这是最后一顿在这家店吃饭了,王耀给自己默默鼓劲,晚上就去寄宿家庭了。同学们一般都与自己寄宿家庭的伙伴一起吃饭,王耀挑了一张两人桌,与阿尔弗雷德对着脸坐着,默默地看着阿尔弗雷德喝着可乐吃薯条,最后吃掉了一盘子杂七杂八:炸鸡块、意面、疑似饺子的面皮包肉以及一块颜色诡异的蛋糕。


吃完饭又上路。终于在下午五点多到达了新泽西州某镇中学。外面天气很不好,在下雨。雨点倾斜着打着车玻璃,虽然是夏天北半球的五点多,天色却阴的吓人。阿尔弗雷德看起来挺开心,在王耀看来他似乎随时准备冲进雨里感受自然。


导游一声令下,大家背着包冲下车,不管狂风骤雨先活动活动自己蜷缩了几个小时的四肢,然后一个Coco,之前寄宿家庭小伙伴的领队老师,指挥着大家进了学校餐厅。学校餐厅的门好像有病,一开门就“哔——”的响起来,刺耳尖锐。Coco告诉大家,这是为了防止有学生逃课用的铃铛。


接下来的等待并不无聊,一屋子人热热闹闹与寄宿家庭相认,寄宿家庭黑人白人都有。第一个来的是一个老太太,穿着浅紫色的外套,白头发高高的梳成一个马尾辫。Coco拿着一个蓝色的册子,上面贴了一张黄色便利贴,写着你的名字,一个个分发下去,王耀翻开看,原来是夏令营的课程表。


“阿尔!”伴随着尖锐的铃声,一个略显低沉的男声传过来,“阿尔,我们在这里。”王耀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谁是“阿尔”,然后他身边的阿尔弗雷德像被针扎了一下似的蹦起来,扑进一个金发男子的怀里:“爸爸!”


Coco:“王耀,这是你的寄宿家庭,现在你可以走了,明天早上九点开始上课,记得按时到。”王耀点了点头,跟上了阿尔弗雷德。


这大概是亚瑟了,他心想,眉毛好粗。


他推开门走出餐厅,外面雨下得很大。王耀虽然带了伞,但雨伞被他打进了行李箱,这种天气在室外打开装满干净衣服的行李箱显然不明智,而在餐厅内打开呢?别开玩笑了,王耀是绝对不会让自己的私人物品毫无遮拦的出现在别人面前的,想都别想!


“***”亚瑟骂了一句,“作为一个英国人我居然没带伞。都怪弗朗混蛋让我放下雨伞,这下子全身都湿透了。”他的确是湿透了,夏天天气闷热,亚瑟原本只穿了一件短袖,这下子淋得像是洗过一样,看着就不舒服。但他还是很绅士的给王耀拉开了越野车后排的门。


“你好,我是马修·波诺伏瓦。”王耀一上车他就看见了车后排座位上的另一个少年,要不是阿尔弗雷德的双手正搭在他肩膀上,他几乎要认为这个就是阿尔弗雷德了。两个少年有着金色的头发,相似的脸庞和……眼镜。


“你好,”王耀伸出手,“阿尔弗雷德跟我提过你呢,你是他哥哥是吧?”


“是的,希望你能在我们家度过一段愉快的时光。阿尔挺吵闹的是吧,我替我的弟弟为此感到抱歉,请你不要介意。”马修文文静静,冲王耀笑了笑。天啊,这真的是阿尔弗雷德的双胞胎哥哥吗!虽然阿尔弗雷德和马修不是从亚瑟肚子里出来的,但是他俩是通过代孕出生的同卵双胞胎。王耀开始质疑孟德尔和他的一院子豌豆。


副驾驶上坐着的是刚才来接王耀的亚瑟,他发梢有些水珠。到车上一路下大雨,三人赶路赶得急没顾上说话。一双大手从驾驶座上伸过来,拿着一块毛巾,劈头盖脸的在亚瑟头上揉起来。“弗朗,松手啊。”模模糊糊的声音传出来,是亚瑟在说话。


驾驶座上的人停了手里动作,转身面向王耀:“我是弗朗西斯·波诺伏瓦。”副驾驶座上的亚瑟也转过身:“你好,我是亚瑟·柯克兰。”亚瑟的发音是纯正的英式发音,王耀听了只感到亲切。


王耀的英语老师对他的影响很大,比如说教会了他纯正的英腔以及如何分辨伦敦腔和正经英腔,只不过现在看来这些都有些鸡肋。刚开始还好,与阿尔弗雷德聊了这么多天了,阿尔弗雷德纯正的美国腔调让王耀很不适应,甚至想起了高中时学习《新概念2》时的一句课文“My teacher never speaks English like that”(我的老师从不这样说英语)。


“哦,你们好,我是王耀。”王耀自我介绍起来,“我跟阿尔弗雷德一样大,现在在〇华大学上学。”


顿时,车子里陷入了尴尬的沉默,弗朗西斯和亚瑟都在试图发出“王”这个字眼,但是很显然他们失败了。他们发出的音节带着异域风情,一个“王”字本该简单明了,却千回百转的拖出好几个音节。王耀想笑,最后还是憋住了,认认真真又重复了一遍自己名字的发音。


王耀:“抱歉,我没有一个英文名。”


弗朗西斯:“不如我们给你取一个名字?”


亚瑟:“取名字这种事情怎么能随意叫别人来呢,弗朗混蛋你个没礼貌的傻〇!”


王耀:“……”


阿尔弗雷德:“我叫他‘耀’!这是他的名字!这个发音是不是更简单一点!”


王耀:“……随你。”


评论
热度(17)
© 以卫沧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