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卫沧海

暂时再见。

【米耀】十四天以后(六)

 那么开始。

 3


杰弗逊纪念堂与林肯纪念堂大同小异,里面除了雕像就没什么东西了。王耀没什么兴趣,就和阿尔弗雷德在纪念堂周围散步。


杰弗逊纪念堂是一个圆形亭子一样的建筑,也修建在湖边,只不过比起古典的内敛的精致的六角小亭子,纪念堂显得更加宏伟,不能说是“更加”,应该是不知道大出去多少倍。屋顶是半球形的,周围没有墙,只是些白色的大柱子,听导游说柱子的数量与当时州的数量一样,林肯纪念堂也是同样的情况。


阿尔弗雷德没心思听导游用中文给王耀他们讲解,再说他不用听讲解也全部知道。于是阿尔弗雷德不停地拽着王耀的衣襟,“耀,耀,我们在外面转转吧!”王耀当然不会依他胡闹,别人的寄宿家庭小伙伴都安安分分的站在那里,其他同学也都听得起劲,包括他自己也被导游讲述的逸闻趣事吸引,这时候到处乱转实在是太没礼貌。


阿尔弗雷德哪里知道安分认真是什么意思,尤其是现在他无聊的紧,手上用力扯王耀的衣服下摆。游学统一发的队服透气性很好,质量不敢恭维,现在王耀觉得自己的衣服都要被阿尔弗雷德拽开线了。


导游终于讲完了,现在是自由活动时间。王耀吸取先前拍照的经验,很顺利的和一群来野餐的大学生要到了合影。阿尔弗雷德与大学生里面的几个人聊得正欢,王耀不好意思去打扰,便一个人走到纪念堂外面闲逛。


纪念堂四周都是大台阶,靠着湖的一面在台阶下还有一大块平台,有四个身着芭蕾舞服的少女在拍照。其中一人站在高高的扶手上,穿着蓝裙子摆起一个漂亮的经典动作。王耀蹲坐在台阶上看她们,阳光很棒,温暖而耀眼,恰到好处的掩盖了几个女孩脸上浅色的雀斑,她们高束着头发,从背包里找妈妈做的三明治,叽叽喳喳笑作一团。


王耀的心情莫名的好起来,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阿尔弗雷德从后面过来找他,手臂一把圈住他,把他顺势拉起来,告诉他该集合了。王耀点点头,脑子里想起阿尔弗雷德的手臂,肌肉很发达。


今天的最后一站是航天航空博物馆,王耀和阿尔弗雷德都很感兴趣,阿尔弗雷德已经不知道来过多少次了,仍旧兴致勃勃。自由活动时间只有一个小时,阿尔弗雷德听王耀转述完后,大惊失色:“一个小时!还不够我们转一圈的!”


阿尔弗雷德急匆匆的拽着王耀往二楼跑,上了电梯对王耀简单解释了一下。“介于时间不够这个现实条件,我就带着你转转非看不可的几个展厅。”非看不可的展厅,王耀摸了摸下巴,乖乖跟上前面身穿超人服装的少年。


阿波罗登月系列展厅、莱特兄弟展厅、飞机演变史展厅……的确都是非常有名的内容,王耀站在阿姆斯特朗乘坐过的返回舱前,不禁想起来自己去卢浮宫时相同的举动。“耀,快来这边!”阿尔弗雷德兴奋地冲他挥手。


王耀闻言凑过去,看他正在排队,队伍不断缩短,往一个飞机头里面走。王耀快步过去,跟着进了飞机头。一进去是驾驶舱,仪表盘密密麻麻的晃得王耀眼晕。


阿尔弗雷德非要拉着王耀去一楼的一个太空体验馆,王耀一看队伍就眼晕起来,冲阿尔弗雷德连连摆手。“王耀——集合了!”同团一个小姑娘从他身边跑过去,再不走要被Anne老师批死了!”王耀自然是不能给妈妈的同学留下坏印象,二话没说拉着排队的阿尔弗雷德就往回跑,手里捏紧了从纪念品店里买的明信片。


至此,第三天的旅程内容才算是完全结束。该回旅馆了。在高速公路旁的“超级中国自助餐”吃过饭后,一行人回到了旅馆。


有了寄宿家庭小伙伴之后,房间的分配就完全打乱重来了,中国学生与自己的外国小伙伴住在一间房。因为是两三个人住在一户寄宿家庭,所以双人房就有些挤了。王耀倒是没有这种麻烦,他与阿尔弗雷德一人一张床正合适。


晚上王耀坐在床上刷微信,微信群是游学带队老师特意新建的,此时Anne老师正在发送今天她抓拍的照片,有不少是学生们的合影。王耀百无聊赖的从头翻到尾,惊奇的找到了自己的几张照片。照片无一例外是与阿尔弗雷德在一起的,甚至还包括在白宫前面的时候他不小心扑进阿尔弗雷德怀里的照片。


王耀神使鬼差的把这张照片保存了下来。


评论
热度(13)
© 以卫沧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