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卫沧海

暂时再见。

【米耀】十四天以后(五)

求评论。那么开始。


 2 

  美利坚首都、华/盛/顿特/区离费/城并不远。

  王耀被阿尔弗雷德打过预防针,对华/盛/顿能够如何如何的壮观威武已经不报太大希望。总之是不如北/京,阿尔弗雷德大大咧咧的说,又补充道,真想去看一看长城呢。

  阿尔弗雷德说着就跑了神,指着车子正在经过的一个运动场,“那是三十四人的主场!”

  阿尔弗雷德给他指什么东西得时候,总是给他一种“看这就是那个什么什么东西”,就好像王耀曾经听说过这样东西,不需具体解释一样。运动场外侧画着一个巨大的橄榄球运动员,这下子王耀倒是基本上猜到了这个运动场的作用。

  巴士到了华/盛/顿,照旧是在路边把一车人放下。一行人沿街向前走,路边有好几个冰激凌车,涂得花花绿绿,倒是挺引人食欲。

  首先被注意到的是一座尖顶白塔,塔身像是长方体,塔顶是一个棱锥型的建筑。白塔四周绿草如茵,看着就是说不出来的舒心

  王耀问阿尔弗雷德那座白塔是什么,阿尔弗雷德:“纪念碑!”

  王耀:“……”

  我知道肯定是某种纪念碑,但你好歹给我解释两句啊!

  导游正好开始介绍起来,那是为纪念华/盛/顿总统而修建的,具体多高、修建历时多久、意义等王耀也没用心听,只是听见了塔身由两种不同颜色石头建造是因为修到一半去打南北战争,打完了找不到一开始的石料,只好用了另一种颜色的石料继续建造。

  阿尔弗雷德指着纪念碑挺激动:“那里面有电梯还有五十层的楼梯哦!我们一家曾经去过那里,一直走到顶层,可以看到整个华/盛/顿/特区!”

  远处看纪念碑不是很大,王耀没想到它内部有这种玄机存在,况且导游介绍用的是纪念碑这个词,王耀还以为是像人/民/英/雄/纪/念/碑那种类似石板的样子。

  阿尔弗雷德说华/盛/顿/特/区内建筑不能比纪念碑高,王耀听得不真切,也没去追问,全当是真的了。西/安也有这样的规定,四道城门内楼房不能超过三层。楼房太高地面就会被压得喘不过气来,大地所承载的一切也因长久的见不到阳光逐渐枯萎了。

  他们这是在往白/宫走。白/宫的后草地原来是给游客开放的,后来由于种种原因只可远观而不可近看了。王耀他们一直走到正对着白/宫正面的位置,导游示意他们可以拍拍照。

  王耀拽拽阿尔弗雷德的衣服,“阿尔弗雷德,不能再近点了?”看白/宫就在这里看!?开什么玩笑,这与白/宫还隔着一条大马路一座大花园一片小树林呢!白/宫看起来比我的脑袋还小啊!

  阿尔弗雷德一本正经:“想近点也可以啊,大不了进去蹲上几年。”

  王耀明白阿尔弗雷德是在开玩笑,有些泄气和失望,一只手搭在阿尔弗雷德的肩膀上,想做出一个哥俩好拍肩膀显豪迈的姿势,没想到导游背对着他们走过来,撞得王耀一个踉跄,顺势把重心压在阿尔弗雷德身上,整个人扑进阿尔弗雷德怀抱里。

  王耀自己先吓了一跳,大多数情况下他不是主动的人,这下子的举动弄得他俩像是熟识一样。王耀自己很尴尬,手忙脚乱的收回胳膊,压了压自己的帽子,扭头往阿尔弗雷德那里看。

  阿尔弗雷德倒是没什么不自在,美/国人大概都很开放?虽说自己也不是有意的。王耀心里这么寻思着,连导游的道歉都没在意,更没有在意阿尔弗雷德微红的脸颊。

  但这事儿王耀没放在心上,究其原因,是因为自古把小钱钱放在第二位的他在听到导游说白/宫就这样参观完了的时候,深深的感到被欺骗了,他娘亲交的小三万就这么看完了?!

  下一站是林/肯/纪/念/堂。

  林/肯纪念堂王耀一眼就认出来了,倒不是提前做了功课,而是高中历史课本美/国南/北/战/争那一课的插图就是这个,王耀永远不会忘记自己闷头背诵意义的那段日子,他发誓绝对忘不掉。

  林/肯纪念堂的对面是一个长长的浅水池,王耀一下子没认出来,阿尔弗雷德指着水池问王耀,“看过《阿甘正传》吗?”

  “哦,那个场景是这里!”王耀经他这么一提醒想起来了,这就是电影里阿甘追女友的那个地方,“不错的电影,耐看。”

  浅水池的短边正对着纪念堂的大门,而对面正好是华/盛/顿纪念碑,纪念碑影子被拉长映在水池里,两个建筑分别纪念最有名的两位总统,通过水这种介质有机的结合在一起。

  王耀一位纪念堂里会有各种介绍,没想到里面完全是另一种光景。高大的林/肯坐像立在中央,两面的墙上刻着英文,是林/肯的总统竞选稿节选。除此以外就什么都没有了,连个生平简介都没有。这倒是与国内很不同,只能说风俗习惯不同,上升到去评论国/家爱形式还是没内涵就不是王耀该干得了,况且他也没那个必要。

  夏令营老师布置了任务,找人合影。即随便找个人聊上几句,然后合影留念作证,晚上加到小组考核分数里。一个团分成三大组,三个老师各负责一个组。王耀是一组的。

  前面提到过,王耀不是善于主动与人交往的人,他比较慢热,来到了快热的美利坚也不成。王耀犯了愁,不知道拿什么话题接近别人,于是安静的看着三组的初中生疯狂激昂热烈的找人拍照。

  王耀终于找到了一个目标和一个理由。

  是一家三口,女人穿者白色连衣裙戴白帽子,皮肤发褐色,提着一个蓝色的手提袋。

  “您好……”王耀小心翼翼的,“可以请您……帮我们照张相吗?”

  对方爽快的答应了。

  “哎呀,真是非常感谢,”王耀装出一副诚恳地样子,“请问能和我照张相吗?”

  对方愣了愣,“我不是美/国人啦,我是加/拿/大的。”

  王耀:“没关系没关系,加/拿/大那边儿挺冷的,是吧?”

  加拿大游客:“是呢。”

  王耀:“加/拿/大有法语区呢,你会说法/语吗?”

  加/拿/大游客:“我就是法/语区的呢!”

  王耀:“你可以给我说几句法/语吗?我从来没有听过呢!”

  对方看起来有点无奈,王耀禁不住心虚了一下子,但对方还是开始了法语展示,虽然王耀一句也听不懂。

  王耀最后底气不足的和对方合影--照相的时候对方有抬脚离开的倾向。

  看来热情过头了?王耀心想,不过总算是有张照片可以交差了。他同一组的四个小姑娘还在挑选她们认为养眼的美女合影,相比之下王耀好歹有一张充数。

  阿尔弗雷德和王耀走出林/肯纪念堂,又回到了水池旁边。阿尔弗雷德把手伸进去搅和了一会儿,朝王耀甩水。

  王耀被甩了一脸的水,略微带点洁癖的他僵硬了一下表情,更何况他的墨镜上还溅上了水滴。王耀于是摘下墨镜,拽过阿尔弗雷德的衣服开始擦墨镜。

  阿尔弗雷德大呼小叫,“耀,那是我新买的衣服啊,别弄水渍上去!”

  王耀跟着“嘿嘿”笑,他知道这是阿尔弗雷德在和他开玩笑,于是连脸都在他身上蹭了蹭。

  两个人在水池边闹得毫无形象,笑成一团。直到导游挥舞起橙色的小旗,两人才停手。


评论(1)
热度(21)
© 以卫沧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