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卫沧海

暂时再见。

【米耀】十四天以后(三)

  王耀一行在导游的带领下继续前行,是从一开始那座楼的另一边绕出来。草地上多出来一群人,旁边跟了几个成年人。

  王耀他们的带队老师朝其中一个成年人招招手,"Coco!"原来是寄宿家庭的小伙伴们。王耀路上又看见一只松鼠,找了一路,忘了这会子还有他一直期待的美国版美女。

  两眼放光地毯式搜索美女。然而当王耀只看见一群初中生年龄的孩子和一个正与这些孩子们玩耍的、与他年龄相仿的男孩子时,他的内心是崩溃的。

  说好的大胸姐姐呢!说好的美国尤物呢!王耀难道你一直期待的是大胸和尤物,而不是主人公在美女姐姐的带领下获得的蜕变吗?

  老师带着大家走近寄宿家庭伙伴们,被称作Coco的老师也拿出一本名册给王耀他们点名。被点到的人要走上前认识新伙伴,然后在规定互相熟悉的十分钟内,两人只要不出校园前面的园子,爱咋样咋样。

  “王咬。”由于点名册上的名字都是英文全拼,所以Coco念的名字大多音调不准,王耀走上前去面带微笑重复了一遍,“王耀。”

  “啊王耀你好,这位是你寄宿家庭的伙伴,阿尔弗雷德·F·波诺伏瓦,他和你一样大,你们可以一起聊聊,十分钟后这里集合。”Coco一边合上点名册一边介绍剩下的最后一个人,也就是那个唯一与他年纪相仿的人。

  王耀小心翼翼的准备打个招呼,谨慎的思考着超过三个音节的问候单词,已显示自己卓越的英语水平时,对方已经很热情的介绍起自己来,“你好,我叫阿尔弗雷德!你能不能给我演示一下中国功夫!”还像模像样的比划了几下。

  “你好,我叫王耀。嗯…阿尔弗雷德,在中国……并不是人人都会功夫,只有很少一部分人……嗯,能够掌握这门技巧。”王耀有些无语,这什么人啊,有没有点常识。

  阿尔弗雷德看起来很失望的样子,耷拉着眉毛,眼镜滑到鼻梁上也不推一下。

  王耀越看越觉得阿尔弗雷德可怜巴巴,就像自己妹妹装可怜求自己时一样,便安慰道:“呃…你知道太极吗?太极,太,极。”

  “噢噢噢噢噢,知道知道!我爸爸和我说是很厉害的功夫,你会吗?”

  阿尔弗雷德说话又快调子又高,王耀需要仔细想一想才能明白他说的是什么,“阿尔弗雷德,你能不能…把语速放的慢一点…我有点跟不上你说话。你要是说的慢一点,我可以给你打一套简易太极拳。”

  阿尔弗雷德满脸兴奋,刚才的失望一点也看不见了,王耀看他变脸变得这么快,深深的觉得自己受到了来自外国友人的欺骗。

  君子一出,驷马难追。既然答应了要表演,那就得说话算数。王耀深吸了一口气,突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表演。这套太极拳是中学课间操教的,百十来号人一起“野马分鬃”“白鹤亮翅”,没人会觉得难为情。可现在就不一样了,这么大个校园子,让他当着一群老外的面儿“白鹤亮翅”?那还不如让他白鹤展翅赶紧飞走呢!

  “要不然,耀,你到我们家之后再表演给我看吧,我爸爸对这个很感兴趣。”阿尔弗雷德突然说。

  王耀求之不得,给寄宿家庭两个顶多四个人表演可要比在这地方好不知多少倍,甚至没有去纠正阿尔弗雷德对他的称呼。

  “好啦好啦,大家集合!”带队老师朝大家喊。大家三三两两的走过去,看起来都与寄宿家庭的伙伴聊得开心。

  上了巴士,大家带着新认识的朋友找座位。由于两个人住在一个寄宿家庭,所以为了挨着新朋友坐又是一阵争论。王耀一个人住,倒是不存在这种问题。

  “耀,你以后叫我阿尔就可以了,爸爸们都是这么叫我的。”阿尔弗雷德说。

  王耀听阿尔弗雷德说完后愣了一下,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刚才的"father"分明后面带着一个"s"的音,这和语调或是俚语完全没有关系吧。

  “不好意思,”王耀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说 “爸爸……们?”

  “啊哈哈哈哈哈,我们家一开始之所以被刷下来就是因为我两个爸爸都是同性恋啊。”阿尔弗雷德完全不避讳,倒是王耀被他这么爽朗的笑声弄得有些不好意思。

  “我爸爸是法国人,姓波诺伏瓦,就是我的姓,他叫弗朗西斯。我另一个爸爸是英国人,姓柯克兰,叫亚瑟。我还有一个弟弟叫马修·威廉姆斯·波诺伏瓦。”阿尔弗雷德滔滔不绝的介绍起自己家里人,“亚瑟做饭特别难吃,你千万不要因为不好意思拒绝而尝试他做的饭,弗朗的做饭水平…嗯…你去过米其林三星餐厅吗?就是那种味道。马修做的枫糖浆煎饼非常好吃,你一定要尝尝。你家里都有什么人呢?”

  “我家的话,爸爸妈妈,还有一个妹妹王春燕。春燕本来也要来的,可惜跟朋友跑去上海玩儿了。”王耀想起自己捧在手心里宠的妹妹王春燕没来,叹了口气。

评论(3)
热度(18)
© 以卫沧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