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卫沧海

暂时再见。

【米耀】十四天以后(一)

这里竹均。cp除了米耀之外还有仏英,但不多。

那么开始了。


  第一天

  王耀在机场的卫生间洗了把脸,抬起胳膊胡乱用袖子抹了抹脸上的水,去找等在外面队伍集合。飞往美利坚大地十三个小时旅途的弄得他疲惫不堪,并且他异常敏感的胃在此期间对飞机餐表示了超过接收范围的厌恶,大吐了一场。

  20出头的大学生王耀,这个暑假跟着老妈做留学游学英语培训的高中同学,参加他们外语学校今年的美国游学之旅。同行的学生以初中生为主,互相之间都熟识,很大一部分是在那个外语学校学习的。高中生倒是有两个,都是国际班准备出国的学生。

  预定到美国的时间是下午一点,不过飞机延误了半个小时。王耀跟着队伍排队过关,各种颜色的人都汇集在这个大厅里,队伍排成S型,折来折去的。王耀最讨厌这种队伍,总是给他一种要排很久得感觉。王耀紧紧捏着护照,开始排队。他身后的初中生三五一群,说笑起来,好歹都有意识的控制了音量。

  过关口不少,队伍走的也快,但可惜队伍太长,王耀排了足足二十多分钟才到过关口。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庆幸自己在飞机上大吐了一场胃袋空空。因为他旁边的中东一家五口身上的香水味混杂汗味儿弄得他反胃,虽然他不认为自己矫情。

  隔着玻璃站在边检人员面前,对方也不着急,从旁边的桶装薯片里拿了几片吃的津津有味。王耀有点不知所措,把护照和填好的入境卡放在台子上,然后拉了拉自己大红色队服的下摆好让它整齐一点。据说在这里过不了就要马上坐飞机回去,你有签证也白搭。

  边检人员舔完手指后抽了张卫生纸擦了擦,"Summer camp?"

  王耀忙不迭的点头,觉得自己活像一台勤奋的缝纫机,"Yes, yes."于是边检人员拿着笔在入境卡上划拉了几个单词,盖完章就让王耀过去了。因为是团队游学,所以他们整个团的问题都会相对简单。

  拿上行李,又是排队,这会是出机场。王耀拉着行李走出机场大楼,先被明晃晃的太阳照了一下,眯着眼好一会儿才适应。

  美国的天也不是那么蓝啊,王耀心想,就是一般的蓝而已。下意识的就与家乡的天空比较,最后脑海里只有灰白一片的天,跟这王耀的第一印象“一般蓝”完全没法比。

  然后在老师的催促下上了一辆大巴车,仗着自己跑得快抢到了一个第二排的座位。因为王耀一个人来所以也没人和他坐一起,干脆就把背包也放在另一个座位上,前后位之间空很大,就舒舒服服伸展伸展腿脚。

  在飞机上被蚊子亲在了脸上,这会儿不小心碰到了又痒痒起来。翻背包想要找风油精,找了半天也没有,才想起来扔在行李箱里打包了。怕抓破了相不敢使劲挠,就掐了个十字。

  旅行计划都是在东北部转,先是纽约费城华盛顿,然后是一所中学的学习生活体验。前几天住的是旅馆,后一周呆在寄宿家庭。老师说寄宿家庭的孩子会在第二天陪同我们参观。仔细看看行程也不算赶,但今天下午就有景点要去。

  王耀为了倒时差飞机上足足睡了六个小时,但剩下的七个小时连吐带晕机,所以最要命的还是时差没倒好。算算中美差着十二个小时,现在正是半夜一两点。

  因此当王耀听到今天下午就要参观并且还要在华尔街走上一段路的时候,他的内心其实是崩溃的。闭上眼只盼着能在午饭前眯上一会儿,但湖水和树荫吸引了他的视线,参观起异国绿化带。

  他们这几天的导游是个天津人,移民了,十八年没有回过国。但他的天津口音依旧很重,王耀一下子就听出来了。王耀的位置就在导游后面,导游问他国内怎么样了,王耀寻思了一会儿没想出一个合适的形容词。导游也没等到王耀想出那个词就继续说下去,说他走之前国内是多么多么穷,现在又发展起来之类云云。

  后来那导游没再说话,拿起话筒介绍现在所在的区,纽约面积最大的皇后区。王耀也没再搭话,靠在椅子背上进入了半梦半醒的状态。维持着这种状态吃完了饭,办好手机卡,又上了车去华尔街。

  华尔街到了。车是开不进去的,于是在路口匆匆下了车。导游指着路口对面的一座尖顶教堂介绍,王耀没听清名字,索性后续也没再听。听说华尔街很窄,但也没想到会这么窄。导游指了指周围的建筑。证券交易所、联邦博物馆,十分钟自由活动,在这里集合。

  华尔街总长度才一百多米,十分钟王耀都嫌长,更何况证券交易所王耀还进不去。随意拍了几张照片,王耀就进了自己左手边的联邦博物馆。里面什么鬼都没有,空空荡荡加上一个大圆顶。

  有些失望的走出来,一屁股坐在博物馆前的大台阶上消磨时间。台阶中段是华盛顿的像,台阶下面是一个西装革履的黑人,他正在声嘶力竭的说着什么,朝着人流。王耀以为他在做演讲,立即聚精会神的听起来,可惜周围太吵,听进去一句半句也没听懂。

  王耀往下坐了几个台阶,听得清楚点了,仔仔细细分析意思,搞了半天是个做推销的。十分钟一会儿就到了,只要自己找点事儿干时间还是过得很快的。跟着导游穿过街区,走了一段路到了证券交易所有名的铜牛。铜牛附近人太多,照张相自己反倒成了路人甲。王耀也懒得照相了,惦念着国内炒股赔的倾家荡产的大企业家凑上前摸了摸牛头牛角。

  然后就回到大巴上了,晚饭后回旅馆的路上,老师借了导游的话筒冲着大家讲话。表扬完了整体纪律批评个人纪律,然后提醒道:“同学们,明天咱们寄宿家庭的小伙伴们就要陪着我们游览华盛顿了,大家一定要遵守纪律,有礼貌一点。”

  王耀跟着其他人一起拖长了音调大声回答“好——”。因为王耀是妈妈最后找她同学加入进来的,所以算人数两人一间正好单着他,他倒也乐得一人住。 领了房卡回屋已经九点多了,迅速简单洗漱,铺上自己的床单就睡觉了。

  旅途的劳累和沉重的睡意在王耀躺下的第一秒钟袭来,激动被冲刷的只剩一点沙石大小,头挨上枕头后就立即舒舒服服的睡着了。


评论(2)
热度(28)
© 以卫沧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