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卫沧海

暂时再见。

周先生(菊耀)001

在下今天见到了一个从耀君家来留学的人。

自从柯克兰先生第一次打开耀君家的大门,耀君家就开始有人陆陆续续到在下家留学。全是些有权有势的人家,要么就是商贾世家。

来留学的人里在下认得几个,是有名的评论家。在开放言论的短暂日子*里,他们曾经发表过些什么救亡图存的文章。无非是什么抵制在下之类的套话。我听说耀君家的人对我恨之入骨——上述的几位还在文章里大肆宣扬不要来在下家——但最后不还是尽一切努力逃到在下家里来。

当然了,除了那些逃命的外,剩下的都是希望真才实学回去报国的,怀揣着美轮美奂的自己对中|国的期望来的。这一点在下可以理解,在下家被琼斯先生入侵的时候*,也是有不少人去了琼斯先生家留学的。

抱歉,扯远了。在下今天见到的这个学生是来学医的。模样不特别,但是特别精神,眼睛熠熠生辉,倒是比先前拖着一身战火味儿的那些死气沉沉的学生好很多。在下最近倒也不忙,就命人找了那个学生的资料来看。翻看别人隐私是不好的,但在下还是想看。

想要做某事的心情在下从来不会放弃,付出什么代价都在所不辞——哪怕是像现在一样伤了耀君。

既然琼斯先生可以为了几头鲸鱼强行侵入在下家里,那在下为什么不能为了樱花一样的爱情侵入耀君家?不不不,那不是侵入,那只是为了我几千年来的情感,以及保护耀君不受柯克兰先生他们的威胁。

想到这里在下真是有些无奈,上司明明那么无能,为什么耀君还那么坚定的相信自己的子民不愿屈服?不过那些耀君家的人的的确没叫耀君失望*。

耀君只要愿意成为在下的附属,那么不就可以躺在在下的怀抱里继续做想做的任何事了吗?不用担心西欧的野狼,不用害怕北方的巨熊,耀君你把自己交给在下保护多好呢?

那个留学生说是父亲的病去世,想学好医回国医治别人。真是不错的愿望呢。他的日语速成学的也不错,就是少了些实践,这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多说说话就没问题了。

说了这么多废话真是抱歉,关于这个学生却没说多少。不过这个学生给我的印象很深,我想是名字的缘故。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耀君握着在下的手写过这几个字。

这个学生的名字叫周树人。树人树人,真是个好名字。

*********************

不怎么重要的大家都知道的注释:

在开放言论的短暂日子*:戊|戌|变|法允许创办报刊开放言论。

在下家被琼斯先生入侵的时候*:黑|船|事|件

不过那些耀君家的人的的确没叫耀君失望*:向民族英雄致敬——邓世昌。其实还有很多,大家也都知道,我就不一一写出来了。


评论(4)
热度(5)
© 以卫沧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