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卫沧海

二月回来。

亚瑟福尔摩斯和耀华生(已完结)

1

王耀发现亚瑟最近很喜欢BBC的神探夏洛克,就像自家那群直接要求首相增加福华对手戏的腐女一样喜欢——当然,亚瑟并没有舔屏幕或是刷些“福华万岁”之类的弹屏。于是世界会议上当王耀与阿尔为一个条约微笑着撕逼时,伊万在一旁愉快的为王耀添堵似的帮忙时,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愉快的玩耍时——他就在那里勤奋的追着三集片。

卷福的语速很快,连标点都不加,听他说话真是有些恼人的,然后王耀敏感地发现,亚瑟的语速有跟着变快的趋势。王耀并不打算遏制住亚瑟的这种倾向,他只是很好奇最后能快到什么速度。

本田那小子应该对这种与剧中人物越来越同步的情况很熟悉吧,叫什么来着,中二,没错就是这个词。然后亚瑟的手机响了,打断王耀的不算思考的思考。

喂喂,怎么搞的,世界会议怎么还开着手机?有人抱怨。亚瑟仰着头快步走出会议室,一边解释道,响的是特殊电话我出去接一下以及一句原来手机除了发短信外还有语音通话的功能啊。

听到后半句王耀没忍住弯了弯唇角,活了这么多年了亚瑟,没发现你竟然这么有趣。

小亚瑟的特殊电话呢,开着会也不关机。弗朗西斯用玫瑰戳戳头带着特殊意味的笑容调侃道,哥哥我真是伤心呢。死KY超级英雄KY的把弗朗西斯的弦外音说的明明白白,啊哈哈哈哈哈不会是亚瑟的小情人吧!就像弗朗你和我家的那个短发女孩子一样——啊,顺便还打击了一下自己的哥哥戳了弗朗西斯的痛处。

是女王大人了……你们一天到晚都在想什么!亚瑟刚好挂掉电话回到屋里,粗眉毛一皱效果十分有趣,一大堆海苔堆在额前效果具体可以任君想象,记得要尽量往不可思议的方向去想象,这样会更接近事实。

语速又恢复了正常,大概是觉得和女王说话要有不紧不慢的绅士感吧,王耀心想,但他再怎么装绅士也不过是个前不良而已。下意识在长长袖子的遮掩下摸了摸小臂上的疤痕——自己戒鸦\片的时候弄的。

自己倒也不是真的讨厌亚瑟,讨厌1840,把自己从王位上拽下来,也是教会了自己不要再做天朝大梦。就像自己并不讨厌背上的那道刀痕——教会了他看清身边人,不再做对带回来的孩子能一直陪伴着他这种幻想。

会议轮到亚瑟发言了。

“亚瑟!亚瑟!轮到你发言了!”阿尔对亚瑟的开会看电视剧行为有些不满,拍着桌子引起亚瑟的注意,“亚\投\行,你什么意见?”

亚瑟的眼睛却还没有从小个子医生的脸上移开,那个医生正冲着夏洛克喊什么——剧情的高潮来了。祖母绿的眼眸里映着的的确是叫约翰的医生,可反射进视网膜后传导给大脑的图像是什么就不知道了,因为那双眼睛的颜色太深沉,像要把人淹没。可能这就是国家的眼睛:阿尔的像天空,伊万的像紫罗兰,本田的像夜,自己的,嗯,有人说像是用细狼毫在夜里描绘出的金线。

“哦……那个解码的关键是找到正确的书,东方的古董是发簪,就在秘书的头上,不过我觉得王耀带可能更……不对不对,”亚瑟缓缓神,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之后挺直身子拿起面桌子上的红茶开始圆场,“我和女王大人商议决定加入。就像我刚才说的,亚\投\行就像价值连城的发簪,由王耀这个亚\洲东方的国家来佩戴已非常合适并且恰当的。”

“哦好的那么下一个……等等!亚瑟你说什么!?你决定加入!?”

王耀也学着亚瑟的样子挺直背脊,拿起面前的绿茶。以茶杯为屏障掩盖嘴角的笑意:他看到震惊的阿尔,看到脸色有些难堪的本田菊,以及为自己机智的圆场技巧感到自豪的亚瑟,瞧瞧他原来说的是什么鬼。

王耀得承认,自己事先得到了消息,现在并不惊讶,只不过第一次知道这件事的时候还是小小的有些诧异。甚至问出了“为什么?”这种明显不该问的话题。

“王耀,你不知道自己有多强大。”亚瑟这么回答,想了想又加上一句,“就像华生一样,丢掉拐杖之后才发现自己跑起来与夏洛克一样快。”

“我并不觉得后面那个比喻很恰当。”王耀说。

或许从亚瑟的眼睛里是能看出些什么的,王耀想,当亚瑟对自己说要加入亚\投\行时,他看自己的眼神就像几千年前大漠那头的大秦一样。那种眼神王耀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准备找大秦问清楚的时候,他已经死了。

2

王耀正在仔细的砸碎茶点,轻轻地倒进茶水里,用茶针小心的拨动了两下之后盖上茶壶盖,心满意足的等待茶水泡好。拿起一卷书,恰好是亚瑟前些天塞给他的《福尔摩斯探案全集》,想着闲着也无事,倒不如去翻翻。上世纪引进了这部书的时候看了看,几乎没怎么再次翻看了。

亚瑟说很好看,好几次像是要和我大肆讨论,后来越说他越看出我看的不仔细,只好作罢,还特意告诉王耀要好好看。

嘉龙跟亚瑟住了那么久,是看过这本书的;梅梅对热播的《神探夏洛克》很感兴趣,每次世界会议前都会特意打个电话让王耀拜托亚瑟催更一下这慢死的三集片——对此王耀耸耸肩,亚瑟自己也在三集片的苦海里挣扎。自己也该看看了吧,作为大哥也是要多和弟弟妹妹有共同语言的。

亚瑟因为亚\投\行的事情最近留在王耀家,说是有什么事想要出门转转感受一下神秘东方热闹的街头风情。王耀很快接话道可别像一百年前那样不光要看还要破坏。亚瑟叫王耀说的有点尴尬,随意摆了摆手就出去了。

亚瑟最近好像和梅梅走的很近啊,整天看他俩在一起。不对不对,自己这是什么语气,怎么这么像几千年来后宫里的怨妇。他们具体在说什么王耀自己也不清楚,零零星星只听见些词,什么“亚\投\行”“事故”“失踪”“惊喜”“爱意”,另外梅梅前天激动地给海德薇莉小姐打了电话,说是本子的事有新素材了。

听不懂,年轻人的事还是少去掺和。人老到一定程度就会希望有和自己一样年龄一样经历的人陪伴,两个人可以说些早到只有两个人知道的回忆,然后面对面哈哈笑起来。要是算起年龄来是一定没有的。古\印\度和古\埃\及在马蹄踏起的烟尘中不见,古\巴\比\伦修建了通天的高塔后被神灵惩罚隐入密林,大秦扭过头去说一定回来然后只能在保护他的孙子费里西安诺的时候见到一个看不见他的幻影。

说起经历的话,亚瑟倒和我差不多。只不过他现在去欣赏神秘东方了,不在。自己也是神秘东方的化身啊,留在家里看看自己顺便陪我聊聊天多好。

嗯,用现在亚瑟的话说大概就是,福尔摩斯希望有一个华生。

用梅梅的话说就是,卷福希望有一只泰迪。

好吧,王梅梅说亚瑟的意思和自己一样,王耀想起之前亚瑟拿自己和华生类比,先是打个寒噤,接着认为并不讨厌。

活了这么久,有点新鲜事不讨厌很正常。王耀对自己说。

算了,都习惯了,下次叫濠镜来一起喝茶吧,还可以用剩下的茶叶煮几个茶叶蛋给梅梅送去。

“叮当叮……”手机响了。

王耀放下书,有些不情愿的从阳光下的藤椅上起身去够,来电显示是亚瑟。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难不成是迷路了?王耀想,不过要是找起来,以那对粗眉毛为目标就能毫不费力找到。想到这里,忍不住“噗”的笑了出来。

接起电话,电话那头的亚瑟声音有点急躁,隐隐约约能听见自家梅梅的声音,好像是压低了嗓子在提示什么,还有海德薇莉小姐的声音,听得不真切。亚瑟让王耀快点过来他这里。然后挂了。

挂电话之前听见王梅梅一声尖叫。

王耀被他弄得一头雾水,但是的确是被王梅梅那声尖叫吓到了,亚瑟亚瑟,王耀一边着急磨牙霍霍。临出门前给亚瑟手机定了位,抱着笔记本就出了门,打上出租车一边用电脑定位一边指挥司机开车,我的天,亚瑟跑到那么远的市郊公园干什么!本田菊家那些令人羞耻的词语从脑子里蹦出来——不会不会,亚瑟是个绅士——低头看见自己小臂上的伤。

亚瑟是工口大使。弗朗西斯的话也蹦出来。

亚瑟是福尔摩斯。王耀的内心蹦出来。去你大爷的,那我们俩成什么关系了!王耀把这个从脑海里驱逐出境。

出租车司机是个大叔,显然被生活弄得整日无聊,看见王耀不停地敲击电脑指挥他开车有些好笑的问,“小伙子,你这是演什么警匪片吗?现在的大学生就是喜欢弄这种东西……”

“是是是,所以麻烦您快点开!”王耀懒得解释,这样反倒开的更快了——那司机大叔也真接地气。

塞给司机一张红票子,都没要找零就冲了出去。

定位显示亚瑟在小树林里。

“王梅梅!梅梅!梅梅!亚瑟你给我……”王耀扯着嗓子边跑边喊。

然后一下子止住步。

面前是西装革履的亚瑟,扭着头有些不自然的挥挥手,“我,在,这里,啊……王耀。都是你妹妹,那个王梅梅,她非要叫我来试试这个场景……总之你快点过来啊!”

王耀有点愣,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看见完好无缺的王梅梅从后面探出头来对亚瑟使着眼色,然后亚瑟像是做出什么决定似得走上前。

“我亲爱的华生,你愿意和我破一辈子案吗?”

“王耀说他愿意替华生答应。”

_____________END______________

另外:

1、王耀心疼当时没找零的一百块,向亚瑟抢了钱。

2、王耀临走前泡的那壶茶水毁了。


评论(1)
热度(32)
© 以卫沧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