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卫沧海

APH:法厨米厨|金钱组Dover极东|圈名沅芷
柯南死忠
福尔摩斯:原著粉|沉迷于老J
梅林:亚梅|二瑟就是阳光
JW:甜到牙疼|如果我不在就是去给少爷偷头盔了
阿婆:正在补小说
评论是第一创造力x3
GS1:叶月初恋|二进制真爱|喜欢守村
自设:儿子老干部王昀是心头好

口味一01

1

今年是闰九月,早早开了春,但相对于南方来说,北方还是很冷的。

从机场接下王沪,王京正开车行驶在高速上。王京从后视镜看着不断向手掌哈气的王沪,只觉得夸张——今年比起往年的春节很暖和了,难道还要我开空调暖风不成?而后排的王沪又搓了搓手,心里暗暗道失策失策,怎么没带手套过来。

“要不先来点什么热乎的吃吃暖暖身?”王京问,突然觉得好像说王沪不抗冻伤到了王沪的自尊,连忙补充道,“飞机餐大概不好吃吧,我寻思着你会饿。”

“那就随便吃碗面条吧,飞机餐的确不怎么好吃。”回想起那一盒有着夹生米饭的飞机早餐,王沪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

王京见他发抖,只觉得他还是冷,就不动声色的扭大了暖风的档位。



到机场的路王京开的稔熟,一会儿就到了京城。飞机到的早,可是一赶到了京城,却正正是上班时间,不出意外的将两人堵死在五环。王京望着近在咫尺的面馆有些挫败——特地给他定了最早的航班,就是为了避开上班高峰,没想到还是低估了自家人民的车流量。

王沪淡定的表示自己早就习惯了,上下班时间自己家的马路也像车展会。

王京顺着抱怨了几句,两个人也没什么可说的了。连忙搜肠刮肚想出些无关痛痒的话题出来,气氛有些尴尬,至少王京是这么想的。好不容易车流动了几下,旁边还有技术高超的司机见缝插针进来。

王京一生气爆了粗口,到一半想起来车上还有王沪便禁了声,只是“滴滴”的按了几声喇叭以示愤怒。

然后又是一片安静。

王京等得不耐烦,想倒车出去换路,后面的车见到有人让位子自然是高兴,提了提车让出一条缝隙。王京很利落的将车开出去。然后找到路边一停,叫了王沪下车。锁了车往巷子里走。

“路上堵车,我带你去个胡同里先吃点油条豆汁垫垫肚子吧。”

“没关系的,不吃早饭也没什么。”

“这可不行,不吃早饭对胃不好,以后落下病。”

王京唠叨了几句,王沪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应了几声心说,我哪是不知道不吃早饭不好,我只是不喜欢你家的油条豆汁豆腐脑而已。

两个人一路上也是没说什么,倒是王京一路上和晨练的老人打了招呼,看来都是熟识。老人们对王京说话多是带着晚辈的口气,因为自他们小时候就在祖父母的故事里见过这人了。

终于,两人走到了一间有着老旧红漆牌坊的小屋前。

又不是没说过自己不喜欢豆汁的腥味,怎么还带自己来吃油条豆汁,王沪心想。又抬头看着一边点餐一边和老板唠嗑的王京,想抱怨几句,碍着老板的面子没发作,拿出手机准备看看今天的股市。

最快的是油条。金黄酥脆,整齐的码在一个白瓷盘里,油条抹的白瓷盘油亮亮的,王京看了自然食欲大增,拿起筷子就去夹。

带我来吃你家的这种早餐也就算了,上了饭居然不招呼我吃!王沪在心里暴走,但手上有点抖,差点把一路下跌的某股票买下。

“来,这是你的阳春面。”王沪心里正发着飙,老板笑盈盈端着一碗面走过来。

“那是特意给你点的,怕你吃不习惯北京早点,快尝尝好不好吃。”对桌的王京突然说。

“那你刚才和老板聊天就是为了这个?”王沪别着头问。

“那哪里是聊天,我是在告诉老板阳春面怎么做啊,北京哪有你们那种面条。”

“那……我不客气了……呜啊!谁告诉你阳春面是甜的了!!给我记住啊,阳春面不需要加糖——!”

“‘南甜北咸’是谁说的啊给老子滚出来啊!!”

TBC


评论(1)
热度(19)
© 以卫沧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