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卫沧海

二月回来。

四季回忆(极东菊耀)03



王京硬是要拉着王耀去香山赏红叶。王耀自然是想去的,尽管公事繁重抽不开身,他骨子里还是一副习惯了赏花饮酒,太平盛世的性子。

是啊,自从有着王湾家绿色猫眼石样眼眸的亚瑟·柯克兰从海上强行轰开自家大门后,事端就一个一个的多起来。紧接着来的是那个柯克兰的邻居,或者说是柯克兰的世代敌人弗兰西斯·波诺费瓦。王耀原本是打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想拉拢波诺费瓦击退柯克兰,没想到两人竟是破天荒的站在了统一战线。

本田前几年也受到广阔大海另一边一个叫阿尔弗雷德·F·琼斯的黄毛打劫。不过最近那些人传来的消息说本田家这几年改变不少,基本上摆脱了困境。王耀盘算着几年没见到他了,不如借着王京的邀请一起与本田凑一凑。

想也没想就去了书房取笔墨准备些请帖,想了片刻还是决定用自己家的语言。

帖子很快就送了出去,王耀每天多了功课,一定要问一问有没有回信。一个多月,杳无音信。王家的孩子都生出几分不满,都是一同长大,一同受教,一同吃大哥做的饭菜,你不就是回自己家了么,怎么这么大架子,大哥亲自写了请帖都不来。

然后一个清晨,本田就来了。

没有提前与王家的任何人说,连行李都没带就去了。因为早所以一众人还没醒,本田自然放轻脚步,恍惚间有种回到了那时夏天早起去王蜀家的感觉。偷偷地偷偷地,保守着只有王耀和自己知道的秘密,以幼年的全部心机自私的占着王耀的时间。

本田在回廊口驻了足,抬起脚想习惯的直接去往王耀的房间,最后还是向招待客人的正堂走去。

仆役通传后王耀风风火火的赶去正堂,一边招呼本田落座,一边吩咐侍女上茶。本田顺着说几句麻烦了,真是不好意思。本田挑了侧座坐下——他旧日坐的那把王耀身边的椅子,现在坐着撒娇的王湾——但步子已经习惯的向那个座位迈去,一时间弄得自己有些尴尬。

这么早来大概还没吃早饭吧。王耀已经殷勤的站起来,撸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向厨房走去,不着痕迹的打起圆场。念了一堆菜色后想起本田爱吃鱼,决定做鱼馅儿饺子。

不满的声音从王湾那里传来,早上就包饺子吗,哪有这么吃的,大哥你太宠着菊哥哥了。像极了本田幼年时的语调,是的,听出这种小心思的大概只是过来人才。

本田恭恭敬敬的应了一声,那就鱼饺子吧,在下又叨扰耀君了。仿佛没听见王湾的话,或是故意置气作对。接着又问了句可不可以一起去帮忙。

当然不会被拒绝。

王耀仔仔细细的跳出鲅鱼里面的鱼刺,用菜刀细细剁碎。本田在冻手的冷水里洗净了新摘下的韭菜,也是剁好,放在白瓷碗里,给王耀放在案上备用。王耀将鱼肉和韭菜搅拌,最后放上调料,香气是荤味特有的粗犷,在王耀的细心准备下又有些细腻中和,连本田也忍不住吸了吸鼻子。

王耀看出了本田的小动作,摸了摸本田的头。像哄他小时候一样说小菊小菊先别馋,一会儿最多的一碗一定给你。

本田因为小动作被发现而有些不服气。加上这种口气和这种神态,王耀眼里自己大概永远是那个相差三千多年的弟弟,与其他的王家孩子并无差异,况且自己不姓王!本田有些走神,不小心将煮饺子的水倒到满漫出锅。

王耀叫了他几句才缓过神来,浮躁的答应着,随意点点头。

饺子在锅里起起伏伏,被沸水赶得四处晃,想要躲开水流,但无奈无论往哪个方向都逃不出煮饭锅这不大的圈子。

耀君,我们又何尝不是呢?



纵使外有列强,王耀家的夜晚还是依旧热闹,街巷点满灯火。也是每每到晚上,本田就会想起小时候王耀教自己的“夜如何其?夜未央”,若是生拉硬套,说成是夜晚的未央宫倒也不过分,毕竟那是未央宫。他没见过强汉的未央宫,满目灯火便问王耀这是不是“夜未央”,对方摇头说不是,那可是夜晚的未央宫啊。本田就开始猜测夜未央的景色,接着会心虚,那么亮的灯火会不会照穿自己?

但现在不是强汉,也没有夜未央,不会照穿自己。

那么,在下要在一片黑暗中落刀了。



“耀君,吃晚饭能陪在下去竹林转转吗?”手悄悄摸了摸腰间武士刀的刀柄,蓄谋已久。

“当然可以。”目光看似无意的划过本田刀柄上的手。

——————————————

“前线急报!”王府*外有府中人骑快马而至,“前线急报!”

——————————————

“小菊有什么事找我吗?”后院竹林间,王耀随口问道。

“在下想告诉耀君……”

——————————————

“北洋舰队……北洋舰队……”来人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说话断断续续。

——————————————

“什么事?”王耀依旧是笑。

没有回应,只有竹叶间落下的月色照出银亮亮的刀光。

——————————————

“全军覆没!”来人说完最后四个字便瘫坐在地。

——————————————

从刀身上向下滴血,画出的是一道道诡异的图案。本田连刀也没擦,直接收回鞘中,大步离开,倒是完美的骗了自己没有回头。

——————————————

甲午中日战争,1894年爆发,至1895年4月17日《马关条约》签订。以中国战败、北洋舰队全军覆没告终。西方国家称第一次中日战争。



今天在下杀了nini和耀君,只剩下一个王耀了。

本田菊拿下被旧柜子挡住挂在墙上的旧武士刀,想抽出来却发现已经彻底锈住。看了刀柄上缠绕的写着潦草日语的纸条,本田菊才恍然大悟原来这是那时的刀。当时没有擦拭刀上的血迹,八成是因此生锈了。

“既然生锈了就没用了,一起处理掉好了。”


评论
热度(1)
© 以卫沧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