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卫沧海

二月回来。

四季回忆(极东菊耀)02



夏天热得要命,纵使王耀如仙人一般,这时候也是汗流浃背。大大咧咧的只穿一层中衣,将头发高高束起避免黏在额头,背上竹筐里面装上滚滚准备去一趟王蜀家里——滚滚这时候快热死了,还是王蜀家青山城,都江堰那块儿的气候环境比较适合。

本田会从王耀房间里收拾的几包行李中看出他的去向,便趁着别的孩子上书院时偷偷去缠王耀,央他带自己一起去王蜀家。

王耀哪里拗的过本田,好言相劝说是蜀中路途遥远,气候湿热,小菊去了怕是呆不惯。本田什么也不管,一个劲儿的要求要去,王耀没办法,只好答应了,又转过头来告诉本田不要与其他孩子说了这事,你就只管说有是临时回家,否则他们知道大概又是闹上半天,最后举家去往王蜀家。

本田仰起头问道:“这算是nini与在下的秘密吗?”

“是呢,秘密的话就不许说哦。”

本田高兴的不得了,只有自己和nini两个人,没有王京掩饰不住的同情,没有富庶的王秦有口无心的埋怨,更没有王苏和王湾矫揉造作的嫌弃。若是说出去了,让他们几人跟上一起——谁会说出去!

本田查了出发的日子,匆匆忙忙办了这几日的公文,甚至熬夜安排了几天后的事宜。夜深,王耀看见本田的房间窗户还亮着灯,雪白的新窗纸上透出本田的身影,连同窗外的几枝散竹一起映在墙上,黑白浓淡被月光调的正正好,是任何一幅水墨画比拟不了的——没有那个人能画出此景——这里面参杂了情感。

王耀在一个清晨叫醒了本田。

“小菊,小菊快醒醒。”

窗外见不到阳光,本田差点以为这是子时。

“nini,怎么这么早?”

王耀说你忘记了我昨晚同你说的,你要早早的起,趁大家还没醒来送我就提前藏进马车。本田这才猛然记起这件事,爬起来准备换衣服洗脸漱口。王耀嘱咐了两句后回了自己房间,本田从衣柜里翻出早就打好的包袱,毛下腰,放轻脚,走出了自己房间。

本田突然觉得自己很像窃贼,天没亮透背着包裹,猫腰轻脚走从小路出王家,这要是那个孩子起来解手碰上他,是吓得哇哇大叫呢,还是上来与他搏斗呢?若是东三兄弟还有王鲁大概会干起架来,若是王湘和那群女孩子大概会吓哭再跑去nini那里吧。

这么想着,经过东三兄弟和王鲁的房门时,脚步更轻了些。一边又暗暗庆幸,幸好nini说男女有别让男孩子和女孩子分开住,不然要是经过容易惊醒的女孩子门前,除非他飞起来,怕是要将她们一并闹醒的吧。

提前上了马车,等了很久听见王家一众人热热闹闹的送王耀出门,杂七杂八的声音来自不同孩子,这个说着大哥也带我去吧,那个说着大哥要早回来,又有一个嚷着大哥别忘带些特产回来,另一个问为什么菊没有来。

总算是上路了,先是沿东边南下,再沿长江上溯至王蜀家。沿江的自然全是大城市,繁荣的仿佛包揽天下,本田看的眼花缭乱,手上握着王耀给他买的小纸扇,暗暗握拳将羡慕藏好再恭敬的抬头,“nini家真是繁华呢,我家要是有这么长的大河,这么繁华的城市就好了呢。”

王耀总是说小菊是我弟弟啊,我家就是你家。

Nini家就是我家吗?那么我入|侵也是可以的吧。咽下嘴边的话,自我厌恶的狠狠掐自己,这种想法到底是哪里来的。

总算到了王蜀家,王蜀见到本田也没说什么,只是有些惊讶。坐船颠了一路,一到却上了一整桌川菜,本田有些吃不消,辣椒味顺着热风钻进了本田的鼻孔,没忍住打了个喷嚏,吃不下辣菜肚子还饿的直叫。

王耀在碗里盛了清水,夹起菜叶来涮,杯子里立刻浮起来一层红呼呼的辣油,当然青菜也不辣了,放在本田的白饭上叫他快吃。

本田低低应了一声乖乖吃下了。王耀一边涮菜,本田一边吃涮好的菜,不快不慢正好赶上王耀涮菜的速度。

“我最喜欢小菊了,小菊最乖巧最听话了。”

王耀摸摸本田的头,笑着说。

“承蒙nini夸奖。”

本田一边这么说一边拿起筷子挡住唇间的笑。





这是nini送给我的扇子,很漂亮,我很喜欢,我要一直留着用。

本田菊找出一把仔仔细细包好的破旧纸扇,扇柄上缠着日|语的纸条。

“‘一直留着吗?’可是我不喜欢了,那就不需要一直留着了呢。”


评论
© 以卫沧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