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卫沧海

暂时再见。

【一点步哀】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

cp:名侦探柯南,吉田步美x灰原哀

为什么要写这个冷门?我自己都不吃这一对——因为——我也不知道啊。

总之,俩小时速打产物。短小。当做本月产出凑活依稀吧。

为布哀tag搬砖添瓦。【高亮:题目征集中!!!!我不知道起什么名字好!!!!!!!!!!!!!】

那么开始。


1

人类是感性的动物,当他们经历过什么难得的大事件,譬如地震,譬如车祸,事后回忆起来,往往会从很多天之前一点不起眼的小事讲起。对于吉田步美来说,那段与组织较量的日子就是从那几天前的一个早晨开始的。那天上午的阳光过分的明媚,是暑假前最后一周。晒蔫儿了米花町树叶的炽热阳光唯独没有晒蔫的,只有少年侦探团活力四射的几个少年。

今天少年侦探团约好要一起出门,几个小家伙一大早就聚集在博士家门口。元太不知道又说了什么,步美的余光只看见柯南和光彦围在他身边一脸无奈。步美平时是很愿意凑过去加入他们的谈话,更不用提还能与柯南多说几句话,可是那天,步美像是被什么吸引着,也可能是天气太炎热使她集中不起精神,她直愣愣的盯着博士院子里的树。

树荫浓密。风起。光影流转。

步美总觉得这预示着什么,她想了很久。究竟是什么呢?她没有思考完,就听见博士笑呵呵的给大家道歉他收拾了这么久,紧接着是灰原冷淡的声音,她在责怪博士乱放驾驶证。然后是男生们笑作一团——而步美居然能从震天笑声中听出悠长的蝉鸣,好像是时间放慢,流云颓止,与往常每一次少年侦探团出游一样。

“吉田同学,该走了。”灰原哀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她身后。步美吓了一跳,好像内心有什么说不穿的秘密被人窥见一样,慌慌张张的应了声好,朝着博士的明黄色甲壳虫快跑了几步。她原本想要拉着灰原的手一起跑一段,却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她的手与灰原抬起去整理耳边碎发的手轻轻擦过,错过去了。大概是感受到手上柔软的触觉,灰原冲着步美笑了笑。

吉田步美突然心里一悸。

2

步美当然没有加入对抗组织的队伍,她只是注意到柯南和灰原都没来上学,她去问小林老师,小林老师说两个人都得了流感。步美点点头,放学之后拉着光彦和元太去探病。我们先去哪里?光彦问,博士家还是毛利侦探事务所?步美犹豫了一下,去博士家吧。元太嘟哝着夏天居然会得流感,果然是因为他们平时不吃鳗鱼饭。虽然他们升上了小学二年级,课业压力还是少得可怜,放学后无论几点,他们都是慢慢悠悠,一步三折的走,好像生怕这么一段路程会走完似的。步美望着吵嘴的两人,不由得也放慢了步子,心情舒畅起来。

他们能有什么烦恼呢?无非是今天吃午饭没抢到第一名,或者是故事书里的魔法石碎成一地。

然而博士家大门紧锁,元太嘿嘿一笑翻墙进了院子,“咣当咣当”晃了半天门发现里屋的门也锁着,窗户紧闭,窗帘也拉上了。他们又急匆匆地去了毛利侦探事务所,步美拉着两个男生的书包带子走得飞快,走后干脆迈开步子跑起来了,书包在后面“啪嗒啪嗒”打着背。

他们到波罗咖啡厅门口的时候,刚好看见一步并作两步跑下楼的柯南把拿在手里的滑板丢到地上,在人群夹缝中穿梭,很快消失。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为什么得了流感的柯南会滑着滑板出现,毛利小五郎很快也下楼了,他一头扎进车子里,开进了车道。最后下楼的是小兰,毛利兰看见了他们几个,脸上露出一副很吃惊的表情来,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让他们赶快回家,最近都不要来找柯南了,末了还加上一句,也不要去博士家了。

他们几个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平时无论遇到什么蹊跷的小事都会大呼小叫着仔细商量时刻准备拯救世界的少年侦探团这次老老实实的回家了。

步美晚上趴在自己屋外的阳台上往远处望。去年她期待着怪盗基德落到自己家窗台上,怪盗基德下一秒就轻盈的落下来了。小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呢。步美在上学路上曾经与一个长得很像灰原哀的成年女子擦肩而过,女子好像很疲惫的样子,看上去是个事业不成功宿醉的白领,可正在打电话的女子吐字清晰。只言片语落入步美耳朵里,“您好,我是宫野”,随后女子走远了,步美继续往学校走。

好像所有人都一下子看出她的闷闷不乐,元太和光彦以为她在担心柯南,小林老师关切的问她是不是家里人吵架了。后来过了一个月,小林老师突然说柯南和灰原同学转学了。光彦和元太生气的抱怨柯南和灰原同学太无情,都不来告别。只有步美觉得他们再也回不来了。

期末考就这样恍惚着结束了,暑假如期而至。光彦好几次想要搞个少年侦探团的暑假活动,又或者是想过去一样出门野营远足,往往都是话说到一半才想起来无论是博士、柯南还是灰原同学,都已经不存在于他们的生活里。踢足球也无趣,吃西瓜也不能笑暑,夏天越来越热了。

步美心里躁动着,但她还是循规蹈矩的过着每一天,按照计划完成假期作业,帮邻居找找猫咪,按着值日表去学校喂小兔子。她竭力阻止着改变,她甚至找到老师,暂时顶替了灰原哀喂小动物的值日表,好像这样就什么都没有改变一样。直到有一天早上,她一起床就听见电视新闻,早餐桌上摆着占据三页头版的相同新闻:有关那个神秘的组织,最终被摧毁的新闻。

3

博士回来了。踩着暑假的尾巴,米花町又重新出现了黄色的甲壳虫小轿车。少年侦探团兴冲冲地去了,只看见博士一个人手足无措的对着满是灰尘的家具发愁。有几个孩子帮忙干活,手脚利索,倒也很快就收拾出大半。光彦很识趣的没有多问,元太连珠炮地问博士这段时间在哪里,柯南和灰原去了哪里,为什么这么久不在,博士敷衍了几句他也没再开口,反倒是步美不依不饶的问博士小哀在哪里。

“小哀不回来了,”博士说,“她……父母接她去美国了。”

“美国哪里?哪个州?那个地址?博士一定、一定知道吧!”步美问到最后有些哽咽,她只能大声喊出来把哭腔咽回肚子里。

4

柯南每年都会寄贺卡过来,贺卡上是美国的邮戳,灰原这么多年却一点消息也无。步美再怎么挂念,都无法止住时间流逝,一转眼她就上高中了。博士已经没办法带他们出去远足,她和光彦元太一直在同一个班里,也因为学习压力的增长没办法常去博士那里。然而每次步美过去,都会很执着的问博士小哀有没有消息。灰原哀好像一点痕迹不留的消失在她的生活里,除了学校纪念册里一张不甚清晰的合影,步美都找不到灰原的照片。步美当然能够察觉到柯南当时的消失与组织的关联,那样英雄一样的少年有什么办不到的呢?只是对灰原,步美什么也想不到。

时间长了,她只记得那天上午灰原对她那一笑,甚至连脸都记不清了,深深刻在脑海里的,只是勾起的、含笑的嘴角和夏日的光影。

学校里有男生向她告白,步美愣了愣,说自己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我可以知道……是谁吗?”男生漏出不甘心的表情。

“她……她回不来了……”步美说。

步美对于灰原不辞而别这件事从来没有抱怨过,甚至不怎么提及,别人都以为她挂念柯南太多,甚至步美自己都惊讶为什么小学时自己没有为这事儿掉过一滴眼泪,即使是在夜半无人的被窝里。而此时,她却在一个之前从没见过,跑来找她告白的男生面前哭的稀里哗啦,一发不可收拾。对面的男生吓了一跳,步美泪眼婆娑摆摆手说自己没事,让男生先走了。回到班里光彦以为他被人欺负,差点撸起袖子就要拉着元太去胖揍一顿刚才的男生。

已经是最后一节课了,步美揉揉鼻子,准备上课了。她好像明确了什么,又好像陷入了更深的迷茫。

5

高考结束之后,步美一个人去了博士家里。没想到博士家有客人,不是别人,竟然是她很多年前在上学路上见过的那个很像灰原的女人。因为她实在是太像灰原了,步美一下子就把女人的脸认出来了。

“我叫宫野志保,是……博士的科研上的朋友。”宫野朝她伸出手,“高考结束了?我听博士说你要考东大?要不要考虑考虑报我的专业学化学?”

步美伸出手,郑重其事的回握了一下,这种柔软的触觉让她一下回忆起很久以前的一个上午。步美盯着宫野志保的嘴角,勾起的、含笑的嘴角都是一样的,那是她曾经熟悉的感觉。博士突然想起来柯南给他们三个寄来了恭喜他们高考结束的明信片,晃悠着回屋去拿。客厅里只剩下她和宫野两个人。这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像雾气一样模模糊糊的充满整个屋子。这一会儿宫野志保没有在笑,步美敏感地看出她正在用一种怀念的眼神环视这间屋子。从这里的窗户可以看见院子里的树,阳光从窗子里照进来,仍旧是随风而动的影子和光。

啊,吉田步美紧紧咬着下嘴唇,她很冷静的心想,一定要咬紧嘴唇,否则我又要哭了。


评论(10)
热度(64)
© 以卫沧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