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卫沧海

暂时再见。

【米耀】十四天以后(20)

是不是久到忘记前情了……但我们终于考完试啦!

那么开始。


4

虽然课程表上表明了九点半有个茶歇时间,但当助教老师真正带着队伍来到食堂大厅时,王耀仍旧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在过去的一年中,王耀一直处于高三水深火热的处境中,假期短暂的放肆并不能冲淡这种被支配的恐惧感。

两个助教老师分别抱着一个大纸袋子,一路经行排队坐好的学生,一人发了两块小饼干。

“就这些?”王耀不可思议的望向阿尔弗雷德。

“别看我,耀。”阿尔弗雷德说,“每个学校不同,我上学的时候就没有这种待遇。不过,你要是不够我可以把我的分你一个。”

“不,不用了。”王耀拆开饼干的包装纸。饼干是长条形状面团揉捏成球型的,就像是一个笼子,或者说风滚草的形状。这样饼干里面就会有一个空间——里面有一张纸条。

“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幸运饼干!”王耀举着没有半个手掌大的小饼干球惊喜的问阿尔弗雷德,“里面是那种占卜的纸条?”

“我并不这么觉得。”阿尔弗雷德已经把纸条抽出来了,“似乎是学校特别买的那种为了教授外国小孩中文的‘幸运饼干’。”王耀凑上去看,纸条上写着繁体字“苹果”,并在一侧配上了大大的“apple”。纸条的背面是一句谚语,“A dayan apple, make the doctor away”。

王耀有点失望,他拆开自己的纸条,写的是“兔子”。

阿尔弗雷德伸长了胳膊,在王耀头上揉了一把,“你喜欢幸运饼干吗?我小时候还很喜欢吃,后来亚瑟在他做的司康饼里放了一枚一美分的硬币,还说他用大不列颠魔法给那个特别的司康饼施过魔法了,吃到那个司康饼的人会有好运。”

“这么有趣啊,春节的时候,我们家也会在饺子里面放冰糖——亚瑟做的司康饼?!”王耀这才反应过来。

“咳,没错。我现在觉得他是为了鼓励我们吃他做的难吃点心才编了这么个谎。不过这也是他放弃给我们吃司康饼的契机。我找到了那个有硬币的司康饼,差点被硬币咯掉牙!他现在转而祸害老弗朗的味蕾和胃了。”阿尔弗雷德两口吃下王耀手里的饼干。

阿尔弗雷德的嘴唇轻轻蹭过王耀的手心,“喂!注意一点。”王耀低声呵斥,同时朝后避闪。饼干已经落入阿尔弗雷德口中,他半叼着饼干,样子有点傻,含含糊糊的说:“注意设么?”王耀气不打一处来,借着自己身体挡住别人视线,在桌子底下狠狠地给了阿尔弗雷德一记肘击,“给我咽下嘴里的东西再说话!”

“我还在吃东西!会呛死的!耀,你怎么这么狠心!”阿尔弗雷德鼓起嘴表示不满情绪。

王耀没理他,从裤口袋里拽出一张皱巴巴的课程表,“我看看下一节上什么课——是美术课!居然是美术课!”王耀从座位上站起来,甚至想要爬到桌子上宣布下一节是美术课,当他发现老老实实坐在凳子上吃饼干聊天的其他同学,王耀才冷静下来,讪讪的坐回去。

“怎么了?你看起来很兴奋啊?”阿尔弗雷德抽出他的饼干里夹着的纸条(是“筷子”),随意扫了一眼揉了揉塞进口袋。“因为高三一直没有美术课啊!其实到高二下学期美术课就停了,音乐课也是。我都有一年半没上过美术课了!”王耀想起高中时的美术老师,高一还经常见到她,到了高二上课的次数一下减少了,高中已经毕业的王耀已经记不起美术老师的轮廓,只能想起她上过的几节课。

他还记得老师的“宗教”系列课程,又一次介绍了各种教堂、神庙的建筑结构,她热情的赞美了体态匀称的巴黎圣母院——王耀想到这里,悄悄扭头看了一眼阿尔弗雷德,随即哑然失笑:他在心里把与阿尔弗雷德的邂逅定义为“十四天萝卜”。不是有那种二十一天从播种到收获的迷你萝卜盆景嘛,他与阿尔弗雷德的交集不过短短十四天,等他回国之后,等他回国之后,等他回国之后——一切都会回归正轨!

然而他在内心已经给自己打上了“同性恋”的标记,王耀心里清楚这一点,他刻意回避了这个问题。

很快大家来到了美术教室。

美术教室里有几张大桌子,几扇大窗户,采光很好。桌子上面放了工具盒。工具盒是透明三层的那种,王耀隐约看到美工刀的轮廓。屋子周围立着不到一人高的架子,里面放了各种美术用具和材料,距离王耀最近的架子上杂乱的放了各种颜色的彩纸。墙上贴的都是学生的作品,有剪剪贴贴的拼贴画,也有很漂亮的风景画。教室前面有块长长的黑板,上面还画着一只小兔子。小兔子的后腿被投影幕布遮住了。

美术课着实让王耀大跌眼镜,因为高中组的美术材料用完了,他们只能用小学组的材料:一张卫生纸,以及一大把散落在桌子上的马克笔。

“我们把马克笔帽打开,把笔头放在卫生纸上,听我数数,一,二,三!好了把笔拿起来,我们有了一个点!大家就用这样的方法画画吧!”身高一米八的黑人强壮助教非常耐心的给大家演示了三秒钟画点子小教程。

王耀:“……”

阿尔弗雷德:“……”

其他初中生:“……”



这真的是我当时遇到的事情啊……画点子什么的……

评论(3)
热度(9)
© 以卫沧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