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卫沧海

暂时再见。

【米耀】十四天以后(十九)

好久不见,那么开始! 


3

今天本应该由弗朗送他俩去学校,但因为弗朗难得的赶完了工作,于是临时决定带着亚瑟出去玩。“我们去约会了。”弗朗揽着亚瑟的肩膀出了门,亚瑟一脸不屑,最后告诉去上班艾米丽送阿尔弗和王耀上学。

亚瑟看着吊儿郎当的艾米丽,忍不住又加上一句:“要注意安全,千万不能超速驾驶,出门前检查一下有没有带好钥匙,万一你回来的时候我们俩还没到家怎么办?唇膏和防晒霜都带好了吗?手机充满电了?我好像看见你昨晚上玩手机玩到很晚,要是今天我打电话你不接,回来可饶不了你。”艾米丽哼哼唧唧表示听见了,把自己的小背包翻得“哗啦哗啦”响,把包口张开给亚瑟看个清楚。

弗朗半推着亚瑟出门,艾米丽冲他感激的咧嘴一笑。

马修今天也是早早出门,毕竟王耀收衣服那个点他就已经穿戴整齐了。阿尔弗雷德嘴里叼了片面包,把餐桌上剩下的葡萄柚推到一边,拿上棒球帽冲到门口说:“我们可以走了吧?”他笑得格外灿烂,也应该如此,毕竟王耀的回答是他做梦也没能想到的。王耀安静的冲他一笑,已经穿戴整齐。

路上的时间过得很快,王耀一方面觉得是艾米丽开车太快,另一方面又觉得是与阿尔弗雷德待在一起令时间变短了。他并不是头一次与阿尔弗雷德待在一起,但真正的表明自己都险些察觉不到的心意之后,这还是第一次与阿尔弗雷德一起处在车厢这样狭小的空间内。阿尔弗雷德的手慢慢的从座椅那一侧伸过。

王耀没有低头去看,今天起得太早,他的头有点昏昏沉沉的,就像是高中时候熬夜复习,第二天早自习考试都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的感觉。并不是想要睡觉,而是不由自主的昏厥过去的感觉。阿尔弗雷德碰到了他的指尖,王耀打了个激灵。

他半闭着眼睛,手上的触觉显得更加清晰。阿尔弗雷德的手指很漂亮,现在正在一点一点缠绕到他自己的手指之间。王耀并没有收手,阿尔弗雷德像是受了鼓舞,换了个坐姿,将王耀的手握在自己手里。车里冷气也很足,阿尔弗雷德攥得也不紧,王耀不热也不觉得难受,便任由他握着了。他唯一担心的是艾米丽会不会看到,但他自己心里也有些激动,主动地捏了捏阿尔弗雷德的手指。

王耀半睡半醒的功夫,艾米丽已经把车开到了学校。“两个小伙子,学校到了!”

阿尔弗雷德颇不情愿的下车。

 

今天的课程安排的很紧凑。上午一节戏剧课,茶歇时间,再是一节美术课,中午吃过饭,下午一节地理课,一节历史课,还有一节体育课。

 

戏剧课上来了个新同学,是中国人。年龄不大,大约是十三四岁的样子。一张口就说流利的英语,在场的国内同学大都勾了勾嘴角,因为这小男孩说话带着口音,尽管不是那么重,英文发音也很完美且超过了一般孩子的水平,但东北腔调是怎么着也会带上些的。已经有人忍不住问了,小男孩现实很惊讶,然后回答道确实如此。

戏剧课是即兴发挥的,先上去一个助教,连比划带说话模拟自己在打网球,一会儿工夫,下一位助教上去与她一起表演。先上去的助教动作定格,下台了,后上去的助教自己演了一会儿,另一位助教又上去。规则大概介绍清楚了,就轮到孩子们表演。一开始没人愿意上去,作为队里年龄最大的一位队员,王耀毫不意外的被点名了。算了,螃蟹也是第一个吃才好吃。他安慰了自己一句,走上台去解救最后一位助教。

王耀说:“你好,今天天气不错啊。”

助教:“是啊。”

王耀:“哦,助教先生,瞧瞧啊,这是您的太太为您制作的三明治吗?”

助教:“……”

王耀:“阳光真不错,您介意我看看三明治吗?天哪,居然是花生酱果酱三明治,您的太太真是心灵手巧温婉贤惠啊。”

助教:“……”

王耀:“上帝保佑您的午餐!看那只该死的鸽子居然在偷吃您的午餐!”

助教默默下台。

王耀:“哦,上帝!您的午餐!去去,该死的鸽子。有人能帮助助教赶走那讨厌的鸽子吗!我需要两个人!”两个初中女生跑上台来,王耀乐得抽身,连忙下台。

“真是不错的表演,耀。”阿尔弗雷德笑得肚子疼,“我们可不那么说话,即使是刻板的英国人——我是说亚瑟——也不会这么说话的。”“阿尔,对你父亲尊重点。”王耀坐在地板上,往阿尔弗雷德那边靠了靠,像个瘫痪在床的病患一样歪歪斜斜的半靠在阿尔弗雷德身上。

剩下的表演索然无趣,除了几个英语水平不错的学生,其他初中生磕磕绊绊的发音就足够让人抓狂,此外,故事情节不知为什么朝着脱缰的方向发展开来,王耀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对话会从帮别人赶鸭子发展为一个姑娘不停地重复着“我们有很多CI”的刑侦剧本。可怜的小姑娘显然是怯场了,英语水平又不是特别好,王耀从她的只言片语中猜测她想帅气的背出《米兰达警告》,可惜王耀自己也背不过英文原文,汉语也只能勉强复述意思。

还没有上过场的阿尔弗雷德突然伸出援手,站起身来,甩开长腿几步迈过人群。王耀原本倚在他身上,阿尔弗雷德这一下毫无预警的撤开,让他差点摔在地板上。

“You have the right to remain silent and refuse to answer questions. Anythingyou do say may be used against you in a court of law. You have the right toconsult an attorney before speaking to the police and to have an attorneypresent during questioning now or in the future. If you cannot afford anattorney, one will be appointed for you before any questioning if you wish.”阿尔弗雷德一边说一边拍了拍可怜的小姑娘的肩膀,似乎是在安慰,接着继续转向小姑娘对面的男生,补充完《米兰达警告》的后半段,“If you decide to answer questions now without an attorneypresent you will still have the right to stop answering at any time until youtalk to an attorney. Knowing and understanding your rights as I have explainedthem to you, are you willing to answer my questions without an attorneypresent?”

阿尔弗雷德已经是最后一个没上场的人了,随着他话音落下,戏剧课的这项任务也就完成了。王耀心里还埋怨着阿尔弗雷德突然撤走时自己的狼狈处境,但为了避免阿尔弗雷德在上面接不下去犯尴尬,王耀带头鼓掌起哄,弄得一教室都在喝彩。

接下来是助教的点评,他还没说完就下课了。

“接下来是茶歇时间,”他瞥了一眼课程表,“跟着我来餐厅吧。”王耀正在小声地指责阿尔弗雷德,却被助教中途打断。

算了,这次就不和阿尔计较了,王耀心想,毕竟他展示了那么精彩的表演。当阿尔弗雷德一口气背诵出《米兰达警告》时,金发下的双眸大概各自藏着一颗星吧。



米兰达警告翻译:“你有权保持沉默。如果你不保持沉默,那么你所说的一切都能够用作为你的呈堂证供。你有权在受审时请一位律师。如果你付不起律师费的话,我们可以给你请一位。你是否完全了解你的上述权利?”

最近有个比赛,我争取更完第七天到第八天开始……?【遁地】

偷偷问一句,有没有人看《梅林传奇》啊,来找我玩啊~

评论(4)
热度(10)
© 以卫沧海 | Powered by LOFTER